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把聖經帶進共產國家的安德烈弟兄逝世

《敞開的門》事工創始人說自己並不是 “福音特技演員”,只是個信實跟隨聖靈帶領的基督徒。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Français简体中文한국어IndonesianрусскийУкраїнська
把聖經帶進共產國家的安德烈弟兄逝世
Image: Courtesy of Open Doors / edits by Mallory Rentsch
Brother Andrew (Anne van der Bijl), known as "God's smuggler"

得烈·范德比爾 (Anne van der Bijl),被全世界基督徒暱稱為安德魯弟兄(Brother Andrew) 的荷蘭籍福音派傳道人過世,享年94歲。他一生致力於將聖經悄悄運到封閉的共產主義國家。

1967年,安得烈因著他的傳記《上帝的走私者》而聲名大噪。他在書中以第一人稱視角講述他在藍色福斯金龜車裡夾帶聖經溜過邊境警衛的傳教冒險經歷。《上帝的走私者》由福音派記者約翰及伊麗莎白謝里爾 (John and Elizabeth Sherrill) 撰寫,以安得烈的代號“安得烈弟兄”出版。這本書售出超過1000萬份,並被翻譯成35種語言。

這本書啟發了許多其他宣教士走私者,也為安得烈的《敞開的門》(Open Doors) 事工帶來資金援助,並引起福音派關注將基督教信仰及實踐視為非法行為的國家的信徒困境。安得烈反對人們說他是英雄或有擁有非凡的能力,他覺得這偏離了重點。

他說,“我不是什麼福音派特技演員,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任何人都可以做我所做的事。”

在《上帝的走私者》名揚國際並迫使他成為《敞開的門》事工名義上的領袖

及募款人之前的十年裡,安得烈已把不知道幾本聖經帶進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東德、保加利亞及其他蘇聯體制下的國家。人們保守估計至少有數百萬本。一個1960年代後期流行的荷蘭玩笑話說:“如果俄羅斯人首先成功登陸月球,他們會發現什麼?--會發現安德烈弟兄及一大堆聖經。”

安德魯弟兄
Image: Open Doors International

安德魯弟兄

但安德烈並沒有追蹤自己究竟發了幾本聖經,也不認為知道確切的數字很重要。

在2005年的一次採訪中他說,“我不在乎數據...,我們從來沒有計算過... 但上帝是最完美的簿記員。祂知道有多少本。”

安德烈於1928年出生於荷蘭,父親是個貧窮鐵匠,而母親體弱多病。在他12歲那年,德國軍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入侵中立國。如他向約翰及伊麗莎白所描述,在德軍佔領荷蘭期間,安德烈躲在溝渠中以避免被納粹士兵逼迫服役。1944年荷蘭發生飢荒時,他和許多荷蘭人一樣靠吃鬱金香球莖生存。

戰後,安德烈加入荷蘭軍隊並被派往印尼,以殖民國軍人的身份加入平息印尼獨立運動的抗爭。他原本對這次冒險很興奮,直到他開槍殺死了人。根據他自己的說法,安德烈參與了對一個印尼村莊的大屠殺,不分青紅皂白地殺害住在那裡的所有人。

他親眼見到一個年輕的母親和懷裡的男嬰被同一顆子彈打死,這幅畫面帶來的陰影不斷糾纏著他。他開始戴上一頂瘋狂的草帽衝刺在叢林間,希望這能讓他喪命。 安德烈採納了這個座右銘:“變得聰明 — 並失去理智。”

之後,因為腳踝中彈,安德烈開始讀母親在他康復期間給他的聖經。回到荷蘭後,他抑制不住的開始上教堂,並在1950年初將自己交給了上帝。

“我的禱告裡面沒有多少信心,”安德烈說。“我只是說‘主啊,如果祢能為我指引一條路,我會跟隨祢。阿門。’”

安德烈之後委身於全職服事,並於1953年前往《全球福傳運動》(Worldwide Evangelization Crusade) 位於蘇格蘭的宣教士學校受訓。在2013年接受《今日基督教》採訪時,安德烈回憶起一位《救世軍》(The Salvation Army ) 軍官在教導關於街頭福傳時的一段話。這位年長的老人說,大多數想要傳福音的人都放棄得太早了,因為聖靈在一千個人裡面只準備好一個人的心。

“我的心一下子就覺得很彆扭。我對自己說,‘實在太浪費了’” 安德烈回憶道。“為什麼要把你的精力花在999個沒有回應的人身上?上帝知道,魔鬼也知道,而且魔鬼笑了,因為在前1000人以後,我就絕望地放棄了。”

