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总统大选后一年,在大多数美国教会,政治的两极化已经消退。但相对于这一轨迹,也有明显的例外。新的研究发现,因福音派对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所产生的影响挥之不去。

在某些教会,例如如西雅图的市中心房角石教会(Downtown Cornerstone Church),紧张气氛的余迹依然很明显。那里的牧师亚当·辛尼特(Adam Sinnett)惊讶于 “在我们的政治分歧中真正地培养合一是多么具有挑战性”。

在这个年轻的、流动性强、精通当代科技的教会中,“更倾向于左、右极端的成员往往在这最后一季中是最难过的,”辛尼特说,“他们也是那些远离教会的人。”

这个西雅图教会的经历与研究咨询机构“心与灵的策略”(Heart and Mind Strategies)本周发布的数据相一致。在8月对1,000名成年美国人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仍然还有一些因素在引起福音派的政治纷争。

大约一半的美国人认为福音派领袖对特朗普的支持损害了教会的信誉。四分之一的人说,福音派对特朗普的支持降低了他们参与宗教活动的愿望。而在福音派中,33%的人说他们的领袖对特朗普的支持使对朋友和家人的个人见证更加困难。

近年来教会所承受的政治纷争“向世界表明,耶稣并不像我们所说的那样真正团结人们,”辛尼特说。

在市中心房角石教会,政治分歧“主要表现在三个领域:个人关系、小组,并围绕着领导层”就是否关注社会问题、在COVID-19管制方面是否服从政府等问题上“做出的决定,最尖锐地表现出来。”

辛尼特说:“我们在自己的意识形态圈子里,远比与那些政治观点完全不同、但崇拜同一个耶稣的人在一起更舒服。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对教会现状的指控。”

随着特朗普竞选连任期间政治两极分化加剧、牧师们在抗疫对应上艰难维护教会的合一,许多教会中的分歧在2020年达到了断裂点。在争斗激烈的选举和国会山骚乱之后,牧师们甚至发现自己要卷入关于阴谋论、恐惧和真相的对话。

在紧张气氛中,一些会众与他们的领袖发生冲突,一些牧师离开了他们的教会,一些成员去寻找一个新的教会为家,还有一些人完全脱离了教会生活。

但随着选举远去和疫情前景的改善,大多数教会的情况感觉比2020年时好多了。

这些影响仍然存在,但辩论的激烈程度已经减弱。

分析人士所面临的问题是,福音派中紧张的政治气氛的明显缓和,是源于灵性的成熟度提高,还是只是新闻周期的变化。作家和神学家乔纳森·利曼(Jonathan Leeman)认为这是两者的结合。

“因新闻中发生的事情而产生分歧是有风险的,”《我怎样才能爱政治立场不同的教会成员》一书的作者之一利曼说,“现在我们不谈论总统选举了”,那方面的分歧正在消退。“每个人都在谈论疫苗和戴口罩的要求,于是这就是你会感到裂隙的地方。”

不过他说,基督徒似乎正在2021年学习到如何将“完整教会问题”与 “基督徒的自由问题”分开,关于前者基督徒必须达成一致才能同处一个教会,而后者在《圣经》中没有那么明确阐明。

任华盛顿特区《九标志》(9Marks)编辑部主任的利曼说:“至少有更多的人开始讨论基督徒的自由的观点,将其作为一个重要的教义,使得谈话的温度至少略微下降。”

当许多基督徒认为他们的投票和政治参与是源于他们的基督教信念和是非观时,在教会中就政治问题有不同想法可能是很难的。根据“心与灵”的调查,三分之二的自认的福音派人士说,他们的信仰影响了他们的政治信念,是美国人平均水平的两倍。

大多数福音派教徒(57%)认为,他们在2020年对特朗普的支持,“显示了在试图实现符合福音派基督教价值观的政策和行动方面的道德勇气”,总体上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人同意这一点。

大多数自认为福音派或持有福音派信仰的人表示,福音派对特朗普总统的立场并不影响他们的教会参与。但是对于为数不少的少数派人士来说,这使他们更多地参与到教会和他们的信仰之中。

在自认的福音派人士中,30%的说,由于他们的牧师在上次选举中对特朗普的态度,他们更有可能参加主日崇拜,27%的人说他们更有可能向教会奉献,33%的人更有可能向朋友做见证。

根据民调数据,大约80%的白人福音派在2016年投票给特朗普,并在2020年再次这样投票。由特朗普的朋友和电视布道家波拉·怀特(Paula White)召集起的福音派盟友,包括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牧师罗伯特·杰弗里斯(Robert Jeffress)、通道教会(Gateway Church)牧师罗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和撒玛利亚救援会(Samaritan’s Purse)会长葛福临等领袖。

