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内·布朗(Brené Brown)在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的“超级灵魂星期天”节目上宣称:“我认为羞耻是致命的,羞耻让人毁灭, 我们陷入其中太深。” 她的 TED 讲座“倾听羞耻”获得了超过 1400 万人次的浏览。 在谈座里她警告说,羞耻就是在我们的头脑中讥笑我们并播放两段录音的的那个小精灵:"你永远不够好”,或者,"你以为你是谁”。

这个比喻把羞耻感比作一个不断重复的陷阱:反复经历羞耻,让我们失去自尊而自卑,自卑又让我们感到更羞耻。 这种恶性循环最终失控,可导致成瘾和破坏性的行为。 对布朗来说,羞耻是一种完全没有建设性意义的有害情感;因此,我们必须唾弃它,并培养对一切形式羞耻的抵抗力。

人们希望在日常生活中消除羞耻感是情有可原的,但这样做会削弱我们成为道德之人的能力。 道德上的各种情感是交织一体的,它们不可能孤立存在。 因此,正如 克里斯塔·托马森所写的那样,我们“如要去掉或摆脱一种情感(如羞耻)”,必定会伤及其它。

而且,消除羞耻感可以助长无耻。 正如在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查理·罗斯(Charlie Rose)和阿尔·弗兰肯(Al Franken)受到指控后不久,丹尼尔·亨宁格(Daniel Henninger)在《华尔街日报》上著文所指出的 ,“他们的行为显示出在自我克制方面的完全失败。 这反过来又表明了良知的失散,根本没感到自己做错了事。 因此,当人问及这些人怎么能表现得如此粗俗和可怕时,一个答案就是,他们根本不知羞耻。”

亨宁格警告我们不要自欺欺人,以为这些人只是少数或异常。 相反,它们是那种“不知羞耻和没有底线的文化”的产物。 圣经也肯定了羞耻感的必要性,并大声疾呼反对无耻。 先知们谴责以色列人的灵性麻木、对自己的无耻行为毫不脸红(耶3:3, 6:15; 番3:5)。 保罗同样也谴责哥林多人的道德沦丧和不为他们自己的罪悲伤(林前5:2, 15:34)。

可以肯定的是,羞耻感可能会有害 但也不一定必然如此。 但我们必须区分属世和属神的羞耻感。 有了属神的羞耻感,我们的良心受到的是合神标准的价值观,而不是属世价值观的烤炙。 属神的羞耻感是从神的角度来看对与错,它与神的荣美、圣洁紧密相联。 属神的羞耻感指导我们未来的选择、约束我们,不做任何可能给神、教会、他人和我们自己带来耻辱的事情。

它提醒我们,有责任欢迎所有信仰上的兄弟姐妹,不论其社会经济地位、移民或种族背景如何,因为分裂我们的城墙已被耶稣基督的宝血摧毁(弗2:14; 门1:16)。 它要求我们尊重所有人的尊严,因为我们都是按神的形象受造的(创1:26-27)。

属神的羞耻感也按照不同于世界、并为福音改造过的思路来评价我们过去的思想、行动、所为或无所为(罗12:1-2)。 它谴责我们以自我为中心、对他人遭受的迫害和痛苦冷漠。要知道基督的肢体一处受害,其它部分也遭受痛苦(林前12:26)。 属神的羞耻感让我们不再犹豫,一同为那些遭受种族歧视的人的哀恸,呼召我们“与哀哭的人要同哭”(罗12:15)。 它谴责我们热衷于在网上发推文表现自己的“美德”、尖刻地羞辱他人,却看不到他人实实在在的优点。

来自属神的羞耻感的谴责会令人不安、痛苦,但它帮助那些愿意接受试炼的人结出义的果实(希12:11)。 来自属神的羞耻感,纠正我们错位的自尊,使基督徒成熟。

属世的羞耻感导致毁灭,但属神的羞耻感帮助重建。 属神的羞耻感表明我们让圣灵忧伤,但也保证了我们所领受的恩典(希4:16)。 属神的羞耻感来自于我们对神的要求、怜悯的真正了解。 作为对“你永远不够好”的回应,属神的羞耻感承认我们凭自己永远不够好,但因为有了基督,我们做到的已经超过我们所需。(林后5:21)。

回应“你以为你是谁” ,属神的羞耻感指明我们是罪人,但因为与基督的联合,又确认我们成为神的儿女和天国的继承人(罗马书8:17)。 属神的羞耻感与神期望儿女得到的荣誉并不矛盾。 和悔改的浪子一样(路15:17),我们会感受到来自属神羞耻感的责备,督促我们醒悟、悔改和谦卑,然后促使我们回到父神的怀抱——我们被宽恕,被改变、我们的关系得到重建,属于我们的荣誉得恢复。 属神的羞耻感是我们需要的羞耻感,它帮助我们行事为人配得上作为神儿女的呼召。

刘德利(Te-Li Lau)是三一福音神学院的副教授,也是《为耻辱感辩护——保罗书信所显示出的耻辱感的塑造力量》的作者。

翻译:曾广斌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Indonesianand 繁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