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就如他們經常所做的那樣,我聰明的12歲和13歲的主日學學生提出了一個棘手的問題:為甚麼去年復活節是在埃文(Evan)生日那天,而今年卻是在艾比(Abby)的生日? 雖然我無法當場回答,但我知道我在辦公室裡有一件秘密武器——就是為這樣的用途而保存的:法瑞爾·布朗(Farrell Brown,即作者——譯註)的一篇短文,他是一位退休化學教授,對科學與宗教之間的歷史互動感興趣。 對那些對復活節浮動的日期仍然摸不着頭腦的人,布朗博士能夠幫到大家,他不單回答了我主日學學生的問題,並免費附加一些額外的資料,讓我們知道為甚麼復活節在世界不同地區仍然發生在不同的日子:

復活主日的日期是在基督教年曆中所謂的會移動節期,對許多慶祝它的人來說似乎很神秘。 在(北半球)春季有35個可能的日期來慶祝這一次性事件。 為甚麼會這樣浮動呢? 答案來自基督教誕生後幾個世紀的一些決定。

為甚麼大多數東正基督教會偶爾會與基督教世界其他宗派在同一個主日慶祝復活節,而在其他時候卻可以是相隔五週之久? 這個答案主要在於不同的人對一項已有數百年歷史的教皇谕令的回應。

我們這趟認識浮動的復活節之旅的第一站是,迅速地學習一下公元30年左右在《聖經》之地是如何使用日曆的。 雖然羅馬帝國的儒略曆(Julian calendar),即基於太陽週期而定的曆法,自主前45年就已經存在,但它並沒有取代在兩千年的猶太歷史中起著圖示和指南針作用的陰曆。 (陰曆年中有12個月亮週期,每個週期為29.53天或一年354.36天,而儒略曆一年是365.25天,每四年有一閏日。)儒略曆的運作方式是四年一個週期,當中三年有365天,第四年有366天。

自雙重系統開始以來,兩個日曆的不一致已經搞亂了地中海和周邊地區的歷史記錄。 令事情更混亂的是,耶穌的門徒沒有記錄他們的主復活的確切日期。 許多初信徒期望耶穌很快就會再回來,這個希望(某些學者認為)使這些周年紀念對他們來說並不重要。 由於這些原因,幾乎沒有可能達致一個單一、普遍被接受的慶祝日期。

尼西亞協議

三百年後,在羅馬皇帝君士坦丁(Constantine)統治時期,基督教開始在帝國中傳播。 任何備受尊敬的信仰都應該有其宗教節日和紀念日,因此,為慶祝復活節定下一個日期成為一件重要事情。 事實上,在325年時,於尼西亞(Nicea,位于今土耳其)舉行的第一屆普世大公會議(Ecumenical Counci)上,這就是神父和主教們考慮的八個主要議題之一。 一条被一致接受的教会法(canon)確定了復活節永遠不會落在猶太人的逾越節開始的日子,這也許反映了基督徒對猶太人的敵意,因為他們在耶穌之死中所扮演的角色。

然而,當時在尼西亞的各個教會團體似乎對復活節的日期有不同看法。 最大的分歧是安提阿和敘利亞的東方教會,它們仍然使用猶太曆或陰曆來確定復活節的日期,而亞歷山大和羅馬的西方教會則採用有效率的陽曆。 由此產生的協議是,正如一般所說的那樣,復活節應該是在春分後第一個滿月之後的第一個週日。 (春分是就一年兩次太陽穿過天赤道的其中之一,當天晝夜的長度大致相等。)

這解釋了復活節可能發生的35天(由3月22日至4月25日):春分後第一個滿月後的第一個週日可能是春分開始後2天或最多37天。

我們把這個複雜的公式歸功於當時聚集在尼西亞的派系所達致的政治協議,當中包括了對太陽(春分)和月亮(滿月)的考慮。 東方基督徒將月亮不規則的盈虧週期注入計算中,從而造成了“浮動”效果,因為他們希望他們的陰曆在確定重要日期時能保持其歷史(儘管有問題)作用。

