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了10個月有限的現場聚會或在線崇拜後,教會的會眾和社會上的其他人一樣,感到了疫情所帶來的疲憊。我們希望新冠疫苗的出現能讓我們的社會和教會都恢復正常。但恢復正常需要時間。

不幸的是,許多生活在中低收入國家的基督徒弟兄姐妹要到2022年或更晚才能接種疫苗。以前我在這些國家為阻止傳染病的傳播工作了不下25年。在美國等國家,新冠疫苗從去年12月開始推廣。專家預測,大約到秋季之後,疫苗接種覆蓋率才將達到70%-90%,屆時才有望實現群體免疫。只有到那時,社會才能開始恢復正常的活動。未來幾個月將是一個過渡期,接種過疫苗和未接種疫苗的人將一同生活在社區中。這還不安全,還不能恢復正常的生活。

在美國的這個過渡時期裡,教會領袖應如何決定教會的人際聚會活動呢?由於不同社區的疫苗接種率不同,即使是同一社區內的不同教會,會眾的疫苗接種率也會有所不同。因此,沒有一個單一的方法來應對重開聚會的問題。

在為我家鄉西雅圖的四個教會提供諮詢、為過渡時期做計劃的過程中,我看到了教會領袖對擺在他們面前的複雜問題的掙扎。一個會眾以非洲裔美國人為主的教會的主任牧師詹姆斯·布勞頓(James Broughton)說:“這是如此復雜的一個情況——有這麼多變動的因素。我們真的需要神的智慧,包括科學知識,才能知道該怎樣做。”所有與我交談過的人都看到了教會內部公開討論的必要性,以及在教會面對不同的壓力而重新聚集之前製定計劃的價值。

為更好度過這個時期,我將解釋新冠疫苗接種將如何影響教會關於聚會的決定,並提供五點建議,幫助教會制定計劃,在疫苗接種覆蓋率增加時重新開始聚會。

就像我以前在CT上寫過的關於這次疫情期間教會聚會的文章一樣,我試圖用兩個指針來辨別上帝對教會的呼召:聖經真理和科學知識。這兩者都是從上帝而來。

新冠疫苗將如何影響教會的聚會

無論是否明確表示,教會領袖在考慮教會在這次疫情期間的聚會時,都要平衡三個因素:會友們聚會的需要和願望,社區中新冠肺炎的感染率,以及教會會友感染新冠及其並發症的風險。我製作了三個圖表來描述教會聚會的這些因素將如何影響疫苗接種的三個階段。

疫苗部分接種期將一直持續到新冠病毒群體免疫力產生、感染率下降至較低水平。所需的時間將受到新冠疫苗的可獲得性、有效性和吸收率,以及新冠變異病毒傳染性的影響。未來幾個月,媒體會對這些問題進行報導,隨著新信息的出現,教會的計劃可能需要調整。然而,有兩個重要問題需要明確。

首先,科學家們仍不確定疫苗接種者如果沒有明顯的新冠病症,是否仍會攜帶病毒並傳播給其他人。最近獲批的疫苗可以將新冠的患病風險降低90%以上,包括病毒引起的嚴重並發症。但是如果病毒依然可以通過接種者傳播,那麼我們必須繼續使用戴口罩、保持身體距離和其他手段來保護接種者免受新冠的影響,就像我們保護未接種者一樣。然而,這樣做的目的不是為了預防新冠並發症,而是為了限制病毒的傳播。

其次,在世界不同地區快速傳播的新冠病毒變體的傳播性似乎較原來提高了10%-70%。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事態發展,因為這些變異可能會使疫情惡化並延長。幸運的是,大多數科學家認為目前的新冠疫苗應該對這些新冠變體依然有效。

由於這些新冠病毒變體的傳播可能會延遲群體免疫出現的時間,我們的教會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製定計劃,以決定如何聚會、何時聚會。如果這些病毒變體在我們社區中存在的比例比預期更高,那麼我們就更需要下面的建議來減少新冠在我們教會中的傳播。由於新冠病毒及其所有變體都通過鼻腔分泌物和呼吸道飛沫傳播,遏制其傳播的方法依然不變。因此,即使在這些變體蔓延的情況下,我的建議仍將適用。

在疫苗部分接種期間對聚會計劃的五點建議

1.以新冠感染程度作為聚會的主要指導。

如果在此期間恢復線下人際聚會,已接種疫苗和未接種疫苗的會眾將相互混合。由於還沒有實現群體免疫,社區中的新冠感染率仍將居高不下。鑑於教會的活動有利於病毒的傳播,因此,未接種疫苗的會友之間,甚至未接種疫苗和已接種疫苗的會友之間,仍會存在很大的傳播風險。如果科學家們確定接種過疫苗的人仍然可以攜帶病毒並進行傳播,那麼即使在大部分人接種了疫苗之後,只要社區中新冠感染率依然較高,那麼病毒傳播的風險就可能依然很高(見上圖)。只有當感染率下降到較低水平時,會眾之間的傳播風險才會下降,然後才能安全地恢復線下人際聚會(見下圖)。

