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 & Reporting

在以色列-哈馬斯戰爭中,當地基督徒尋求公義的憤怒和福音的盼望

恐怖主義導致數千人死亡,巴勒斯坦福音派基督徒和彌賽亞派猶太人共同感到震驚、悲痛,為著和平及公義禱告。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العربيةFrançais简体中文한국어IndonesianрусскийУкраїнська
在以色列-哈馬斯戰爭中,當地基督徒尋求公義的憤怒和福音的盼望
Image: picture alliance / Ahmad Hasaballah / Stringer / Getty / Edits by CT
左圖:以色列軍隊在與伊斯蘭教哈馬斯武裝分子作戰時造成的傷亡。右圖:以色列空襲加薩後的狼藉。

少有1,200名以色列人和1,100名巴勒斯坦人被殺害,令全世界震驚的不僅是以色列-哈馬斯戰爭裡驚人的傷亡總數,還有哈馬斯殘暴的程度。

有200多名年輕人在音樂節上被殺害,附近的村莊和農場遭到襲擊和恐嚇,哈瑪斯說,如果以色列不停止對沿海地區的空襲的話,將會殺害估計約150名人質。

由於以色列不可能停止空襲,傷亡人數肯定會繼續增加。

向來以壓倒性的武力回應恐怖主義,以色列召集了36萬名預備役士兵,準備發起對加薩區域(Gaza Strip)的陸地進攻。過去在這個被圍困的25英里區域發生的衝突已造成驚人的傷亡總數,包括2014年造成73名以色列人和210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的衝突。

在此期間,許多以色列人一直活在恐懼中。自2005年9月以色列單方撤出加薩以來,猶太虛擬圖書館統計共有334起恐怖主義死亡事件,至少有20648枚火箭和迫擊砲彈射入以色列領土。

在這些驚人的數字之間,當地兩方基督徒之間卻有著跨越種族鴻溝的和平共識。《今日基督教》訪問了三位彌賽亞派猶太人、三位巴勒斯坦福音派基督徒和兩位目前不在家鄉的加薩基督徒。

(編按:「彌賽亞派猶太人」為歸信基督教的猶太裔基督徒)

共同的震驚

特拉維夫市和耶路撒冷《猶太人支持耶穌會》組織分部主任伊萊·伯恩鮑姆(Eli Birnbaum)說:「這些行為所表現出的仇恨和邪惡程度確實令人震驚。這是我們幾十年來從未見過的,它深深震撼了人們的心。」

他說,他所在的社區受到的襲擊非常激烈,人們都待在室內。他的社區與家人、朋友和50名全職員工正盡最大努力維持聯繫並彼此鼓勵。

襲擊開始的那個星期六,伯恩鮑姆(Birnbaum)的會眾聚集在一起禱告。由於不知道能做些什麼,他們分發了禱告清單,一起為人質禱告能安全返回。有些成員點起了蠟燭。

《猶太人支持耶穌會》為流離失所的家庭和邊境士兵募集物資。

至少有一名彌賽亞派猶太人為國捐軀。大衛·拉特納(David Ratner)的指揮官稱他為戰爭英雄,在400名哈馬斯戰士衝進他們的哨所時,他拯救了五名戰友的生命。他雖然頸部中彈,但在接下來的八個小時仍堅持戰鬥。

伯恩鮑姆告誡他的孩子們要抵抗仇恨的慾望。他要求以色列人尋求公義,而不是復仇。他要求每個人都真誠的關心猶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同時為加薩能脫離哈瑪斯的控制禱告。

「當我們的國家陷入危機時,我們能做些什麼來代表主呢?」他說:「請為我們禱告,讓我們能明智地做選擇,在這個非常黑暗的地方散發祂的光芒。」

巴勒斯坦神學家格雷絲·祖爾比(Grace Al-Zoughbi)也在尋找主的光。

她說:「教會試圖抓住任何一絲盼望。目前的局勢令人非常不安,暴行令人震驚。」

火箭彈從相反的方向落在她位於伯利恆的家附近,也讓她感到驚怕。由於擔心事態升級,家家戶戶湧入雜貨店囤積貨物。她說,旅遊業的損失將進一步破壞經濟,而教會正努力提供盡可能多的幫助。