一些在2016年大选期间反对特朗普的福音派人士,如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阿尔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最终在2020年根据他在宗教自由、堕胎和其他问题上的记录支持他。在“心与灵”的调查中,“白人、55岁以上、每周去教堂”的福音派教徒最有可能同意这种立场,他们认为特朗普遵守了他的承诺,支持那些对忠心基督徒很重要的事情。

不过,批评前总统的福音派人士说,特朗普的粗暴做法,以及他对妇女和移民的言论,显示出他的品格与基督教价值观相悖。亚特兰大北角社区教会(North Point Community Church)的安迪·斯坦利(Andy Stanley)等牧师担心,福音派与特朗普的联系会损害教会的声誉和外展。在调查中,福音派人士的少数派也这样认为,他们担心这对福音派的信誉和基督徒的见证有影响。

但迄今为止的调查还没有报告说,福音派的归属受到了重大影响。“心与灵”的新发现与皮尤研究中心上个月发布的数据一致,显示在特朗普担任总统的四年里,尽管有某些局部出现动荡,但并没有出现福音派的大规模出走。事实上,由于特朗普的政治支持者采用了(福音派)这一标签,从属这一派的反而增长了

虽然整个福音派看起来在特朗普时代没有出现大的分裂,但在一些黑人基督徒中这种分裂仍然存在。

“心与灵的策略”调查发现,64%的黑人福音派教徒认同这样的观点:“福音派领袖对特朗普的执着支持加上他个人的道德失丧,弊大于利,玷污了教会众多事业”。相同比例的白人福音派教徒(64%)认为,他们支持特朗普是因为, “虽然他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但他倡导对忠心的基督徒很重要的事情”。

这些种族差异表现在去年几位非裔牧师离开美南浸信会联会(SBC)。现在,曾任SBC上一任第一副主席、SBC全国非裔团契上一任主席的马歇尔·奥斯贝里(Marshal Ausberry)说,他所牧养的华盛顿郊区会众可能在今年离开SBC。

他说,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站(Fairfax Station)的安提阿浸信会(Antioch Baptist Church)的成员对联会 “与某一特定政治党派同流合污”的现象“深感关切”。

奥斯贝里说,特朗普政府“重新撕开”了过去非裔美国人所受的种族创伤,让成年男子都流下了眼泪。在过去的一年里,情况“没有改善,因为每次当你经历痛苦或重新浮现的种族化创伤,都需要时间来治愈”。

乔治亚州牧师、特鲁瓦特·麦康奈尔大学(Truett McConnell University)全球研究教授哈维尔·查韦斯(Javier Chavez)认为,西班牙裔社区似乎反映了政治平静的大趋势。由于“政治噪音”,2020年的选举周期对拉美人来说是“困难的”。

在全国不同地区和具有不同背景的拉美人之间,对总统的不同看法导致了冲突。查韦斯说,一些教会因选举而分裂,一些西班牙裔信徒因政治而改变教会。

然而,今年“是一个不同的故事。”目前,“政治意识形态的讨论并不是在我的社区真正发生的事情,”乔治亚州盖恩斯维尔(Gainesville)的基督教国际团契(Amistad Cristiana International) 的牧师查韦斯说.这是一个讲西班牙语的、以墨西哥和中美洲人为主的教会。“此刻,人们关心的是经济问题:通货膨胀、不断有经济危机临近的噪音、住房价格。”

根据”心与灵的策略“的调查,在选举冲突减缓的情况下,一半(52%)的福音派教徒同意他们 “为福音派社区中的一些人正在寻求将福音信息与特朗普和有毒政治分开而感到自豪”。

35岁以下的福音派人士、包括亚洲人和西班牙人在内的有色人种,以及居住在山岳区各州和中西部地区的人最有可能同意这一点。

他们中的许多人很可能想了自己(教会)的领导人。自认的福音派人士在处理2020年选举的问题上给他们的牧师打的分数比一般的福音派领袖高。

受访者更有可能说,福音派领袖在谈论总统选举时做得一般或不好(43%)。不过,当被问及他们自己的牧师或教会领袖时,略过一半(51%)的人给他们打了好评。

大卫·罗奇(David Roach)是CT的自由记者,也是阿拉巴马州萨拉兰(Saraland)的示罗(Shiloh)浸信会的牧师。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免费时事通讯

更多时事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