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用一句話來概括現今職場信仰運動(Faith and Work Movement)的基本理念,可能就是「上帝在乎你的工作」。

在過去二十年裡,這個主題的相關書籍已出版幾十本,在研討會、網站和資源推動方面也有顯著進展。為什麽我們的工作對上帝而言很重要,以及這實際上究竟意味著什麽?我們可能會有很多答案,但「上帝很看重我們的工作」這一信息已深刻影響教會内和基督徒在職場上的許多討論。

但我認為,我們需要對這一理念作進一步的凱波爾派(Kuyperian)的理解。我們的工作對上帝很重要,是因為所有被造物的次序都屬於基督,我們在創世記不僅讀到與這一主題有關的人類學真理(人類承載著上帝的形象),還讀到本體論真理(我們的存在與我們在墮落前的使命有密切關係:擔任上帝創造物的管理者和照顧者)。因此,在我們建立任何工作神學(theology of work)前,首先應要理解在人類墮落前,工作的目的是什麼?然後是人類墮落後,人類工作的實際應用是什麼?

凱波爾派的工作神學為工作提供一種願景:工作——就像大自然中的萬物一樣,雖然皆被罪污染,仍存在於上帝歷世歷代的救贖計畫中。人類既然承載著上帝的形象,在被創造之初就具有超越的生産力和創造力,即使在墮落的世界也能彰顯基督的君王地位,並參與榮耀的救贖過程——透過我們在世俗世界裡的努力建造上帝的國度(在各種事業裡)。

「有些人想像在上帝寶座周圍的榮耀中,所有的勞動都將結束,人類可以在惬意的閑暇中品嘗天上的極樂,這些人既不了解上帝和祂的天使,也不了解將來在天堂的生活,」 亞伯拉罕·凱波爾(Abraham Kuyper)曾說

如今,我們社會整體的氛圍對工作的看法每況愈下,視工作為導致壓力、焦慮、寂寞和孤獨的重大來源。人本主義的預設往往下意識地與精英主義結合在一起,産生一種想法,就是認為普通職業——通常指藍領階級,或不需要碩士學歷的工作——是「較低等的工作」的想法,導致社會對此類工作的蔑視和勞工群眾對工作的不滿足感。這種因果關係是種惡性循環,嚴重地傷害勞工群眾的成就感和生命的繁榮發展。

職場信仰運動承諾能紓解這樣的惡性循環。對工作的重視使人們不必屈服於「自己從事著沒意義的工作」的想法,同樣避免人們全然退出職場的誘惑(在這種情況下,絕望的程度更會被放大到極致)。

而我想說的是,在創造之初上帝對人類的吩咐中(創世記 1-2),我們找到我們在世上工作的意義,能夠撫平我們的絕望危機。我們不僅能避免「是工作導致這些危機、問題的」這種適得其反的可怕觀念,轉而接受「工作可以成為這些問題的解決方案」的論述。

西方社會似乎認為高社會階層和經濟價值型的工作在市場經濟中非常有意義,同時認定其他形式的工作就不能帶來意義和成就感。所以,我們力推的職場信仰運動是否準備好,能做得比這種思維方式更好?過去幾十年來,我們不斷說著「上帝看重你的工作」,但我們是否真的預備好面對眼前的情況?還是說,「上帝看重你的工作」其實也只適用於世俗社會所重視的某群人——精英、高薪、高學歷、白領階層?因為處於這個階層的基督徒能因著自己的專業獲得世俗社會的親睞?

我承認我可能不是個適合推廣「對上帝而言,所有工作都很重要,並非只有富裕及高地位的工作才有意義」的人。我承認我是個白領工作者,在一個被社會認可並知名的領域(華爾街)取得經濟地位上的成就。令人煩躁的餐館雜工或精疲力竭的技工可能不屑聽一個穿著西裝的富裕菁英說他們的工作很重要。然而,若要對工作、呼召、和神的創造有著正確且有序的理解,以及明白圍繞著這一主題的神學上的委身,我們必須首先認識所有工作的普世性價值

人們於21世紀開始大聲疾呼,渴望將職場及信仰結合在一起,並重視各行各業,但若我們不先從上帝創造的角度來理解人類、人類存在的目的和計劃的話,這樣的努力將無疾而終。

我們的工作對上帝很重要,這個信息是正確的,但即使是出於善意,若這份信息裡暗示著白領階級的工作能帶來成功的職場信仰結果,就是一種偏見、傲慢的想法,更糟糕的是這並不符合神學。這個世界——通常包括教會——掙扎於為勞力階級的工作找到目的性,正是因為我們的工作神學的基礎往往有缺陷或不完整。

我們關於工作和呼召的基礎應始終建立在人身上。上帝在乎我們的工作,因為祂在乎做工的我們。在基督教人類學中,我們面對的不僅僅是生産者、消費者和經濟單位,而是上帝所創造的有目的、有尊嚴的人。

雖然有些工作比其他工作需要更多的技術或教育,但所有工作都是由「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所創造的人類」來完成,都是為著其他「承載著上帝的形象的人類」的益處而做。人們只會為有價值的工作付費,這是最重要的經濟現實。我們的勞動在産生能滿足人類需求的服務或商品的過程中盡一份力,即便在最基本的經濟層面上都是如此,無論是我 16 歲時在家附近的電影院裡掃地,或是 50 歲時從事投資組合管理的工作。

對上帝來說,工作的主體(工作的)很重要,正是創世記第一章所要傳達的信息。若是從社會、文化或商業的角度來看工作的產品,產品的價值可能會有很大的差異。但不改變的是工作的主觀價值感,烙印在受造物(主體,也就是人)身上,賦予其尊嚴和管理的能力(創1:28)。上帝以無限的愛和智慧,不偏待人,將工作——富有創造性、生産性和創新性的服務和活動的過程——這個福分賦予所有祂照著自己形象所造的人。

縱觀歷史,技術和資本改變了工作的客觀效果,因為採取不同手段和環境條件來生産商品和服務。但它們未曾改變創世紀第一章的上帝的主觀現實,即創造時設立的秩序是普世性的,與作為經濟活動主角的人類密不可分。

如果人類是主角,那工作就是經濟學裡的動詞。在這個框架下,我們擺脫階級羨慕、階級糾結和職場信仰運動裡的等級制度。市場的運作為各項技術和功能定下不同價值,但無法改變本文所討論的關於上帝以自己的形象創造人類的事實。只是當我們客觀地思考工作和職業的各個層面時,不同報酬和地位的現象並不會消失,也不應該消失。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

事實上,一個多樣化的勞動力市場將永遠存在不同技能、服務和勞力的市場定價變化,這讓我們這些主張將信仰和職場/工作整合的人面臨更大的挑戰。

當我們的信息以基督人類學的創造真理為出發點時,凱波爾派(Kuyperian)所傳達的「基督是主宰」的信息就能在餐廳的廚房以及白領主管會議室裡站立得穩。這個世界的愚昧之處在於,以工作所能建立的地位來評斷一份工作的重要性,而因著人們難以得到那樣的地位,導致許多人無法在工作中得到滿足感。但21世紀職場信仰運動要傳達的信息必須是:工作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做工的人很重要。

大衛·班森(David L. Bahnsen)是班森集團的創始人、常務董事兼首席投資總監,也是《全職:工作與生活的意義》(Full-Time: Work and the Meaning of Life)(2024)一書的作者。

翻譯:江山 / 校編:Yiting Tsai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