他決心禱告求上帝引導他找到準備好接受福音的人。他不會花時間計算和製定策略,而是跟隨聖靈的引導。

不久之後,安德烈感覺到上帝通過啟示錄3:2對他說話:“你要警醒,堅固那剩下將要衰微的。”安德烈明白他應該去支持被共產黨控制的國家的教會。1955年,他參加一個受政府監控的旅行團進到波蘭,但他偷偷離開隊伍去拜訪地下教會。在第二次前往捷克斯洛伐克時,他看到在共產主義國家的教會很需要聖經。

安德烈後來回憶道,“我向上帝保證,只要我還能把手放在聖經上,我就會把它帶給在人所建造的牆後面的祂的孩子們,我會去到每一個…上帝打開大門的國家,在我還能溜過去的時間內。”

Brother Andrew in Yugoslavia
Image: Open Doors International

Brother Andrew in Yugoslavia

1957年,他第一次走私穿越一個共產主義國家的邊境,帶著藏在藍色金龜車中的福音小冊子、聖經,及聖經片段進入南斯拉夫。當他看著警衛搜查他面前的汽車時,他禱告著一段他後來稱之為“上帝走私者的祈禱”:

“主啊,我的行李裡有聖經,我想帶過這個邊境給你的孩子們。當祢在世上時,祢讓盲人的眼睛看到了。現在,我禱告讓原本看得見的眼睛瞎了。不要讓守衛看到那些祢不想讓他們看到的東西。”

安德烈之後根據他早期在南斯拉夫成功的經驗,進行了更多次旅行,最終甚至將聖經走私到了蘇聯。他招募其他基督徒來幫助他,他們制定了能防範邊境警衛及秘密警察注意力的策略。有時走私者會結伴旅行,偽裝成蜜月情侶。有時他們會使用偏僻的過境點。他們嘗試用不同的方式將聖經藏在他們不起眼的小車裡。他們總是跟隨聖靈的引導,從來沒有人被拘捕過。

走私聖經的行為曾受到許多基督教組織的批評,包括浸信會世界聯盟(Baptist World Alliance)、美南浸信會宣教理事會,及美國聖經公會(American Bible Society)。他們認為這太危險 — 尤其是對生活在共產主義國家的基督徒來說 — 而且沒有果效。批評者稱,聳人聽聞的故事有利於募集資金,但沒有其他功用了。

研究冷戰的歷史學家們也在辯論走私聖經對共產主義政權的影響。弗朗西斯·拉斯卡 (Francis D. Raška) 寫道,走私聖經“可能有重大的意義”,但“對於英勇事蹟的證詞不太可靠,容易有誇大其詞及個人膨脹的部分。”弗朗西斯,至少有些證據表明,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 密切關注著安德烈的活動,並且可能有在他的網絡內部安插線人。

安德魯弟兄
Image: Open Doors International

安德魯弟兄

在《上帝的走私者》大賣之後,安德烈將走私的工作留給其他不知名的基督徒。他將注意力轉移到為《敞開的門》及在穆斯林國家服事的事工募款。當美國於2001 年入侵阿富汗及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時,他直言不諱地批評美國福音派對反恐戰爭的支持。他說,只有當基督徒放棄對宣教的信心時,才會把信心放在軍事干預這樣的行為上。

在2000年代初與美國的聽眾互動時,安德烈時常問基督徒是否有為蓋達組織領導人奧薩馬·賓·拉登 (Osama bin Laden)禱告。當美軍在2011年擊斃賓拉登時,他也表達了他的悲傷。

“我相信每個人都是能被福音接觸到的人。人類永遠不會是我們的敵人—只有魔鬼才是,”安德烈說。“賓拉登在我的禱告名單上。我很想見他。我想告訴他誰才是這個世界真正的老大。”

在他去世之際,安德烈創立的事工已幫助了60多個國家的基督徒。 《敞開的門》每年分發30萬本聖經及150萬本基督教書籍、培訓材料、門徒訓練手冊。該組織還提供經濟、醫療援助、社區發展及創傷諮詢等服務,同時為全球受迫害的基督徒發聲。

當被問及他是否對自己一生的工作有任何遺憾時,安德烈說:“如果我能重來一遍,我會更加激進。”

翻譯: Yi-Ting Tsai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简体中文 한국어 Indonesian русский, and Українська.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