教會的第一反應是熱切禱告祈求衝突的結束。

「主啊,求祢把所有的邪惡都像玻璃那樣砸碎,碾成灰燼,」祖爾比懇求道。「我們的盼望是,相信不久的將來,祢的道路將被實現。」

她要求雙方的基督徒都成為使人和平的人。她要求各國的基督徒避免對以巴衝突有「邪惡扭曲」的解讀。就她自己而言,她專注在詩篇122篇:為耶路撒冷求平安。願所有愛你的人平安。

共同的距離

加薩浸信會的前牧師哈納·馬薩德(Hanna Massad)也將目光轉向詩篇:耶和華啊,求祢憐憫我們,憐憫我們!因為我們被藐視,已到極處。(詩篇123:3)。

馬薩德身為第一位在當地出生的巴勒斯坦裔牧師,在加薩牧會30年之久,他在2007年的暴力事件後離開了教會,那次暴力事件包括他的教會遭到襲擊,以及附屬基督教書店的一名年輕職員被綁架及殺害。他親身經歷過激進主義,並理解以色列人的恐懼。

馬薩德成為美國公民後,除了每週透過zoom為人進行心理創傷諮商,幾乎每天都與教會成員交流,他每年也會回加薩三次,分發援助物資並鼓勵教會。

他說,他的最後一次訪問於兩週前結束,以色列對他的待遇比平常略好。以色列為了與美國建立在免簽證入境方面的互惠,邊境當局為美國和巴勒斯坦的雙重國籍公民簡化了手續。他這次從耶利哥(Jericho)入境,安檢等待時間僅需一小時。

馬薩德說,「我們並未受到同等尊嚴的對待,而是根據我們攜帶的文件受到不同的待遇。」

他繼續說,對多數巴勒斯坦人而言,這是一種屈辱。自2007年被封鎖以來,加薩有50%的人口失業,65%的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230萬人口中只有17,000人獲准在以色列找工作。這個數字隨著政策的變化而改變,他們在檢查站受到的待遇也更為苛刻。其餘的人則被困在加薩內。

馬薩德說:「加薩是一座大監獄。正常情況下,我每次探訪都會發現情況比之前更糟一些。」

現在,隨著戰爭的爆發,以色列宣佈將切斷加薩地區的電力和供水。挫折感不斷累積;雖然他的父親曾希望在此建立巴勒斯坦國,但馬薩德表示他現在已經60歲,他懷疑這是否可能實現。而當地的基督徒不支持任何一方使用暴力。

「這不是我們追求的尊嚴,」馬薩德說。「我們的榜樣是耶穌。每當有人真正與上帝相遇時,祂會將他的心填滿對全人類的愛。」

即使在他的家園被摧毀的時刻。

同胞哈利勒·薩耶(Khalil Sayegh)家人所住的公寓被以色列火箭擊中。他們現在在加薩當地三間教會裡的一間避難,和流落在學校或各種設施裡的其他25萬人一樣。世界衛生組織呼籲在此建立一條人道走廊。

薩耶說:「他們差點逃不出來,因為他們認為家裡是最安全的地方。」

目前住在美國的薩耶是「阿戈拉倡議」(Agora Initiative)的成員,該倡議旨在與其他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共同努力,促進憲政民主的文化。他說,他很高興看到美國人譴責哈馬斯的攻擊。同時,讓他感到失望的是,他的人民遭受的苦難被如此輕易地忽略了。

薩耶在詩篇73篇找到安慰,在這篇詩篇裡,詩人幾乎要屈服於對富裕的惡人的嫉妒:遠離祢的必要死亡,凡離棄祢行邪淫的祢都滅絕了。但我親近神是與我有益!我以主耶和華為我的避難所。

在這樣的平安心境下,薩耶的信息很明確。

薩耶說:「不要屈服於仇恨、部落主義或復仇。我們要努力結束這場血腥的暴力,也要消除以色列的佔領所帶來的結構性不公正,這樣我們才能活在和平中。」

共同的憤怒

彌賽亞派猶太律師賈米·考恩(Jaime Cowen)對戰前威脅以色列的結構性變化感到憤怒。他說,自從納坦雅胡率領包括前猶太恐怖分子在內的極右翼聯盟重返總理崗位以來,納坦雅胡一直試圖顛倒以色列的司法體系,從而分裂國家。

