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告别“罗伊诉韦德案”:反堕胎福音派庆祝他们期待已久的裁决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堕胎权案件“大错特错,从当初判决之日起就与宪法冲突”。
|
Englishespañol繁體中文
告别“罗伊诉韦德案”:反堕胎福音派庆祝他们期待已久的裁决
Image: Drew Angerer / Getty Images
反堕胎活动人士在六月份罗诉韦德案被推翻的裁决之前在最高法院集会。

“罗伊诉韦德案”(Roe v.Wade)——最高法院的这一裁决曾鼓动一代又一代的反堕胎运动人士,并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塑造了福音派的政治参与——已被 推翻

曾有数百万人游行、抗议、游说,并为这具有指标意义的堕胎权裁决的结束祈祷。 经过49年和 超过6300万 的堕胎案例,这时刻终于到来。

基督教领袖称这一裁决“曾经是不可想像的”,今天被标记为“我们都一直在等待的那一天”和“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日子之一”。

“我们认为 罗伊案凯西案(Casey) 必须被推翻,”大法官撒母耳·阿利托(Samuel Alito)代表多数大法官 写道 。 “宪法没有提到堕胎权,任何宪法条款也都没有默许要保障这种权利。

“多布斯诉杰克逊妇女健康案”(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判决是6比3,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赞同多数的意见。 法院的意见书与 上个月泄露的阿利托草案非常相似。

这一判决是唐纳德·川普总统任期内通过了三位保守派大法官的结果:尼尔·戈萨奇(Neil Gorsuch),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和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

福音派一直是坚决反对堕胎的宗教团体,也最渴望看到 罗伊案被推翻。 虽然堕胎从来不是福音派唯一的议题,但在投票时,它往往较所有其他的议题更被看重。 一些人不顾道德上的疑虑支持川普,就是希望他能兑现任命大法官 的承诺 ,最终推翻 罗伊案 ,以及之后最高法院确认堕胎权的裁决,“计划生育诉凯西” 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

这一政治算计似乎是得到了回报。 三位新法官与阿利托和克拉伦斯·汤玛斯(Clarence Thomas)一起做出了大胆的决定,称之前的法庭搞错了。

“这一天属于许多人,他们为实现这一目标付出了漫长而艰苦的努力——以及川普总统,他值得我们感谢,因为他遵守了一个我不认为他会遵守的承诺,”基督教伦理学家,贝勒大学宗教教授马修李安德森(Matthew Lee Anderson)

EPPC(Ethics and Public Policy Center, 伦理与公共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埃德·惠兰(Ed Whelan)将这项裁决 称为 “保守阵营法律运动的最高成就”。

多数意见反映了福音派和天主教反堕胎团体的论点,他们提交了法庭之友陈述(friend-of-the-court briefs)。 从战略上讲,许多人较少关注胎儿的人性和生命权的论据,而更多地关注 罗伊案 背后的法律推理问题。

罗伊案 的决定是错误的,论述也很弱,” “美国人团结为生命”组织(Americans United for Life)的律师们 写道 。 “在最初的审议过程中,许多裁决错误——特别是没有任何证据记录——导致 罗伊案 无法执行。 ... 人们一直在寻找伊罗案的宪法理由,法院尚未为可行性规则提供合理的诠释。

EPPC的律师们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作为宪法文本和历史的问题,罗伊案不仅错了,而且非常严重,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罗伊案在判决的那一天就被严厉批评为错误,从那以后,法院内外一直强烈反对,没有一位现任大法官为其实际推理的优点辩护。”

多布斯案 审理2015年密西西比州法律禁止15周后堕胎的合宪性,这禁令限制了 罗伊案 所允许的权利。 该州唯一的堕胎诊所杰克逊妇女健康中心(Jackson Women’s Health)控诉了包括汤玛斯·多布斯(Thomas Dobbs)在内的州卫生部门的官员。 捍卫自由联盟(Alliance Defending Freedom, ADF)是该州的法律辩护团队中一员。

