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中国发生反封控抗议,基督徒是否应该参与?

中国家庭教会的牧长、领袖对政治参与的看法不尽相同,但都强调祷告和传福音的重要性。
English繁體中文
中国发生反封控抗议,基督徒是否应该参与?
Image: Kevin Frayer / Stringer / Getty
北京的抗议者举起白纸抗议言论管控及和新冠封控政策

在上周末中国突如其来的抗议活动期间,一名大学生来找朱建设老师,说他们学校(也是朱老师任教的学校)之前在海报上喷抗议标语的学生可能会受到严厉处罚,问朱老师能不能帮忙。朱老师是上海一所大学的教授,也是一间家庭教会的长老,他告诉这位大学生他会尽力保护她的那位同学。

(为了安全的原因,本文中所有的名字皆为化名。)

“我这两天都在心里做准备,如果形势所迫,我可能需要牺牲一些东西去保护学生”,朱老师说。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基督徒应该如何关心时事的问题。他认为自己能够实践基督徒谦卑舍己、关爱他人的美德的一个方面,是利用他的教职来保护那些可能受到迫害的学生。

在中国的防火墙外,中国各地多个城市的抗议活动在过去几天成为热点国际新闻。这次的街头抗议,是中国自33年前的“六四”事件以来罕见的群体抗议活动。上周四(11月24日)在新疆乌鲁木齐市一栋居民楼发生的致命火灾导致全中国的人们对“清零”防疫政策的质疑和反抗。周六,在上海、北京和成都等大城市,数以百计的人走上街头。在一些地方,抗议扩大到对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呼求,甚至有人喊出“习近平下台”的口号。

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长期以来一直遭受政府的逼迫和打压,但历史上家庭教会出于基要主义和敬虔主义的立场倾向于远离政治,只专注于牧养信徒和传播福音。然而,特别是在受改革宗神学影响的一些城市家庭教会中,对待政治的这种态度正在发生变化。

上周末,成都一间已被禁止聚会的家庭教会的弟兄姐妹举起纸张加入街头抗议,纸上写着“因真理、得自由”、“行公义、好怜悯、与神同行”等来自圣经的短语。在上海,一位年轻的基督徒姐妹站在(后来被政府拆除、移走的)“乌鲁木齐路”的路牌下大声朗读手中的圣经,向路人传福音。

在CT(《今日基督教》)对七位中国家庭教会牧长、领袖的采访中,一部分人说他们认为基督徒仍然需要把焦点放在实践大使命(传福音、宣教)上,而另一些人则认为牧师需要在教会中谈及时事。大多数人牧长说他们在讲台上和在个人门徒训练中会用不同的方式来处理基督徒参与政治活动的问题。但所有这些接受采访的牧长、教会领袖都在两个方面有一致的看法——他们都谈到为国家、政府和人民祷告的重要性,以及在危机时期传福音的迫切性。

抗议中的基督徒

这并不是中国基督徒第一次公开抗议——尽管过去中国基督徒很少有公开的示威。2015年,温州的基督徒用阻挡推土机或在政府办公室外静坐的方式抗议政府强制拆除教堂顶上的十字架。王怡牧师带领的成都秋雨圣约教会曾经多次举办反堕胎及纪念“六四“的小型聚会。在中国政府于2018年通过新的宗教法规后,王怡发起了一份声明,批评政府对教会的逼迫,有近450名家庭教会领袖在上面签名。后来,王怡牧师被捕入狱,并被判处9年有期徒刑。

基督徒多媒体创作人陆思认为,基督徒如果要成为世界的光,他们的信仰实践就不能只局限于教堂的四面墙内。目前政府对新冠的过严封控导致人民缺乏自由和对政府缺乏信任,这些都是触及中国人生活的各个方面的现实问题,教会不可能在讲道和祷告中对这些议题完全避而不谈。

陆思是一名几年前在海外完成研究生学习后回到中国的海归基督徒。她说:“基督徒要在世界上发挥影响力,就应该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当我们看到邻舍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和经历苦难,基督徒应该积极为他们发声,这也是一种爱邻舍的表现。”

然而,接受采访的牧长们的观点和态度不尽相同。

在成都周六晚上为乌鲁木齐火灾举行的抗议活动中,响起了“新闻自由、言论自由 ”的呼声。该市某家庭教会的长老傅杰说,当天早些时候,他教会里的一个年轻人在教会的门训社交媒体群里发布了有关抗议活动的信息,并呼吁教会的弟兄姐妹加入。

作为群组管理员,傅长老迅速删除了这位年轻弟兄的帖子,然后告诉他,“教会不会拦阻弟兄姊妹去参与,但是,也不会鼓励大家去。教会的群里不应该作政治性的动员,但是可以请弟兄姊妹为此代祷。”

