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生命之路研究机构(LifeWay Research) 调查了美国新教牧师,询问他们是否允许会众中的女性担任六个特定的领导角色。

可以预见的是,大家对讲道的看法存在分歧,但根据亚伦·厄尔斯(Aaron Earls)的说法,大概 “十分之九的牧师说女性可以在教会中担任儿童事工的领导(94%)、委员会领导(92%)、青少年牧师(89%)或男女混合的成人主日学教师(85%)”。较少的人(64%)说女性可以做执事。

生命之路研究机构(LifeWay Research)执行主任斯科特·麦康奈尔(Scott McConnell),关于女性在教会中的任职问题“已经争论了几个世纪,不同教派的圣经学者对圣经经文有不同的解释”。

特别是《圣经》中的第一卷书起到了关键作用。历代基督徒都将《创世纪》第1至第3章中的创造故事看作性别角色的范本。小雷蒙德·C. 奥特伦(Raymond C. Ortlund Jr.):“随着创世纪1到3章的展开,关于整本圣经的辩论也开始了。”

创世记2:18中的 “帮助者”一词长期以来一直是这些辩论的关键点。一些人用它来论证妻子的主要角色是扶持丈夫做领袖。一些人用它来强调女性应该顺服和服事这一观点。还有一些人尽可能柔和地解释这一观点,说:“上帝让男人做一个宽厚仁爱的领袖,让女人成为婚姻中必不可少的帮助者。”

但万一是我们用错了这个词呢?常常伴随着这个词的低眉顺目的意味,在圣经中根本找不到。这种误解让我们在如何看待男女角色方面陷入了困境。

至少在我看来,更准确的解释对互补主义和平等主义阵营的人都很重要。更详细地察看《创世纪》的经文,每个人都会从中受益:“帮助者”实际上是指在完成神分配给人类的任务中的完全合作伙伴。

可以说,帮助我们解读“人”的最重要的经文是《创世纪》1:26-28。上帝造男造女,这达到了创造的高峰。我们是按着“神的形象”被造,在古代近东背景下,这种身份意味着人类是神在地上的代表。

在《创世纪》第1章中,这种身份是通过治理全地来体现的——这是一项不分性别的任务。男人和女人要代表神共同管理,维持秩序并确保受造物繁荣昌盛。

然而,令人震惊的是,神并没有告诉人类要相互统治。团队合作才是祂设定的模式。

我们翻开《创世纪》第2章时,必须牢记这一基本观念。在第2章中,人的被造以一种更亲密的方式被重新讲述。那人被安置在神的园子里,他有一项工作:修理和看守(创2:15)。

但那人有一个问题:独居。虽然园子里有各种动物,但没有一个适合做伴侣。如果他需要有人来听命,他可以选择一头牛或骡子。如果他需要有人如影随形,他可以选择一只狗。但这些都不能帮助他履行一个完全的合作伙伴的责任,也不能让他负责任地遵守神设定的界限。

因此,这个男人缺少的是一个ʿēzer kenegdô,“一个与他相配的帮助者”。

于是女人出现了。她解决了《创世纪》第二章中的情节冲突,提供了园中任何动物都无法提供的东西:全面而充分的伴侣关系。对于部分基督徒来说,这段经文提供了两个关键主张的论据:

第一:神指定男人来领导和管理女人。

第二:女人必须通过追随男人来支持男人做领袖。

然而,这些常见的假设是经不起推敲的。尽管男女差异很重要,但这个故事的重点主要不是男女之间的差异,而是他们在本质上的相似性和在神面前的平等地位。

女人在某种程度上像男人,而其它生物则不是。她出自男人的身体——正如后来每一个男人都出自女人的身体——这表明他们之间有种神秘的连接。她与他相“配”(希伯来语kenegdô,创世纪2:18,20)。她担起伙伴的角色,在上帝分配的任务上扶持男人。他们将一起生养众多,治理全地。

那么为什么称她为男人的“帮助者”呢?这不是暗示男人是头吗?

