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了10个月有限的现场聚会或在线崇拜后,教会的会众和社会上的其他人一样,感到了疫情所带来的疲惫。 我们希望新冠疫苗的出现能让我们的社会和教会都恢复正常。 但恢复正常需要时间。

不幸的是,许多生活在中低收入国家的基督徒弟兄姐妹要到2022年或更晚才能接种疫苗。以前我在这些国家为阻止传染病的传播工作了不下25年。 在美国等国家,新冠疫苗从去年12月开始推广。专家预测,大约到秋季之后,疫苗接种覆盖率才将达到70%-90%,届时才有望实现群体免疫。 只有到那时,社会才能开始恢复正常的活动。 未来几个月将是一个过渡期,接种过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人将一同生活在社区中。这还不安全,还不能恢复正常的生活。

在美国的这个过渡时期里,教会领袖应如何决定教会的人际聚会活动呢? 由于不同社区的疫苗接种率不同,即使是同一社区内的不同教会,会众的疫苗接种率也会有所不同。因此,没有一个单一的方法来应对重开聚会的问题。

在为我家乡西雅图的四个教会提供咨询、为过渡时期做计划的过程中,我看到了教会领袖对摆在他们面前的复杂问题的挣扎。 一个会众以非洲裔美国人为主的教会的主任牧师詹姆斯·布劳顿(James Broughton)说:“这是如此复杂的一个情况——有这么多变动的因素。 我们真的需要神的智慧,包括科学知识,才能知道该怎样做。” 所有与我交谈过的人都看到了教会内部公开讨论的必要性,以及在教会面对不同的压力而重新聚集之前制定计划的价值。

为更好度过这个时期,我将解释新冠疫苗接种将如何影响教会关于聚会的决定,并提供五点建议,帮助教会制定计划,在疫苗接种覆盖率增加时重新开始聚会。

就像我以前在CT上写过的关于这次疫情期间教会聚会的文章一样,我试图用两个指针来辨别上帝对教会的呼召:圣经真理和科学知识。这两者都是从上帝而来。

新冠疫苗将如何影响教会的聚会

无论是否明确表示,教会领袖在考虑教会在这次疫情期间的聚会时,都要平衡三个因素:会友们聚会的需要和愿望,社区中新冠肺炎的感染率,以及教会会友感染新冠及其并发症的风险。 我制作了三个图表来描述教会聚会的这些因素将如何影响疫苗接种的三个阶段。

疫苗部分接种期将一直持续到新冠病毒群体免疫力产生、感染率下降至较低水平。 所需的时间将受到新冠疫苗的可获得性、有效性和吸收率,以及新冠变异病毒传染性的影响。 未来几个月,媒体会对这些问题进行报道,随着新信息的出现,教会的计划可能需要调整。 然而,有两个重要问题需要明确。

首先,科学家们仍不确定疫苗接种者如果没有明显的新冠病症,是否仍会携带病毒并传播给其他人。 最近获批的疫苗可以将新冠的患病风险降低90%以上,包括病毒引起的严重并发症。 但是如果病毒依然可以通过接种者传播,那么我们必须继续使用戴口罩、保持身体距离和其他手段来保护接种者免受新冠的影响,就像我们保护未接种者一样。 然而,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预防新冠并发症,而是为了限制病毒的传播。

其次,在世界不同地区快速传播的新冠病毒变体的传播性似乎较原来提高了10%-70%。 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因为这些变异可能会使疫情恶化并延长。 幸运的是,大多数科学家认为目前的新冠疫苗应该对这些新冠变体依然有效。

由于这些新冠病毒变体的传播可能会延迟群体免疫出现的时间,我们的教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制定计划,以决定如何聚会、何时聚会。 如果这些病毒变体在我们社区中存在的比例比预期更高,那么我们就更需要下面的建议来减少新冠在我们教会中的传播。 由于新冠病毒及其所有变体都通过鼻腔分泌物和呼吸道飞沫传播,遏制其传播的方法依然不变。 因此,即使在这些变体蔓延的情况下,我的建议仍将适用。

在疫苗部分接种期间对聚会计划的五点建议

1. 以新冠感染程度作为聚会的主要指导。

如果在此期间恢复线下人际聚会,已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会众将相互混合。 由于还没有实现群体免疫,社区中的新冠感染率仍将居高不下。 鉴于教会的活动有利于病毒的传播,因此,未接种疫苗的会友之间,甚至未接种疫苗和已接种疫苗的会友之间,仍会存在很大的传播风险。 如果科学家们确定接种过疫苗的人仍然可以携带病毒并进行传播,那么即使在大部分人接种了疫苗之后,只要社区中新冠感染率依然较高,那么病毒传播的风险就可能依然很高(见上图)。 只有当感染率下降到较低水平时,会众之间的传播风险才会下降,然后才能安全地恢复线下人际聚会(见下图)。