因此,這個疫苗部分接種期是一個特別棘手的時期,因為未接種疫苗的會眾發生新冠感染並發症的風險並沒有降低,但聚會的願望卻可能在增加。這無疑會影響一個教會對聚會的決定。因此,對於已接種疫苗和未接種疫苗的會眾何時聚集才安全的問題,主要應根據社區內新冠的感染率、而非根據已接種疫苗的教徒比例來決定。

2.考慮允許已接種疫苗的會眾單獨聚會。

雖然教會可能會選擇在已接種疫苗和未接種疫苗的會友能安全共處時才開始聚會,但也可以選擇為已接種過疫苗的會友先恢復聚會。由於已接種疫苗的會友可免受新冠嚴重並發症的影響,所以即使在社區感染率依然較高的情況下,他們在室內聚會也要安全得多。我們很多年老和比較脆弱的教會成員會提前接種疫苗,他們可能會傾向在所有人都能安全聚會之前,先開始聚會。比較簡單的第一步就是為已接種疫苗的人安排小組聚會。

然而,教會領袖可能會對將會友分組的做法持保留態度。西雅圖一家熱心社區事務的鄰里教會的牧師勞裡·布倫納(Laurie Brenner)說:“在我們這個中等規模的教會中,真實地存在著一種矛盾。一方面我們不想把人分組,另一方面人們希望盡快見面。”

但與我交談過的教會領袖普遍認為,可以只為接種過疫苗的人設立聚會。布勞頓說:“新冠感染風險較小的人群已經開始自發聚會了。都是由成員們自行組織的。我覺得接種過疫苗的成員也可以如此。”布倫納補充道:“我們需要努力確保疫苗接種不會最終導致現有團體的分裂。”

總的來說,為已接種疫苗和未接種疫苗的會眾建立平行聚會的想法似乎引起了這些教會領袖的共鳴。我所參加的教會是一個會眾跨越多個年齡階段的大型教會。我們的主任牧師喬治·欣曼(George Hinman)說:“如果要我接受只為已接種疫苗的會友舉行崇拜的想法,那麼我們也必須同時提供另一種選擇,即無論是否接種過疫苗,會友們都可以進行崇拜。我們必須為每個人提供一個選擇。”

然而,只對已接種過疫苗的會友開放聚會的做法也可能面臨挑戰,因為教會可能不願意要求會友提供疫苗接種證明才能進入聚會。不過,這個想法並不新鮮,在未來幾個月內,健康證的使用可能會變得非常普遍。

3.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恢復一些特定的人際聚會形式。

我們需要循序漸進的計劃,因為不同的教會活動有不同的新冠傳播風險。具有較高空氣傳播病毒風險的活動應在感染率較低時才開始,而空氣傳播風險較低的活動可在感染率較高時就恢復。此外,有些活動相較於其他一些,會較易減緩新冠的傳播。

下表為當新冠感染水平下降到一定閾值後就可開始的一些人際活動提供了指導。它建立在我之前關於教會逐步恢復開放的CT文章的基礎上,並提供了各階段的感染闕值。對於生活在美國的人來說,棘手的問題是,目前還沒有一個全國性的標準來衡量感染率的高低,儘管衛生部門已經提出了類似的 感染閾值 供其自身使用。我根據表中的階段對它們進行了調整。

一個令人困惑的問題是,新冠感染率有時是以每10萬居民中7天或14天的病例總數來統計的,而不是每10萬居民每天的病例數。在表格中,我建議用按天統計的數字作為閾值,所以可能需要將各地衛生部門的數字轉換後再使用這個表格,或者使用帶有這些信息的全球監測數據,例如STAT新聞提供的數據。必須記住,新冠檢測率的不足會造成對實際感染率的低估;因此,在檢測不足的社區,對恢復聚會的態度應更加保守。

隨著更多信息或更明確的準則的出現,表中的閾值可能需要調整。教會可以選擇略高或略低的闕值作為恢復活動的標準。鑑於快速傳播的病毒變體,在到達每個闕值時,只向更少一些的會友開放活動也變得更為重要。鑑於過去幾個月許多地區的感染率急劇上升,感染率要下降到能允許未接種疫苗的會眾進行室內聚會的水平,還需要一段時間。

4.鼓勵會友減少接觸新冠的風險。

隨著新冠疫苗的推廣,許多去教會的人處於接種優先級較低的群體,有些人可能因為個人選擇或健康原因永遠不會接種疫苗。不管什麼原因,對於各地未接種疫苗的會眾來說,能夠在教會中安全地與其他人聚會是很重要的。

