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雖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但牧師們還是留下來服事、禱告、抵抗

來自頓涅茨克的禱告請求:“首先,要阻止侵略者。 但是,為了心靈的安寧,要用基督徒的品格來回應,而不是從人的仇恨出發。”
|
Englishespañol简体中文한국어русский
雖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但牧師們還是留下來服事、禱告、抵抗
Image: Chris McGrath / Getty Images
2022年2月22日,在烏克蘭基輔,最近在頓涅茨克陣亡的安東·奧列戈維奇·西多羅夫(Anton Olegovich Sidorov)上尉的遺體在其葬禮上。

天,隨着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甚至逼近首都基輔(Kyiv),一個浸信會信徒的住家被摧毀,一個神學院被附近的爆炸震垮。 然而,當地消息人士告訴CT,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教堂或基督教建築遭到攻擊。

普京總統宣布他的部隊只針對軍事設施。 他還聲稱,烏克蘭作為一個國家並不真正存在。

烏克蘭最大的新教機構“浸信會聯盟”(the Baptist Union)的副主席伊戈爾·班杜拉(Igor Bandura)在與他的25名地區主管進行的電話會議上,聽說了頓涅茨克的(Donetsk)一名浸信會成員的住家受到了附帶破壞。

但是有一位不能出席。 在頓巴斯(Donbas)地區東部的前線,來自被佔領土盧甘斯克(Luhansk)的浸信會領袖未能加入。

但從鄰近頓涅茨克前線的查索夫約爾鎮(Chasov Yor)——一個當時仍由烏克蘭政府控制的地區——班杜拉了解到當地的評估。

“人們不希望被俄羅斯控制,”他被告知。 “但他們感到無助。 普通人能做什麼?”

禱告,並保持冷靜。

這是烏克蘭教會和宗教組織理事會(UCCRO,Ukrainian Council of Churches and Religious Organizations)在其向普京發出的呼籲沒有得到回應的第二天發出的信息。

烏克蘭的首席拉比邀請基督教領袖一起誦讀《詩篇》31篇。

“我們敦促你們保持冷靜,不要屈服於恐慌,並遵守烏克蘭國家和軍事當局的命令,”UCCRO表示。 “真相和國際社會都在烏克蘭這邊。 我們相信,在神的幫助下,美善終將獲得勝利。”

當俄羅斯導彈擊中全國各地的目標時,數千名烏克蘭人向西逃亡。 烏克蘭內務部報告了數百起炮擊事件。

總統沃洛基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在午夜后不久通過視頻宣布,137名烏克蘭人在入侵的第一天死亡。 據《紐約時報》的報道 ,他說:“他們正在殺人,將和平的城市變成軍事目標。 那是惡棍之舉,永遠不會被原諒。”

在距離克里米亞約50英里的赫爾松市(Kherson),當俄羅斯直升機攻擊當地目標時,特拉維斯基基督教學院(Traviski Christian Institute,TCI)院長瓦倫丁·西尼(Valentin Siniy)不得不和一個《聖經》翻譯團隊一起撤離他的神學院。

“教會的大多數老牧師都留在了城市裡。 青年領袖開始疏散年輕人。”他告訴CT記者。 “我們設法購買了一輛有20個座位的麵包車,以便疏散人員。 現在約有30人在安全的地方,在烏克蘭西部。 還有大約40人乘坐車況不佳的車輛向西行駛。”

同時,他的教堂開放了地下室,為居住在多層建築中的鄰居們提供庇護,使其免遭轟炸。

“我和所有牧師都留在基輔,”烏克蘭五旬節教會的外國事務主管尤里·庫拉凱維奇(Yuriy Kulakevych)說, “我們繼續代禱,與人們交談以減少恐慌,並幫助有需要的人。”

在基輔以南145英里的卡米揚卡(Kamyanka),“我們的遺產”烏克蘭分部(Our Legacy Ukraine)的瓦迪姆·庫倫琴科(Vadym Kulynchenko)報告說,他的教會已經開始接收來自東部的難民。 他們將提供臨時住所,主要需求是食品、藥品、燃料、衛生用品和氣墊。

炸彈襲擊了他所在城市的三個基礎設施中心。

“請為該國的門徒培訓、我們人民的安全以及在戰爭中的慷慨解囊禱告,”庫倫琴科呼籲說, “也為明辨真假禱告,因為有很多假新聞。”

