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大瘟疫开始以来,教堂崇拜出席率发生了很多变化,其中有一些趋势可能会在今年继续下去。

许多信徒仍在实体聚会和线上崇拜之间寻求困难的平衡,而有些人则考虑今年更换教会或教派。 也有人已经完全停止去教堂。

有些人参加多个教会,通常是通过虚拟平台——去年这种做法 进一步加剧。

在2020年夏天,瘟疫爆发了仅短短几个月,超过三分之一的参与教会活动的基督徒(practicing Christians)——那些以教会参与为优先的人——正在参加他们正式委身的教会以外的流媒体崇拜聚会。

虽然从历史的角度看,这种趋势比较新近,但去几个教堂和选择教会的现象早在瘟疫之前就开始了。早在2019年,就有近五分之二的去教会的信徒在回应民调时说 他们经常参加多个教会。

一位朋友最近告诉我,当瘟疫首次迫使教会移到网上时,她开始透过流媒体参加一个在国家另一边的教会崇拜,因为她一直喜欢那个牧师的风格和他的书。 但是,一旦她所在的郡再次允许实体聚会,她就回到所隶属的教会亲身参加敬拜。 当我问她为什么时,她说她意识到“观看一个崇拜聚会很棒,但这不等于教会。”

虽然我们可能并不都同意这一个说法,但我们值得讨论什么构成“教会”,什么把它与别的区别开来,以及我们如何、为何被呼召去忠心地委身于一个教会。 无论他们是否承认,在重新评估他们对教会的承诺时,有些基督徒主要考虑以下三个要素:

1. 什么最舒适

2. 什么最合意?

3. 什么最有趣?

不幸的是,推动某些人寻找教会的内在驱动因素,却是那些个人消费主义的基本原则,其源于一种假设,即“教会”主要是一套商品和服务,其设计和行销旨在使客户满意。

正如卡尔·特鲁曼(Carl Trueman) 所指出的,今天的问题在于“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使我们越来越容易想像现实是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志和欲望所操纵的东西。” 不幸的是,这种现代心态已经渗入了我们的教会学——影响我们如何理解和体现教会的意义。 但这种直觉并非新鲜事物。

几十年前,神学家迪特里希·潘霍华(Dietrich Bonhoeffer) 写文章说 :“那些热爱他们对基督徒团体的 梦想 过于基督徒团体本身的人,成为基督徒团体的毁灭者,即使他们个人的意图可能如此诚实、认真和带着牺牲”(强调是后加的)。

寻找一个能真正感到归属的信仰团体,是值得我们花费心思与祷告去追求的。 但是,如果变成按照某种完美的假设理想去寻找教会,我们可能已经脱轨。

马克·塞耶斯(Mark Sayers)认为,一个健康的地方教会应该将自己视为“一群截然不同且蓬头垢面的普通人,向上帝呼求 ... 他们仆倒在基督的脚前,被祂的同在所充满,成为祂在这世上的国度的充满感染力的代理人。”

在初期教会的故事中,我们看到这种动力在起作用,这可以作为榜样引导我们在寻找教会团体时提出一些更好的问题。

首先,初期教会的信徒“都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彼此交接、掰饼、祈祷”(徒2:42)。 根据《斯特朗圣经字典》(Strong's Concordance),希腊文中 “恒心遵守”(devoted) 一词被定义为“虔诚的坚持;愿意留下来并保持忠诚”。

当寻找一个可以归属的信仰团体时,我们应该先问一个问题:“这是一个我可以 委身 的教会吗?”,然后才考虑“这个教会 舒适 吗?”把我们的舒适放在委身之前,就是仅仅把教会看作是一种休闲。在一层薄薄的安逸的遮掩下,这样做可能会导致的是我们属灵上的停滞。

相比之下,虔诚地委身于一个地方教会——尽管它有不可避免的缺陷和缺点——可以帮助我们长期度过生命和信仰的重大风暴。 这是我们所有人都真正渴望并最终需要的那种真正的安慰。

