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合理的信仰”(Reasonable Faith)事工的負責人,也是一位多產的哲學和神學作家,威廉·萊恩·克雷格博士(William Lane Craig)花了數十年時間對基督教信仰中最棘手的問題表明了其複雜的立場。 但長期以來,對一個頗具爭議的話題——即亞當和夏娃在聖經歷史和生物學史中的位置——他的信念卻一直未能確定。 在他的新書《尋找歷史中的亞當:聖經與科學的探索》(In Quest of the Historical Adam: A Bilical and Scientific Exploration)中,克雷格詳細考察了這個問題。 科學和宗教學者梅麗莎·凱恩·特拉維斯(Melissa Cain Travis)與克雷格談了他對《創世紀》、人類起源和歷史中的亞當的看法。

你將《創世紀》1-11章描述為“神話歷史”(mytho-history),認為古代近東的讀者不會照字面意思把這段文字理解為關於歷史的敘述。 你如何定義“神話歷史”?它在神聖啟示(divine revelation)中如何發揮作用?

我並不是按 神話(myth,亦譯“迷思”)這個詞通常所蘊含的“不真實”的意思來使用它,而是取其民俗學(folkloristics)的意義,即對世界和人類如何成為現在這一樣式的一種傳統且宗教性的闡釋。 歷史是關於真實人物和事件的敘述,因此,神話歷史是兩者的某種融合:用神話的語言來講述真實的人物和事件,以便將一個文明的身份和制度建立在其原古的過去所發生過的事件上。

你支持將這一部分《聖經》歸為“神話歷史”的原因之一,是文本中存在你稱為“奇幻元素”(fantastic elements)的東西。 這是指什麼?它們和超自然元素(supernatural elements)有什麼不同?

我把“奇幻元素”定義為那些如果按字面意思理解,就會因為太過於不可思議而被認定為明顯的錯謬的內容。 神話迷思的典型特徵就是有這類奇幻的元素。 例如,在美索不達米亞神話《吉爾伽美什史詩》(The Epic of Gilgamesh)中有這樣一個故事:天上的公牛——也就是金牛座——來到地球,在烏魯克鎮(Uruk)橫衝直撞,直到吉爾伽美什和他的追隨者抓住了公牛的尾巴,將其殺死,並把它的肉分給鎮上的居民。

同樣,《創世紀》1-11章的遠古歷史也包括這樣一些內容,如果按字面意思去理解,會因為太不尋常而不得不認為是假的。 以那些有魔法的樹為例。它們的果實如果被吃掉,就會分賜分辨善惡或長生不老的能力。又比如那條會說話的蛇的存在,引誘着男人和女人去犯罪。 這些與超自然或奇迹元素不同,後者與上帝的直接作為有關。 鑒於存在一個超然的創造者和設計者,祂建立了宇宙及其規律。這樣一種存在能以自然原因無法解釋的方式工作是完全合理的。

我們是否應該為《聖經》的一卷書包含兩種明顯不同的文學體裁的想法感到不安?

人們可能會對《創世紀》前11章是神話歷史而其餘章節是普通歷史的觀點感到不舒服。 但我不認為我們應該為此感到困擾,因為在《聖經》的一卷書中出現混合的文學體裁實際上是很常見的。 例如,《啟示錄》中既有關於末後世代的啟示文學,也有給小亞細亞各教會的信函的書信文學。 又比如,以福音書為例,其中既有歷史敘述,也有耶穌講的比喻。 事實上,《創世記》1-11章包含了詩歌和神話歷史——想想拉麥的自誇(4:23-24)或亞當見到夏娃時的反應(2:23)。

許多基督徒擔心,對《創世紀》前幾章的非字面理解會與聖經無誤的教義不相容。 你並不這麼認為。 這是為什麼?

