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按照神的話語”進行投資的億萬富翁被指控犯有數十億美元的欺詐罪

比爾·黃(Bill Hwang)是白領犯罪專家眼中的自伯尼·麥道夫(Bernie Madoff)以來華爾街最大起訴案的中心。
English简体中文
“按照神的話語”進行投資的億萬富翁被指控犯有數十億美元的欺詐罪
Image: Spencer Platt / Getty Images
Archegos Capital的創始人比爾·黃在被起訴犯有欺詐罪后離開曼哈頓聯邦法院。

Archegos資本管理公司的創始人比爾·黃(Bill Hwang,又作 Sung Kook Hwang,音譯“黃成國”——譯者注)上周在一起數十億美元的刑事案件中被指控時,聯邦地方檢察官說,這位基督徒投資者的“大規模欺詐 ... 幾乎危及我們的金融系統”。

這些指控是在黃就內幕交易(insider trading)的民事案件達成和解十年後提出的。 在那以後的幾年裡,這位韓國出生的基金所有者作為捐贈者、董事會成員和信仰與工作對話中的發言人,與福音派機構進行合作。 如果被定罪,黃將加入像伯尼·麥道夫那樣令人眩目的證券欺詐案名單,並面臨多個終身監禁。

美國政府指稱,Archegos在黃的指導下從事市場操縱——購買大量公司股票以抬高價格——然後向銀行謊報其市場風險以獲得越來越多的資金。

在2021年的幾天時間裡,政府稱該騙局操作導致為Archegos提供資金的銀行直接損失了100億美元,Archegos所交易的十幾家公司的價值被破壞了1000多億美元。

雖然他在股市中擁有重要的地位,但黃並不是一個著名的投資者,他在紐約的生活方式對於一個億萬富翁來說並不浮華。 作為一個牧師的兒子,他在小型基督教會議上發言,在其公司的中城辦公室舉辦讀經活動,並向參觀者贈送基督教書籍。

他通過自己創辦的“恩典與憐憫基金會”(Grace and Mercy Foundation)以基督教慈善事業著稱。 Archegos 是以希臘文ἀρχηγός命名的,這個希臘語詞是用來描述基督是我們救贖的“先驅”(author)(見來2:10,和合本作“救他們的元帥”——譯者注)和生命的“君王”(prince)(見徒3:15,和合本作“生命的主”——譯者注)。

黃告訴別的基督徒,他認為投資有助於為股票設定一個“公平的價格”,而這項工作是對上帝的尊重。 在起訴書中引用的一條評論中,黃提到了股票價格上漲,因為“這標誌着我買入了”,然後是一個笑的表情符號,聯邦檢察官認為這是操縱市場的標誌。

“在許多國家,人們進行‘投機’,而不是投資,”黃在2018年延世大學(Yonsai University)的“信仰與工作”大會上用韓語接受採訪時說。 ”在閱讀聖經時,我意識到上帝喜歡設定一個公平的價值。 ...... 通過投資幫助公司建立適當的市場價格,並支持他們做好,這都是做神的工作的一部分。”

“我努力按照神的話語,並靠着聖靈的力量進行投資,”他繼續說, “在某種程度上,這是一種無畏的投資方式。 我不害怕死亡,也不害怕金錢。 實際上華爾街的人都想知道我哪來的這種自由。”

可與麥道夫案相比的金融損失

從金額上看,對黃的起訴似乎是自2008年麥道夫案以來對個人最大的白領犯罪起訴,而麥道夫案曾是華爾街歷史上最大的欺詐案件。 個人投資者向麥道夫的龐氏騙局投入了約175億美元,儘管因為麥道夫的欺騙性表述,這些投資者到最後還認為他們持有600億美元的資產。 麥道夫被判處150年監禁並沒收其所有資產。

黃將面臨長達380年的監禁,這個最高刑期反映了所涉及的金錢數額和對金融系統的潛在影響,但他的律師勞倫斯·盧斯伯格(Lawrence Lustberg)告訴《紐約時報》,這些指控“完全沒有事實或法律依據”,而且”被誇大了”。 黃對所有這些都不認罪。

盧斯伯格沒有回應CT的評論請求。 兩名Archegos的高層員工已經認罪並與政府合作。

儘管白領犯罪專家告訴CT,該案的一些內容可能會使起訴複雜化,但他們同意對黃的起訴是一件大事。

美國司法部的第二號人物,副總檢察長麗莎·摩納哥(Lisa Monaco)前往曼哈頓宣布對黃的起訴,專家稱這是非常不尋常的。 法官在初次聽證會上將黃的保釋金定為1億美元,屬於美國歷史上最高的保釋金,他以500萬美元的現金保釋金和兩處房產付下了這筆保釋金。

大衛·米勒(David Miller)是紐約南區的前助理聯邦檢察官,現在在一家私人公司做白領犯罪案辯護,他說這個案子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起訴”。

他告訴CT,南區檢察官在對黃和Archegos首席財務官帕特里克·哈靈根(Patrick Halligan)進行刑事指控時,在證券欺詐案中加入依據《反敲詐勒索和腐敗組織法》(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s, ActRICO)做出的指控,這是“非常不尋常的”。 《反敲詐勒索和腐敗組織法》歷來是用來針對有組織犯罪,而在這裡檢察官指控Archegos公司作為一個犯罪企業在運作。