第二,初期的基督徒“凡物 公用”(徒2:44,强调是后加的)。 对于这些古代的信徒来说,圣餐是一种活生生的、体现的价值,而不仅仅是一个假设的概念。 然而今天,当我们问“我和这些人有什么共同点?”,我们其实在问,“这些人同意我的观点吗?”这与初期信徒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

在《使徒行传》中,共同点在于分担日常生活的负担。 他们“卖了田产、家业,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2:45) 换句话说,他人的实际需要驱使教会走向真正的团契。

特别在文化被政治化的当前,今天某些人寻求的共同点是要求在各种社会和政治问题上对齐,而不是提供他们的技能、才干和资源来满足团体的共同利益。

我们期望要 发现 已经存在的完美共性,而不是要花功夫去 实现 真正的共性。 用埃德温·弗雷德曼(Edwin Freidman)的话来说 ,我们正在成为“一个‘撇油器’的社会’,不断从顶部把东西拿走,而没有显著增加其实质”。

但是,当我们为了那些有需要的人的实际利益而把自己放下时,一件奇怪又奇妙的事情就会发生。 当我们以无私的关怀行为、超越常情为他人服务的意愿,让那些与我们观点相左的人感到惊讶时,分歧就可以弥合、意想不到的团结可以形成。

这就是为什么教会,在最好的情况下,会是神学家斯科特·麦克奈特(Scot McKnight)所讲的 “相异者的团契”。 当我们把精力集中在关注会众的需求,而不是在试图左右他们的意见时,我们更有可能找到真正的归属感。

最后,初期的信徒“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殿里, 且在家中掰饼,存著欢喜、诚实的心用饭”(徒2:46)。 与英文的 glad(或中文的 “欢喜” ——译注)相比,希腊文原来的用词要 感情强烈 得多。 对它更准确的理解“充满欢欣”(joyful)。 初期教会聚集时带着真正的欢欣。

一直让我感到入迷的是,第一世纪教会的崇拜是如此的简单。 信徒的聚集围绕着圣经、教导、祷告和用餐。 没有什么华丽,没有什么新奇。 事实上,《斯特朗字典》说 诚实(sincere)这个词实际上意味着“简单”。 在本质上,初期教会每天都在“欢欣和简单”中聚集。

因此,与其问“这个教会 有趣 吗?”,让我们从另一个问题开始:“这个教会是一个充满 喜乐 和 真诚 的团体吗?”

换句话说,这个团体是否体现了一种带有喜乐的简单性——产生于渴望聚集在圣经、教导、祷告和彼此之间的真正联系里 - 而不在乎它的外在装饰是否看起来和听起来很壮观?

再多的娱乐或炒作也无法提供有意义的融洽关系,这是需要大家花功夫努力发展彼此间的真正关系。 如果初期的基督徒每天聚在一起,在彼此的家中用餐,那麽是什么让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单单通过节目就能产生动态的关系?

尽管今天有去几个教堂和选择教会(并验证它们)的趋势,但寻找一个健康的教会团体往往可以是一个高尚的追求。 我们当中有许多人有充分的理由离开一个教会,去寻找另一个教会。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有些人在破碎的领导者手中经历了痛苦,创伤和滥权。

在我参加那个地方教会的时期,我听到并遇到许多这样的故事。 但是,当我看到那些受过伤害的人,继续相信归属那个教会还是可以在那里一起追求圣洁和完整时,我总是非常受感动。

尽管今天有这么多教会和领袖造成了痛苦,我们还是可以通过牢记地方教会在最好的方面都意味着什么,并将其具身体现,来重写我们自己信仰之家的故事。

虽然我们如此破碎、有罪、不安、脆弱和有缺陷,你和我可以通过依靠上帝的恩典和祂无比的大能大力,去全然地、恩慈地、牺牲地、简简单单地 成为 教会。

杰伊·金(Jay Y. Kim)是西门教会(WestGate Church)的主任牧师。 他是《模拟式教会》(Analog Church)《模拟式基督徒》(Analog Christian)的作者,他与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住在矽谷。 你可以在Twitter上找到他@jaykimthinks

翻译:元鹏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Português,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