基輔神學院(KTS)早些時候曾發出過一個一般性警告。

“通過傳播操縱性的虛假信息產生恐慌,正是敵人所追求的,”一位傳播學教授周二寫道。 “這場戰爭與其說是為了我們的領土,不如說是為了我們的靈魂和思想。”

周四,KTS引用以賽亞書41章10節,敦促其Facebook受眾,“不要驚慌,要記住上帝在他的話語中多少次說‘不要害怕’。”神學院指出,恐懼等於癱瘓,而禱告、對上帝的信任和對鄰居的愛都能帶來力量。

塔拉斯·迪亞特利克(Taras Dyatlik)帶着一顆“沉重的心”寫信給神學教育的支持者,講述了他的教會同僚和烏克蘭的神學院領導人目前面臨的許多禱告需求——包括接收難民進入他們的宿舍。

“他們中的許多人正在考慮在烏克蘭境內疏散其工人和師生,有些人沒有任何疏散的可能性,”海外理事會東歐和中亞地區主任寫道。

他請求為包括他自己在內的各家庭祈禱,因為烏克蘭宣布全面動員,“意味着許多學生、畢業生、教員將被徵召入伍,在軍隊中服役並參加戰鬥。” 他還要求為男性領導人的配偶祈禱。 由於所有18至60歲的男性都不再被允許離開這個國家,他說許多妻子也留下來了。

“今天我和我的妻子談起撤離烏克蘭,”迪亞特利克寫道。 “她立即拒絕了,並說:‘我將與你同在,直到最後。’”

在基輔郊外的烏克蘭福音神學院(UETS),英語服事主任喬什·托卡(Josh Tokar)說,該院的學生被指示就地躲避,因為軍隊在附近的機場激戰。 他說,校園裡的人很害怕,但並不驚慌。 神學院院長發出了《詩篇》27篇的信息:“耶和華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救恩。我還怕誰呢?”

對鎮靜的呼籲,班杜拉並沒有產生共鳴。

“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們的國家不存在?”他談到普京的言論時說。 “真理與我們同在,上帝與我們同在。 我們希望生活在和平中,但如果俄羅斯想從我們這裡奪走這些,那就打吧。”

他說,雖然一些烏克蘭人傾向於俄羅斯,但有一半的人準備親自保衛自己的國家。

流傳的有老奶奶持槍的照片。 同時,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發現,有13%的烏克蘭人贊成俄羅斯使用武力來統一兩個國家。 只有36%的俄羅斯人表示贊成。 (分別有73%和43%的人不同意)。

俄羅斯福音派聯盟(Russian Evangelical Alliance,REA)表示支持UCCRO關於和平倡議的呼籲。

“所有福音派基督徒每天都在祈禱,祈求全能的主賜予所有人智慧,”REA秘書長弗拉迪米爾·弗拉森科(Vladimir Vlasenko)表示,“維護脆弱的和平,不要讓我們的國家陷入自相殘殺的衝突。”

據“福音派焦點”(Evangelical Focus)報道 ,歐洲福音派聯盟(European Evangelical Alliance)秘書長托馬斯·布赫(Thomas Bucher)說:“我們認為這些行動沒有任何理由,並對將導致的死亡、破壞、混亂和苦難深感痛心。”

“對烏克蘭的入侵是毫無道理和無端的,”他說, “有人聲稱,為了保護烏克蘭境內的俄羅斯族人,阻止烏克蘭威脅俄羅斯,有必要進行攻擊。 這些說法是不真實的。 這場災難是普京總統為了更廣的地緣政治目的而挑起的。”

在烏克蘭西部的羅夫諾(Rivne),當地官員指示所有教堂繼續開放,教會領導人與居民保持聯繫,以幫助協調援助,並根據需要提供軍事裝備。

烏克蘭的許多人都表現出韌性。

“我們今天的禱告是,神的旨意在地上傳播,就像在天上一樣,”西尼說, “我鼓勵我的員工和其他基督教領袖,即使不得不改變地理位置,我們的使命也不會改變。”

在黑海海濱的敖德薩,新生活廣播電台的工作人員看着導彈從他們家門口飛過。 他們告訴 《福音派焦點》,他們正在採取行動,隱藏設備和保護廣播,以防電視台在不久的將來被突襲。