当天晚上,傅长老教会的几位会友参加了抗议活动,他们祷告、唱诗,并向周围的人传福音。傅长老和教会的其他人为参与的弟兄姐妹祷告,求主保护他们,并做了一些准备,以防万一他们有意外情况,需要教会帮助他们和他们的家人。同时傅长老也提醒参与的弟兄姐妹,“基督徒在现场,要以福音为自己的出发点,要努力去作‘和平之子’,而不只是宣泄情绪和愤怒。”

动荡时期的讲道

在上海,家庭教会牧师韩大伟说,他教会的一些艺术家、音乐人和媒体人会友也在周六参加了乌鲁木齐路的抗议活动。第二天,当他们在教会楼上差派弟兄姐妹出去植新堂的时候,看见教会楼下停了近百辆警车。

韩牧师说,如何在讲台上谈及时事,对牧师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在公共的政治事件正在发生的时刻,会众一定会期待牧者“说些什么”。牧师很容易主动且公开的教导会中应该怎么做。“但是如果我每周的讲道,会面对差不多300名不同年龄、不同阶层、不同教育背景、看不一样的新闻的会众,我应该怎么办?保罗没有在亚略巴古讲任何关于教会逼迫的事(使徒行传17),也没有在希伯来父兄面前用他精通的希腊文(使徒行传22)。作为牧者,我们需要从神而来的智慧,熟悉自己的群羊,明白自己不需要在所有的场合教导所有自己擅长的事;让会众听到我们公开的教导时,了解基督耶稣的福音,而不是了解牧者的政治立场;同时,在私下的牧养中,让他们明白,牧师关心会众的政治立场,而福音会给我们看待政治事件的全新的眼光。”

成都某家庭教会的同工王玛丽担心,如果牧师在社交媒体上分享抗议视频或在讲台上谈论政治,很容易被扣上“利用宗教颠覆中国政权”的罪名。她提醒中国基督徒:“今天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面临的处境,跟第一世纪耶稣的门徒所面临的极其相似。但是主耶稣要门徒去实践大使命,并没有吩咐他们传讲基督徒应该有行动和身体上的自由及不受限制地传道的权利。今天中国家庭教会里的牧者应该以拯救灵魂的事为念,为灵魂的得救、纯正福音的广传,而迫切祷告,在出现各种风波时相信上帝在凡事上护理、掌权。”

张亚丁是一位来自中国、常住美国的牧师,在过去10年中,他培训和辅导了许多中国家庭教会的牧师。他认为,“作为圣徒生命共同体,教会需要敏感于自己是要把人带向永恒,但同时关注、同情、认同、支持人天赋的灵魂、政治、身体之需要,成为安慰者和避难所。教会一方面不需要避讳政治,要敬拜、讲真话、不跪,另一方面要小心把向上的使命变成政治诉求,产生简单的政治行动主义,甚至冲在诉求的最前线,以改变政治现状与结构为使命(虽然我们可以讲出自己的看法并为了公共福祉而努力)。”

张牧师提醒基督徒,“在教会历史上,初代基督信仰对罗马文化的逆袭,完全是因为前300年的基督徒个人与共同体见证,可以总结为两点:真道上的陈明,与美德的见证。中国偌大一个国家、千年帝制的包袱,再加上过去100年把中西的糟粕承继一身,它在治理、政体上的动荡可能在我们的有生之年都不会结束,这也意味着我们需要学习忍耐的美德,不求自己快速地伸冤,而是在忍耐当中学习过基督掌权的生活,并且看顾邻舍。”

传播福音的机会

对于多媒体创作者陆思来说,这是一个关乎传福音的呼召的问题。她说,中国过严的新冠清零政策导致年轻人失业、经济萧条、人心惶惶,她身边的同学和朋友“都陷入一种对世界的绝望中。以前那些虚无主义的享乐,现在看来都失去了意义。很多人开始问,我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盼望?……很多人也开始思考阿伦特的‘平庸之恶’的观点。为什么一个人(例如某些警察或“大白”)会变成一个工具,为邪恶的系统作恶而工作?当体制把人变成工具,就只有任务,没有良善。但如何恢复一个人的怜悯、同理心、善良?”陆思认为“这是一个传福音的好时机,基督徒应该在这个时候更好地装备自己,多多撒种多多收割……也希望更多中国人能认识到唯有福音能够救赎人,政治制度无法把人从异化中救赎出来。”

湖北某家庭教会牧师赵亚伦呼吁对政治参与看法可能不同的中国家庭教会维护合一,以福音为中心:“无论不同教会立场如何,我们都应该和而不同,彼此守望。无论如何,教会都当为那些敢于站出来的勇敢的年轻人(尤其是那些教会之外寻求真理的人)祷告,也求神藉此甦醒人心,归向福音。”

Angela Lu Fulton是CT东南亚编辑,Sean Cheng是CT亚洲编辑。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