因此,这个疫苗部分接种期是一个特别棘手的时期,因为未接种疫苗的会众发生新冠感染并发症的风险并没有降低,但聚会的愿望却可能在增加。 这无疑会影响一个教会对聚会的决定。 因此,对于已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会众何时聚集才安全的问题,主要应根据社区内新冠的感染率、而非根据已接种疫苗的教徒比例来决定。

2. 考虑允许已接种疫苗的会众单独聚会。

虽然教会可能会选择在已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会友能安全共处时才开始聚会,但也可以选择为已接种过疫苗的会友先恢复聚会。 由于已接种疫苗的会友可免受新冠严重并发症的影响,所以即使在社区感染率依然较高的情况下,他们在室内聚会也要安全得多。 我们很多年老和比较脆弱的教会成员会提前接种疫苗,他们可能会倾向在所有人都能安全聚会之前,先开始聚会。 比较简单的第一步就是为已接种疫苗的人安排小组聚会。

然而,教会领袖可能会对将会友分组的做法持保留态度。 西雅图一家热心社区事务的邻里教会的牧师劳里·布伦纳(Laurie Brenner)说:“在我们这个中等规模的教会中,真实地存在着一种矛盾。 一方面我们不想把人分组,另一方面人们希望尽快见面。”

但与我交谈过的教会领袖普遍认为,可以只为接种过疫苗的人设立聚会。 布劳顿说:“新冠感染风险较小的人群已经开始自发聚会了。 都是由成员们自行组织的。 我觉得接种过疫苗的成员也可以如此。” 布伦纳补充道:“我们需要努力确保疫苗接种不会最终导致现有团体的分裂。”

总的来说,为已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会众建立平行聚会的想法似乎引起了这些教会领袖的共鸣。 我所参加的教会是一个会众跨越多个年龄阶段的大型教会。我们的主任牧师乔治·欣曼(George Hinman)说:“如果要我接受只为已接种疫苗的会友举行崇拜的想法,那么我们也必须同时提供另一种选择,即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会友们都可以进行崇拜。 我们必须为每个人提供一个选择。”

然而,只对已接种过疫苗的会友开放聚会的做法也可能面临挑战,因为教会可能不愿意要求会友提供疫苗接种证明才能进入聚会。 不过,这个想法并不新鲜,在未来几个月内,健康证的使用可能会变得非常普遍。

3. 采取循序渐进的方式,恢复一些特定的人际聚会形式。

我们需要循序渐进的计划,因为不同的教会活动有不同的新冠传播风险。 具有较高空气传播病毒风险的活动应在感染率较低时才开始,而空气传播风险较低的活动可在感染率较高时就恢复。 此外,有些活动相较于其他一些,会较易减缓新冠的传播。

下表为当新冠感染水平下降到一定阈值后就可开始的一些人际活动提供了指导。 它建立在我之前关于教会逐步恢复开放的CT文章的基础上,并提供了各阶段的感染阙值。 对于生活在美国的人来说,棘手的问题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全国性的标准来衡量感染率的高低,尽管卫生部门已经提出了类似的 感染阈值 供其自身使用。 我根据表中的阶段对它们进行了调整。

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新冠感染率有时是以每10万居民中7天或14天的病例总数来统计的,而不是每10万居民每天的病例数。 在表格中,我建议用按天统计的数字作为阈值,所以可能需要将各地卫生部门的数字转换后再使用这个表格,或者使用带有这些信息的全球监测数据,例如STAT新闻提供的数据。 必须记住,新冠检测率的不足会造成对实际感染率的低估;因此,在检测不足的社区,对恢复聚会的态度应更加保守。

随着更多信息或更明确的准则的出现,表中的阈值可能需要调整。 教会可以选择略高或略低的阙值作为恢复活动的标准。 鉴于快速传播的病毒变体,在到达每个阙值时,只向更少一些的会友开放活动也变得更为重要。 鉴于过去几个月许多地区的感染率急剧上升,感染率要下降到能允许未接种疫苗的会众进行室内聚会的水平,还需要一段时间。

4. 鼓励会友减少接触新冠的风险。

随着新冠疫苗的推广,许多去教会的人处于接种优先级较低的群体,有些人可能因为个人选择或健康原因永远不会接种疫苗。 不管什么原因,对于各地未接种疫苗的会众来说,能够在教会中安全地与其他人聚会是很重要的。