疾病控制專家早已認識到改變行為方式對幫助人們降低接觸傳染病原體風險的重要性。在會眾聚會之前,我們可以要求他們改變自己的行為,以減少接觸新冠的風險。

接觸病毒的風險僅僅在於分享其他人呼吸的空氣。我們的會眾可以通過減少與他人的近距離接觸(其定義為與他人相距2米以內並持續超過15分鐘),以及在與他人會面時增加使用口罩、保持身體距離和良好通風的空間來降低這種風險。

當我們在教會聚會時,我們可以通過保護弟兄姐妹免受病毒的傷害來表達我們對弟兄姐妹的愛。 “要求人們為了他人而減少自身的感染風險是合理的。我相信在聚會前要求接種疫苗也同樣合理。但重要的是不排斥任何人。我們需要為所有人提供選擇”,欣曼說。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

“我們教會強調個人責任的重要性,而不僅僅是教會的規定。”美國一所大型華裔教會的長老艾爾頓•李(Elton Lee)表示,教會要感謝那些擔當保護他人的責任的會友。 “教會提供準則,但遵守準則卻要看每個人。”

為了幫助我們的會友承擔責任,讓他們知道自己的風險程度會很有幫助。人們設計了一些應用程序,旨在幫助個人評估他們在聚會中感染新冠的風險。但有了COVIDRisk.Link這個我最近參與研發的工具,會眾可以定期監測自己接觸病毒的風險,甚或在必要時,在聚會前降低風險。鑑於變異病毒的傳播增加了個體感染新冠的可能性,這就顯得更重要了。此外,使用這個評估工具可以幫助會友形成社交泡泡(social bubble),以便更安全地與那些雖有風險接觸、但卻能一起安然相處的人見面。

在上表中的每一個感染閾值,如果我們要求會眾降低感染病毒的風險,那麼聚會就可以更安全。我們鼓勵感染風險較低的會友比風險較高的會友更早地參加教會活動。

5.鼓勵你的會友接種疫苗。

如果我們社區中相當一部分人拒絕接種疫苗,這將延長疫情及其對社會的危害。不幸的是,近四成的美國人不願意接種疫苗,這一比例在教會成員中還略高一些。布勞頓解釋說:“人們目前的反應是基於過去的經驗所帶來的恐懼,比如塔斯基吉實驗(Tuskegee experiments)。他們不知道是否可以相信疫苗。”

因為我們知道新冠疫苗可以保護人們免受這種病毒的危害,讓我們更早地恢復到正常的教會事工中去,所以我認為,教會應該推廣新冠疫苗的接種。接種了疫苗的基督徒不僅可以避免在感染後出現嚴重的並發症,而且可以更早地服務於其他有需要的人,為結束這場疫情做貢獻。

不幸的是,這場流行病被政治化了,以至於一些教會領袖對是否支持接種疫苗猶豫不決。但我建議我們應以大誡命作為我們的主要動力。雖然專家們並不能確定疫苗接種能防止新冠病毒的傳播,但疫苗很有可能至少能減少一部分(如果不是大部分)新冠疫情的傳播。因此,讓我們彼此相愛,鼓勵接種疫苗,尤其是教會中的會眾。

但要與教會會眾溝通疫苗的好處,可能需要很大的努力和耐心。布勞頓強調了這一點,“我需要不斷地與會眾交流。這些信息從哪裡來,對他們來說有很大的影響。當他們知道這些信息來自於有信仰又有科學知識的弟兄姐妹時,信任度就會大大增加。”

比語言更重要的是行動。教會領袖可以給會眾樹立一個榜樣,自己接種疫苗。大量的不信任確實存在於人們對政府、對科學、對新冠疫苗的態度中。而許多社區中最值得信賴的成員恰在我們的教會中。因此,教會領袖可以在鼓勵信徒接種疫苗方面發揮重要的作用。

隨著新冠疫苗在我們的社區開始接種,我們開始了回歸正常生活的漫長道路。與此同時,美國正經歷著近代史上最動盪最分裂的時期。欣曼說:“作為教會,我們不能允許我們如何處理這次疫情和疫苗接種的問題使我們產生分裂。”為幫助我們的教會在合一中前進,我祈望這五個以科學為基礎的建議能幫助我們的教會在恢復聚會並繼續服侍我們周圍的世界時,成為一座燈塔——擁抱信仰和科學。

錢秉中(Daniel Chin)是一位肺科、重症醫學及流行病學領域的醫生,擁有25年的全球公共衛生經驗。 2003年,他領導了世界衛生組織對中國遏制非典疫情的大部分援助行動。

翻譯:許珏

責任編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and 简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