僅僅包括這一指控就需要得到設在華盛頓特區的司法部刑事部門的批准。 米勒說,RICO指控伴隨着“嚴重的沒收後果”,這意味着政府可能沒收更多與Archegos有關的資產。

聯邦檢察官通常在90%以上的案件中贏得定罪。 約翰·傑伊刑事司法學院(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的金融犯罪專家大衛·夏皮羅(David Shapiro)說:“他們喜歡贏,他們喜歡他們的職業,他們喜歡他們的輸贏記錄。”

米勒同意大多數聯邦案件以認罪告終,但他補充說,“一般來說,證券欺詐案件可能存在複雜的問題。”

米勒說,這裡指控的某些複雜性,以及所指稱的對市場的影響,使該案很特別。

全球投資銀行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因Archegos公司的倒閉而損失了數十億美元,這並不像那些把錢交到麥道夫手中的個人投資者和慈善機構那樣影響到人們的情緒。 但通過起訴,聯邦政府顯然想對黃所做的那種投資做出一個聲明。

“當這些頭寸不得不被賣掉,這整個事情就崩潰了,它不僅影響了借出這些資產的銀行,而且還影響了市場,”在紐約代表金融業的客戶處理白領辯護案件的律師賈斯汀·謝爾(Justin Sher)說。 “這樣一來,影響幾乎比麥道夫案還要大。 所有這些持有公司股票的股東都受影響,而這些股票的價格很多都是由Archegos的大筆持股和活動所抬高的。 因此,當Archegos崩潰並退出時,那個本來也許不真實的泡沫就真正消失了。”

“共同點是他們被騙了,”夏皮羅這樣說到投資者,無論他們的投資是否非法。 他說,在這兩種情況下,人們都認為,“‘這個人真厲害!’於是你又投入了一百萬,然後你發現,‘唉,這都是編造的。’”

這種“這個人真厲害!”的心態是黃在早些時候被判定犯有內幕交易罪后,卻還被歡迎回到華爾街和基督教圈子的部分原因。

早在2012年,黃和他的對沖基金“老虎亞洲投資管理”(Tiger Asia Management)就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有關內幕交易的指控支付了4400萬美元的民事賠償。 該基金本身單獨承認了一項刑事欺詐指控,導致一年的緩刑和1600萬美元的罰金。 2013年,黃將“老虎亞洲”轉為Archegos,這是一個家族辦公室,而不是一個對沖基金,這意味着該公司正在管理他的財富。

隨着他再次建立起良好的投資記錄,更多的銀行有興趣把錢交給他。 他的慈善基金會也在不斷壯大。

向他詢問信仰和金融問題的基督徒很少提起內幕交易指控,他也不承認這個案子,只是說他“犯了很多錯誤”。 在一次部會的談話中,他說他有一個“糟糕的商業問題 ... 我知道我必須去讀經”。

目前還不清楚此案將如何影響黃的基督教慈善機構”恩典與憐憫基金會“。

在過去的十年裡,該基金會至少向富勒神學院、拉維·撒迦利亞國際傳道會(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監獄團契和紐約非營利組織,如鮑沃里傳道會(Bowery Mission)等受贈方贈送了8000萬美元。 根據截至2019年最新的稅務申報,在涉嫌犯罪發生之前,它有大約5.8億美元

基督教團體取消了黃的演講

現在,一些事工已經撤下了黃和Archegos的其他基督教領袖在其活動中的講話視頻。

富勒神學院刪除了黃關於信仰和工作的演講視頻,並且不再將黃列為受託人

“信仰驅動的投資者”(Faith Driven Investor)刪除了安迪·米爾斯(Andy Mills)2019年在救贖主長老教會(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講座,他從2014年開始擔任Archegos的執行主席,然後在2019年成為聯合首席執行官。 (米爾斯是國王學院的前院長,在他目前的國王學院簡歷中沒有列出Archegos。 起訴書中沒有提到他,也沒有任何證據表明他有任何不法行為)。

在Archegos公司2021年倒閉之前,基督徒們向黃尋求金錢和神學方面的建議。

在2019年新澤西州的都市社區教會(Metro Community Church)的一次演講中,主牧師彼得·安(Peter Ahn)問黃:“你有很多錢。 有這種慾望,人們想擁有它,他們認為它是快樂的根源,他們想擁有更多。 ... 你能向這裡的人們傳授什麼智慧,使他們能繼續做下去,不把金錢看作是他們的神,而是把金錢看作是祝福神的國度的一種方式?”

黃的回答首先談到了金錢可以做的積極工作。

“上帝使我們的思維天賦大不相同。 你可能在處理名望方面很在行,”他對安說。 “我則對金錢的處理相當好,因為我在一個牧師的家庭長大。 我們很窮,但不知為何,我的母親和父親總是把東西送出去。”

黃的父親是一名韓國牧師,黃在大約18歲時移居美國。 他談到在酒店洗衣房工作是他的第一份工作。 他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上了大學,在卡耐基梅隆大學獲得了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然後開始從事金融工作。

“我享受神賦予我們的東西,”他繼續說。 “我去好的餐館。 我向你坦白,我不能活得很差。 但我的生活比我能過上的生活水平低好幾個檔次。 我只是對此感到非常高興。 我想,提摩太·凱勒(Tim Keller)和其他人說,所有誘惑我們的東西就像火一樣。 這樣,錢對我來說就像火。 我喜歡火,我喜歡看火。 我喜歡用火來加熱我的家、烹飪。 但是當火出來的時候,它會殺死你。”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May/June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