災難性的移動

儘管有點累贅,尼西亞協議規範了教會在接下來的900到1000年裡對耶穌復活的紀念。 但這並不是故事的結局。 不幸的是,儒略曆裡有一個不能忽略的缺陷,隨著幾個世紀悄悄地過去,它浮現出來了。 這個缺陷影響了復活節的慶祝,然而,它的修正在基督徒中引起了巨大的衝突和恐慌。

在1200年代中期,一位名叫羅傑·培根(Roger Bacon)的英國修士觀察到,復活節的日期除了法定的浮動之外,離春天越來越遠。 天文學家現在知道太陽年的長度比較接近365.242天,而非儒略曆年假設的365.250天。 在1000年中,儒略曆計有365,250天,而實際上,只過去了365,242個太陽日。 培根意識到,每個儒略年都會稍稍“溢出”至下一個太陽年,任何日期都比日曆所指出的實際時間更遠。 人造日曆可能說是這樣,但大自然的季節並沒有被愚弄! 雖然這種小小的誤差導致每年只有11分鐘的差別,但由儒略·凱撒(Julius Ceasar)到羅傑·培根的時代,已經累積了長達9天的誤差。 但培根要求糾正這誤差的提請沒有得到重視。

到1500年代中期,教宗貴格利十三世(Gregory XIII)意識到這個誤差的後果,並將解決方案委託給耶穌會數學家和天文學家克裡斯托弗·克拉維烏斯(Christopher Clavius)。 明白事情原委的教皇於1563年在特倫特會議上認可了克拉維烏斯的發現。19年後,即1582年10月4日,貴格利簽署了一份教皇通諭(bull),頒布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新日曆——格裡曆(Gregorian calendar)。

從那時起,格裡曆修正了儒略曆。 它巧妙地刪除儒略曆每1000年中存在的250個閏日(2月29日)中的八個,從而更準確地估計了一年的平均日數——即365.242。 確切的規則是,在世紀界線上,只有當世紀數完全可以被400整除時,那年才會有閏日。 換言之,2000年閏日是一個特別日子。 下一個有閏日的世紀界線要等到2400年才出現。

復活節的更多麻煩

格裡曆只為未來的年日解決了問題,糾正舊曆法的“誤差”仍然是關鍵問題。 到1582年,儒略历年與太陽年的累積誤差總計為10天。 教皇議案以一種實際但挑釁的方式解決了這個問題:它將儒略曆向前推10天。 1582年10月5日至14日的日子就這樣消失了!

贵格利谕令的這一部分引發了整個基督教世界的混亂和衝突。 復活節不僅會繼續浮動,而且會在不同的地區不一地浮動。 因為既有天主教徒,又有新教徒,德國受到的打擊尤其嚴重。 193年來,不同的德國城市在不同的時間慶祝復活節。 聖公會加入了這場鬥爭,抵制了這改變接近170年之久。

東正教會內的一些轄區至今仍以儒略曆來確定節期日子。 該日曆現在比格裡曆晚13天,而在2,100年時,差異將會是14天。 對於不會移動的節期日子,那滯後好決定了東正教的日期。例如,聖誕節在1月7日(直到2100年)。 對於會移動的節期日子,情況则複雜得多。 月相和春分都在起作用,在尼西亞時,教會定3月21日為春分,但在格裡曆中卻成了4月3日。 深入的解釋超出了這次歷史敘述的範圍。 但有趣的是,在2001年和2004年,基督教界对於復活節日期又一致了。

法瑞爾·布朗(Farrell Brown)是克萊姆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的名譽教授,居住在克萊姆森地區。 可以通過 farrelb46@bellsouth.net 與他聯繫。

翻譯:季小玲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Português,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