以千计的人为萨拉·沃尔顿(Sarah Walton)祈祷。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她都没有见过。

在过去十年中,畅销书《痛苦时的希望》的作者之一沃尔顿经历了慢性疾病、因脚部受伤而进行的多次手术、因丈夫失业而产生的经济压力,以及带着四个同样有严重健康问题和特殊需要的孩子跨国搬家。

每天,她的社交媒体频道都会传来她的朋友们为她代祷的通知。

“当我登录Facebook或Instagram时,我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人说他们正在祷告,”她告诉我。

“他们留下了‘祷告的手’的表情符号。他们通过私信发送那天早上祷告的具体事项。”

沃尔顿的祷告者并不都是她传统意义上的朋友——她从未与他们中的许多人共进咖啡或面对面交谈——但他们都是关心沃尔顿的基督徒肢体,为她的医治向上帝祈求。

在这网络时代,特别是在疫情当中,许多互动转移到了虚拟平台上,而沃尔顿的经历并不陌生。我们大多数人都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为某人祷告的请求,我们中的许多人都花过时间来祷告。

在Instagram上代祷似乎是21世纪特有的现象,但人们在公元一世纪就已经在远距离祷告了。

正如他的书信所见证的那样,使徒保罗经常为不与他在一起的人祷告,有的人甚至他从未见过。

社交媒体是一个不完美的祷告工具;肤浅而短暂,这让它难以支撑灵性搏斗的艰苦任务。但是保罗的祷告例子在几个方面挑战了我们——教导我们如何能够使用甚至是TikTok来获得属灵的益处。

身边

“谁是我的邻舍?”律法师问耶稣(路10:29),这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重要问题。

在社交媒体上,当地教会肢体的更新旁边,是我们未曾谋面的人的请求。我们真诚地想爱我们的邻舍,但网上邻舍的边界已延伸到全球各地。而且每个人都可以使用祷告。

《伴家屋而来的福音》(The Gospel Comes with a House Key)》一书的作者罗莎莉亚·巴特菲尔德(Rosaria Butterfield)不在Twitter、Facebook或Instagram上。她不在YouTube频道上发帖,也不在Clubhouse里闲逛。相反,她致力于爱她的邻舍——她实际的在隔壁和街边的邻居。

巴特菲尔德专门使用一个名为Nextdoor的邻里社交媒体平台。她告诉我:“我早上查看Nextdoor,看我如何为我的邻居祷告,以及我如何能帮助他们。每天遛别人的狗,倒别人的垃圾,在我的家庭教育桌上为别人的孩子腾出空间,这对灵魂有好处。这对爱上帝和爱邻舍的整个事业也有好处。”对巴特菲尔德来说,为他人祷告最好与关爱身边邻舍的实际工作结合起来。而她只有在优先考虑身边的情况下才能做到这一点。

保罗也珍视基于面对面互动的祷告关系。在给歌罗西人的信中,保罗赞扬了歌罗西的牧师以巴弗。以巴弗在祷告中为会众中的人——那些与他同吃同住、并肩作战的人——进行搏斗。当身在远方时,他也继续为他们祷告(4:12-13)。虽然社交媒体给了我们无数的机会为几乎任何人祈祷,但保罗教导我们要从教会里或是街上的人开始。

互动

我们当地教会和社区的人也最有可能为我们祷告。发布于社交媒体上的祷告请求往往是单向的——但是当祷告是双向的时候,这种关系就会发展得最好。就像保罗多次为众教会祷告一样,他也要求他们为他祷告(林前1:4-9;林后1:11)。他不只是用一个“祷告的手”的表情符号进行评论;他邀请各教会建立关系。

过去的一年里,亚历克斯和玛吉·哈尔伯特(Alex and Maggie Halbert)一直在为去洪都拉斯的宣教事工寻求支持。他们定期通过电子邮件向全美国的教会发送祷告和资金援助请求。但是,有一天,他们的收件箱来了一个惊喜。“一个支持我们的教会向我们发出了祷告请求,”亚历克斯说。“它鼓励了我们,让我们更深刻地感受到为福音而合作的意义。我们觉得我们可以成为参与者,而不仅仅是接受者。”

隐蔽

最近,Facebook一直在测试 “祈祷帖”功能,让人们分享和回应请求。只要点击一下,用户就能通知发帖人和所有人,他们正在为该请求祷告。

这些可见的祷告符号可以鼓励有需要的朋友,但也会给祷告的人带来属灵上的危险。巴特菲尔德说,挑战在于,“大多数形式的社交媒体都将美德的展示置于美德本身之上”。耶稣自己提醒我们,祷告的工作最好在暗中进行(太6:6),在那里,没有人会被我们的敬虔所打动。

当然,社交媒体的吸引力往往是基于可见的东西。对于Instagram和Facebook等平台的用户来说,这种体验关乎分享图片或视频的能力——让朋友和关注者看到一些东西。相比之下,祷告是一种灵性的工具,锻造于灵性的隐秘之处。而这些地方往往是隐而未见的。

当保罗为其他基督徒祷告时,他的祷告集中在隐蔽的、属灵的目标上。他祈求他们有智慧、认识基督、有希望、灵上饱满、对上帝力量的充满信心以及爱教会(弗1:17-23)。你不能发表任何图片来代表这些东西。

为祷告寻求有形的答案当然是好的,也是正确的——身体的痊愈(雅5:13-18)和日用饮食(太6:11)都是我们奉命祈求的事项,但我们不能让网络互动的本质,即凡事可见,限制我们的祷告(或满足我们的骄傲)。没有图片并不意味着主没有在做工。

恒切

沃尔顿说,“祷告会改变事情,也会改变祷告的人。”她讲述了上帝的方式,如何在多年的试炼过程中改变她的内心。她曾经祈求特别的医治,而现在,她经常祈求上帝更多地显现给她。

她说:“如果人们只为我祷告一两次,他们就没有机会看到我自己的祷告和内心在这段旅程中是如何成熟的。正是那些坚持下来的人——无论是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在网上——能够看到上帝在沃尔顿生命中的作为。保罗代祷的一个最显著的特点是他的恒切。他向各教会报告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为他们“昼夜”(帖前3:10)祷告。基督也鼓励他的追随者”常常祷告,不可灰心”(路18:1)。网络故事在24小时内就会消失。在这样的世界里,持久的事蒙主喜悦。

事实上,为某人只祷告一次并没有错,但那样我们可能永远看不到任何结果。祷告的答案往往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会出现。正是那些坚持不懈、不断祷告,并期盼怜悯和灵命成长的人,才能看到神的做工。

对于培养丰盛的祷告生命而言,社交媒体的无限滚动和即时满足可能并不理想,但这情况并不致绝望。身边、互动、隐蔽、恒切——保罗示范了可以塑造我们的祷告习惯。他有目的地用纸笔写下祷告,改变了世界。也许,通过效法他的榜样,我们的Instagram代祷也会做到这一点。

梅根·希尔(Megan Hill)是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编辑,也是几本书的作者,包括《一起祷告》和《福音的伙伴》。

翻译:LC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