疾病控制专家早已认识到改变行为方式对帮助人们降低接触传染病原体风险的重要性。 在会众聚会之前,我们可以要求他们改变自己的行为,以减少接触新冠的风险。

接触病毒的风险仅仅在于分享其他人呼吸的空气。 我们的会众可以通过减少与他人的近距离接触(其定义为与他人相距2米以内并持续超过15分钟),以及在与他人会面时增加使用口罩、保持身体距离和良好通风的空间来降低这种风险。

当我们在教会聚会时,我们可以通过保护弟兄姐妹免受病毒的伤害来表达我们对弟兄姐妹的爱。 “要求人们为了他人而减少自身的感染风险是合理的。 我相信在聚会前要求接种疫苗也同样合理。 但重要的是不排斥任何人。 我们需要为所有人提供选择”,欣曼说。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我们教会强调个人责任的重要性,而不仅仅是教会的规定。”美国一所大型华裔教会的长老艾尔顿•李(Elton Lee)表示,教会要感谢那些担当保护他人的责任的会友。 “教会提供准则,但遵守准则却要看每个人。”

为了帮助我们的会友承担责任,让他们知道自己的风险程度会很有帮助。 人们设计了一些应用程序,旨在帮助个人评估他们在聚会中感染新冠的风险。 但有了COVIDRisk.Link这个我最近参与研发的工具,会众可以定期监测自己接触病毒的风险,甚或在必要时,在聚会前降低风险。 鉴于变异病毒的传播增加了个体感染新冠的可能性,这就显得更重要了。 此外,使用这个评估工具可以帮助会友形成社交泡泡(social bubble),以便更安全地与那些虽有风险接触、但却能一起安然相处的人见面。

在上表中的每一个感染阈值,如果我们要求会众降低感染病毒的风险,那么聚会就可以更安全。我们鼓励感染风险较低的会友比风险较高的会友更早地参加教会活动。

5. 鼓励你的会友接种疫苗。

如果我们社区中相当一部分人拒绝接种疫苗,这将延长疫情及其对社会的危害。 不幸的是,近四成的美国人不愿意接种疫苗,这一比例在教会成员中还略高一些。布劳顿解释说:“人们目前的反应是基于过去的经验所带来的恐惧,比如塔斯基吉实验(Tuskegee experiments)。 他们不知道是否可以相信疫苗。”

因为我们知道新冠疫苗可以保护人们免受这种病毒的危害,让我们更早地恢复到正常的教会事工中去,所以我认为,教会应该推广新冠疫苗的接种。 接种了疫苗的基督徒不仅可以避免在感染后出现严重的并发症,而且可以更早地服务于其他有需要的人,为结束这场疫情做贡献。

不幸的是,这场流行病被政治化了,以至于一些教会领袖对是否支持接种疫苗犹豫不决。但我建议我们应以大诫命作为我们的主要动力。 虽然专家们并不能确定疫苗接种能防止新冠病毒的传播,但疫苗很有可能至少能减少一部分(如果不是大部分)新冠疫情的传播。 因此,让我们彼此相爱,鼓励接种疫苗,尤其是教会中的会众。

但要与教会会众沟通疫苗的好处,可能需要很大的努力和耐心。 布劳顿强调了这一点,“我需要不断地与会众交流。 这些信息从哪里来,对他们来说有很大的影响。 当他们知道这些信息来自于有信仰又有科学知识的弟兄姐妹时,信任度就会大大增加。”

比语言更重要的是行动。 教会领袖可以给会众树立一个榜样,自己接种疫苗。 大量的不信任确实存在于人们对政府、对科学、对新冠疫苗的态度中。 而许多社区中最值得信赖的成员恰在我们的教会中。 因此,教会领袖可以在鼓励信徒接种疫苗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

随着新冠疫苗在我们的社区开始接种,我们开始了回归正常生活的漫长道路。 与此同时,美国正经历着近代史上最动荡最分裂的时期。 欣曼说:“作为教会,我们不能允许我们如何处理这次疫情和疫苗接种的问题使我们产生分裂。” 为帮助我们的教会在合一中前进,我祈望这五个以科学为基础的建议能帮助我们的教会在恢复聚会并继续服侍我们周围的世界时,成为一座灯塔——拥抱信仰和科学。

钱秉中(Daniel Chin)是一位肺科、重症医学及流行病学领域的医生,拥有25年的全球公共卫生经验。 2003年,他领导了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遏制非典疫情的大部分援助行动。

翻译:许珏

责任编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한국어 Indonesian 繁體中文 русский, and català.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