在创世记2:18的英文译本中(NIV、NLT、ESV、NRSV、NASB),“帮助者”一词暗示着男人带头,女人扮演着支持的角色。她就像首席执行官的接待员,四分卫的啦啦队长,或外科医生的护士。

纵观历史,女人经常扮演这样的角色,而且她们的贡献很大。然而,这种思考模式忽略了希伯来语ʿēzer一词的含义。

ʿēzer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谁是《圣经》中的ʿēzers

《旧约》的其余部分主要以两种方式用到了ʿēzer这个词。首先,它指的是在战争中协助作战的盟友。(例如《约书亚记》1:14或《历代志上》12:1-22。)其次,它指的是神是以色列的帮助者。(见创世纪49:25;历代志下32:8;诗篇10:14;以赛亚书41:10-14)。

显然,在这些经文中,“帮助者”并不是一个从属的角色。如果有的话,那恰恰相反。神供应以色列所缺乏的。旧约学者玛丽·康威(Mary Conway)解释说:“kenegdo这个词最好翻译为‘与他相配’,这个词意味着能力和平等,而不是从属或低劣。”

事实上,ʿēzer这个词在《旧约》中作为普通名词出现了90多次,但从来没有指仆人或下属为主人所做的事。

如果你有输掉一场战斗的危险,你需要的是一个ʿēzer——另一支部队或神的干预,来扶持你萎靡不振的军队。

这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呢?男人需要的不是一个秘书,一个跟班,或执行他命令的人。相反,他需要一个好伙伴来治理受造物,维护园子,并保护它不受侵犯。他需要一个女人。

在创世记第2章中,“帮助者”这个词并没有公平地描述神为女人设计的角色。可能这个词更好的翻译是“必要的盟友”或 “不可或缺的伙伴”。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

作为福音派运动的正式成员,我感到很奇怪的是,我们社区中有很多人基本上把性别角色的教义根植于《创世纪》第3章,而不是《创世纪》第2章。 的确,《创世纪》第3章提出了性别等级:“你必恋慕你丈夫;你丈夫必管辖你”(《创世纪》3:16)。

但这种管辖的动力是人类悖逆带来的可怕后果。夏娃最终没有完成她的工作,没有帮助亚当完成他们看守园子的任务。一个精明的入侵者质疑神的命令是否正当,而且这对夫妇接受了全套谎言。结果,他们与神的关系严重破裂了,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本应治理的全地也是如此。

但请注意,女人和男人都要为自己的罪负全部责任。如果夏娃只是一个助手,神就不会把她当作一个独立的道德执行者——让她对自己服从神的命令负责。如果完全是她的错,那么亚当也不用承担罪责。

我的观点是:把《创世纪》第3章视为人类关系特别是男女关系的范式是不可取的。这段文字描述的是人类悖逆的后果,而不是上帝的初衷。

神宣告女人将会很艰难,因为她的丈夫将占主导地位,不是因为事情应该如此,而是因为人类的罪使他们陷入紊乱。他们选择相信自己的智慧而不是神的智慧,这个错误造成的结局很糟糕。

神并不希望荆棘、蒺藜和男人来统治世界,就像准父母不会在孩子出生前精心设计一个管教的角落。如果我们想重拾神对造物的愿景,那么,我们就需要转向《创世纪》第1章和第2章,在那里,男人和女人作为盟友并肩站立,在神为我们设计的工作中同工。

但是,亚当不是给夏娃起名字吗?命名不是意味着层级结构吗?我完全不确定命名是否意味着层级结构。(例如,夏甲在创世记16:13中给神命名。)但即便如此,正如神学教授格伦·克雷德(Glenn Kreider)指出的那样,亚当给夏娃起名字是在堕落之后,而不是之前(创3:20)。

综上所述,让我们修改一下这两章内容的两个常见构想:

神指定男人和女人一起来领导。

女人通过与男人一起带领来帮助他们领导。

不要推断我没说的言外之意。我不否认女人应该做仆人。圣经非常清楚地指出,我们所有人,不论性别,都应该在彼此关系中采取仆人的姿态。耶稣是众人的仆人,祂呼召我们众人效法祂。

根据《出埃及记》,服事是以色列人最核心的使命。整个故事被框定为一个从服事法老到服事耶和华的重大转变(出7:16)。

当我们思考我们今天的生活时,这个使命还没有结束。我们若用“服事”一词解读创世记2:18的“帮助者”,并在性别的基础上不公平地应用它,问题就来了。创世纪第2章中没有这一层含义,否则就是对文本施暴。

虽然这些想法并不是圣经对性别角色的最终定论,但它们确实提供了一个开始对话的重要契机。这也是一个非常有帮助的开始。

卡门·乔伊·艾姆斯(Carmen Joy Imes)是拜欧拉(Biola)大学塔尔博特神学院的旧约副教授,也是《承受神之名:为何西奈仍然重要》(Bearing God’s Name: Why Sinai Still Matters)的作者。

本文部分内容改编自卡门·乔伊·艾姆斯(Carmen Joy Imes)的《成为神的形象:为何创造仍然重要》(Being God’s Image:Why Creation Still Matters)(InterVarsity Academic,2023)。经许可发表。

《今日基督教》的客座评论专栏Speaking Out(与社论不同)并不一定代表本刊观点。

翻译:裴占从

-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Indonesian,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