納坦雅胡一方面試圖將自己塑造成與阿拉伯世界和平相處的推動者,另一方面卻透過授權建立更多的非法定居點,進一步激怒以色列國內被邊緣化的巴勒斯坦社區。

考恩在影片聲明中說:「(納坦雅胡的行徑)讓有些事情注定要發生,而這次確實發生了。對這個國家來說,這是個非常危險的時刻。」

他禱告能盡快擊敗哈馬斯,哈馬斯可能是為了阻撓納坦雅胡與沙烏地阿拉伯的結盟接觸。但他說,真正的威脅在北面,真主黨的數千枚精準飛彈隨時可以打到以色列最遠的城市。一旦戰爭結束,考恩希望政府辭職,並成立一個委員會來確定是什麼導致本屆政府在情報搜集和軍事準備方面的「巨大」失誤。

他說,「在此之前,人們對無辜的猶太家庭生命的損失深感悲痛和憤怒。」

以色列的巴勒斯坦福音派基督徒自願提供幫助。以色列福音派教會聯盟宣佈,任何被迫離開家園的彌賽亞派猶太人都可以在其會員家庭中尋找庇護。

「在這樣的時刻,身為以色列的阿拉伯裔巴勒斯坦基督徒公民,我們能為大家提供什麼呢?」福音派教會聯盟主席博特魯斯·曼蘇爾(Botrus Mansour)在他位於拿撒勒的教會裡講道時問道。他的答案是耶穌。

在他所住的目前相對安全的北部地區——他們只需要確認自己附近的避難所是否準備就緒——在戰爭轉移他的注意力前,他原本在準備一篇關於教會管理的演講。他們禮拜的大部分時間都在禱告,曼蘇爾引用聖方濟各的話鼓勵會友:讓我成為你們和平的工具。儘管基督徒內心充滿複雜難受的情緒,但他們必須成為使人和平的人。

即使他們在多個方面上感到憤怒,

曼蘇爾說:「人們對哈馬斯的野蠻攻擊感到憤怒。但他們也感到,只要衝突得不到公正的解決,暴力就會持續下去。」

和考恩一樣,他禱告上帝能替換掉現任總理。他分享了常使人得安慰的經文。耶利米哀歌3:22-23:我們不致消滅,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是因祂的憐憫不至斷絕。每早晨這都是新的,祢的誠實極其廣大。

共同的福音

伯利恆和平與正義研究所的彌賽亞猶太教成員麗莎·洛登(Lisa Loden)說:「在這種情況裡,沒有什麼是對的,也沒有什麼是好的。但人們強烈希望看到上帝能使用這些事件吸引人們歸向祂。」

洛登住在特拉維夫以北的沿海城市內坦亞(Netanya),她與別人共同領導一間教會,自戰爭開始以來,他們已組織多起禱告會。他們祈求上帝憐憫以色列和加薩的平民。他們為領袖、人質和失去親人的人禱告。

他們禱告求盡快結束衝突、伸張正義,並且雙方的基督徒不要因此決裂。她也向全世界關注此事的基督徒發出呼籲。

洛登要求說:「不要急於站隊。但要進行真正的對話,尋求解決這場棘手衝突的辦法。」

在拉馬拉(Ramallah),聖地地方福音教會理事會主席穆尼爾·卡基(Munir Kakish)牧師也發表類似的演講。

他說:「為我們雙方的基督徒禱告。我們看不到上帝的目的,但祂是至高無上的。」

他的教會坐滿了人,他在強調上帝平安的詩歌伴奏下,向緊張的會眾傳遞禱告的信息。會眾裡面有些人剛從加薩移居以色列,他們非常擔心留在那裡的親人。

同時,由於擔心以色列入侵加薩會引發約旦河西岸的暴動,以及隨之而來的全城封鎖,卡基也確保他們有儲備食品貨物,並與當地一間雜貨店合作準備食物包。

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傷亡。

但他說的最後一點與地理有關。為爭奪領土鬥爭的人忽略了一點。

他說:「即使任何一方佔領了從地中海一直到太平洋的土地,卻沒有耶穌,他仍然什麼也不是。他們依然需要耶穌。」

翻譯:Yiting Tsai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العربية Français 简体中文 한국어 Indonesian русский, and Українська.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January/February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