基輔西北18英里處的伊爾平聖經教會(Irpin Bible Church)的牧師、KTS青年事工的教授瓦西爾·奧斯特里伊(Vasyl Ostryi)也決定留下來。

他為福音聯盟(The Gospel Coalition)寫道:“當這一切結束時,基輔的公民會記得在他們有需求的時候,基督徒是如何回應的。 我們將為弱者提供庇護,為受苦的人服務,並修補那破碎的。 當我們這樣做時,我們提供的是基督和他的福音所帶來的不可動搖的希望。”

流傳的照片顯示烏克蘭人在城市街道上跪地祈禱。

在烏克蘭哈爾科夫的中心廣場上,烏克蘭人在祈禱。
Image: 烏克蘭聖經協會提供

在烏克蘭哈爾科夫的中心廣場上,烏克蘭人在祈禱。

YouVersion 注意到,在過去三周里,在其流行的《聖經》應用程序的烏克蘭和俄羅斯用戶中出現了一個高峰:對 恐懼 的搜索增加了11%;對 和平 的搜索增加了44%。

“我們為2022年印刷的《聖經》,現在才是今年的第二個月,現在我們的庫存幾乎已經用完了,”烏克蘭聖經協會副秘書長阿納托利·雷奇涅茨(Anatoliy Raychynets)在俄國入侵前不久告訴 “永恆新聞”(Eternity News):

“在我們的教會中——無論是東正教、天主教、新教,還是福音派教會——現在都有更多的新人。 不僅在周日或周六,而且在一周內也是如此,”他告訴澳大利亞聖經協會新聞處, “在我們有查經班的晚上,新人們都會來。 他們想禱告,想聽到帶來希望或安慰的東西。”

KTS高級學位主任里克·佩爾海(Rick Perhai)說,他在基輔牧養的國際教會有幾位領導人建議會眾在這個周日繼續做禮拜。 他們的一些外籍成員已經逃離;另一些人想留下來,加入戰鬥。

他哀嘆說,當烏克蘭的基督徒越來越準備好向周邊國家傳播福音時,敵人正試圖摧毀烏克蘭。 儘管如此,他仍在為俄羅斯人祈禱,請求上帝賜予他們悔改。

但他的請願也是詛咒性的。

“禱告俄羅斯民族會厭倦他們的暴君在國內和國外的咆哮,”佩爾海說,“並禱告他們會把他趕走。”

迪亞特利克還要求為“真相”祈禱,提到了媒體中的不同“視角”。

“我們並沒有邀請戰爭。 克里姆林宮和弗拉基米爾·普京把它帶到了烏克蘭。 ......對這樣的侵略行為,是有道德論斷的,”這位神學教育家寫道。 “對這些行為,《聖經》上有定義、評價。 請為對這些事情的屬靈辨別力祈禱”。

迪亞特利克在禱告信的最後為衝突雙方的信徒提出了請求。

請為俄羅斯的基督徒禱告,希望他們能向俄羅斯政府傳達他們的禱告,阻止侵略;禱告[他們]不要保持沉默;請為美國和歐盟的西方政府禱告。

最後,請為烏克蘭的基督徒禱告,希望我們能在這個詞的完整意義上作為希望的社區來服事和生活;在這個可怕的時代,我們會邀請越來越多的人與神和祂的孩子建立關係,建立愛、盼望、鼓勵、支持的關係;希望我們的思想和品格能繼續轉變為像耶穌基督的品格。

西方國家對普京進行了嚴厲譴責,並準備了制裁措施。 有報道稱,俄羅斯人在自動提款機前排隊提取現金,擔心國家會被切斷與國際銀行系統的聯繫。

與此同時,在有25個傳教士團隊一直在努力建立教會的頓涅茨克,在加油站需要排隊等待數小時才能獲得5加侖的配給供應。 由於烏克蘭人囤積緊急食品和水,食品店貨架都空了。

班杜拉傳達了他的上司的兩個主要代禱請求。

“首先,要阻止侵略者,”他說。 “但是,為了心靈的安寧,要用基督徒的品格來回應,而不是從人的仇恨出發。”

雷切爾·費弗(Rachel Pfeiffer)進行了補充報道。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简体中文 한국어, and русский.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Sept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