聖經無誤的教義指出,《聖經》所教導的 都是真實的。這種教導可以通過各種文學形式來表達——如詩歌、啟示文學、神話,等等。 當然,《聖經》中並非所有的經文都被用來作為 教導。 一個明顯的例子,耶穌說芥菜籽是所有種子中最小的(太13:32)。 在科學上這並不正確,但沒有人會認為耶穌在教導植物學。 他的教導是關於神的國度。 因此,將此視為《聖經》中的一個錯誤是不對的。

William Lane Craig
Image: Illustration by Rick Szuecs / Source Image: Wikimedia Commons

William Lane Craig

基於你對相關科學數據的研究,你接受了共同起源理論(theory of common descent)——即相信地球上的生命,包括人類的生命,都是從一個共同的祖先(common ancestor)進化而來。 至於“始父母”(founding pair),你提出上帝可能通過一個“徹底的轉變 ”(a radical transition)將他們“提升到人類水平”,這一轉變“似乎可能涉及到生物性和靈魂上的改造”。 為什麼這種設定比從頭開始(從零開始)創造亞當的解釋更好?

這裡需要釐清幾個問題。 首先,非常重要的一點是要明白,這卷書關注的不是人是 如何 被造的,而是 何時 被造的。 為了討論起見,我權且 默認 共同起源的假設。 但我並非為它 辯護 或 提出 了這一理論。 基於共同起源的假設,我想問,我們能否確定人類在這個過程中 何時 首次出現了。

此外,我認為關於人何時首次出現的問題並不等同於 人屬(genus Homo)何時出現。 早期人類被相當人為地歸入“人屬”這一類別。所以我們不應僅僅因某種形式被歸入 人屬 就將其認作人類。 對於人性我們需要其他的標準。 就將這些“前人類形態”(prehuman hominin forms)提升到完全人類地位所需的生物和精神改造而言,我選用進化論的設想只是為了表明,這種改造,與存在一對原始人類始父母、所有人類都是其後代,這兩者之間不存在任何不相容的矛盾之處。 我們可以在人類歷史中發現這一對原始人類可能出現的時間。 我認為,亞當可能可以被認定為 海德堡人(Homo heidelbergensis)。

你認為直到亞當為止的進化史,是神的引導還是自然演化而成?

重要的是要明白,這些並不是互相排斥的選項。 我相信上帝可以通過護理的工作主導人類的歷史和進化歷史,而無需通過奇迹的的干預。 但我確實要為以下的觀點辯護:為了造成一個人,需要將理性的靈魂注入到某種先存的人類形態中。 我的意思是,神可能對這一人類形態同時進行了生物和靈性上的改造,使其成為真正的人,並使其在生物性上足以維持一個理性的靈魂。

因此,一個通過神的指引、由神的護理指明方向、且完全自然但又在神的主權之下的進化過程,是可能的。

在研究過程中,你是否有意料之外的發現?

有一個很大的驚喜,它和我對一個重要問題的想法的改變有關。 此前,我一直認為身體的死亡是墮落的結果。 但我現在確信,根據我對《創世紀》3章、《羅馬書》5章和《哥林多前書》15章的理解,亞當和夏娃在被造之時就是會死的凡人。 這就是為什麼園子中必需有一棵生命樹的原因。 即使他們沒有犯罪墮落也會自然死亡。

你希望你的書給教會帶來什麼益處?

我最近在“合理的信仰”網站的每周問答中收到這樣一個問題:“你不認為現在是我們停止對《創世紀》前11章按字面意義進行解釋的時候了嗎?因為這樣只會讓人們背棄基督信仰,或成為沒有信仰的人。”我所希望的是通過向人們表明,在當代進化論科學和肯定人類起源於一對始父母的認識之間沒有任何矛盾。我們可以阻止這種信仰的障礙。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Free Newsletters

Sign up for our 每月 [Monthly] newsletter: CT 中文將來自 ChristianityToday.com 的內容傳送到您的收件箱。

More Newslet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