“密西西比州要求法院推翻罗伊案判决,因为该案大错特错,没有宪法条文、结构或历史的基础。 此外,罗案不断变化的标准长期以来一直行不通,这就是为什么如此多的反堕胎法律最终要在法庭上再审,”ADF总法律顾问克里斯汀·瓦格纳(Kristen Waggoner)说。 “它也没有考虑新的科学进展,就是生命起始于受孕。”

罗案 是如何决定的

法院1973年的裁决是基于胎儿生命不享有宪法保护的论点。 该案的律师们指出,传统上,权利被理解为从出生开始。 例如,第14修正案 将公民身份扩大到 所有“出生......在美国,”而不是那些在国界内受孕的。 同样,胎儿也不允许拥有财产。

然而,法官们说,州政府在保护胎儿生命方面确实应 极度重视 。 这种重视的程度必须与保护女性的隐私权相平衡。

“隐私”在宪法中从未被提及,但第9修正案规定,宪法中 未提及的权利 不得因此被否认。 第14修正案保障了合法的正当程式,法院称这就表明有隐私权,包括不受州政府干预的情况下做出堕胎决定的权利——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允许的。

大法官们对这一点进行了辩论。 经过一些他们之间的交换讨论,他们确定了胚胎的存活性。

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决定的作者哈里·布莱克蒙(Harry Blackmun)大法官认为 罗伊诉韦德案 是一种谨慎的妥协。

“法院今天不认为宪法强制要求堕胎,”他写道。 “今天它没有宣布孕妇有堕胎的绝对权利。 它确实将在妊娠前三个月内的堕胎决定和责任,赋于主治医生。”

然而,正如历史学家丹尼尔·K·威廉姆斯(Daniel K. Williams) 所指出的那样,布莱克蒙错了。 罗伊案 没有接受反堕胎运动的任何论点,并为堕胎权利提倡者带来了决定性的胜利。 该决定迫使46个州立法机构重写了他们的堕胎法,使其与当时美国最自由的堕胎法保持一致。

当时大多数福音派基督徒认为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无视不可剥夺的生命权。这一决定不仅与基督教历代以来的道德教义背道而驰,而且与美国人民的道德意识相悖,“CT在1973年 辩称 。”

美南浸信会、神召会、基督教宣道会、美国长老会和其他教派都在 罗伊案 之后的十年里通过了反堕胎决议。

在他们颇具影响力的著作《人类出了什么问题?》中,福音传教士法兰西斯·谢弗(Francis Schaeffer)和儿科外科医生C·埃弗雷特·库普(C. Everett Koop) 堕胎是“第一个也是关键问题”,是保护人类生命尊严的“基石”。

“我们恳求你们这些基督徒发挥你们所有的影响力,通过立法、社会行动和其他手段来对抗日益增加的人性丧失,”他们在1979年写道。 “如果我们此时此刻不表明立场,就不能声称自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盐。”

该运动在1992年几乎取得了胜利。 五家堕胎诊所和一名独立医生控诉宾州政府限制堕胎权利,包括强制性等待期和通知配偶或父母。 当时,九名大法官中有八名是由共和党人任命的,尽管其中至少有三名支持堕胎权。

计划生育组织诉凯西案 判决前夕,首席大法官威廉·H·伦奎斯特(William H. Rehnquist)起草了一份5比4的多数意见书,推翻了 罗伊案

然而在最后一刻,安东尼·甘迺迪大法官 改变了立场。 他与桑德拉·戴·奥康纳(Sandra Day O’Connor)和大卫·苏特(David Souter)一起制定了一项妥协方案,允许各州在一定程度上规范堕胎,同时也维护 罗伊案 的有效性。 他们让两位他们也获得两位偏自由派的大法官亨利·布莱克蒙(Harry Blackmun)和约翰·保罗·斯蒂文斯(John Paul Stevens)的赞同。

虽然它可能被认为是一种“妥协”,但 凯西案 的5比4决定实际上是对 罗伊案 核心主张的重申 -- 同时几乎完全放弃了法律推理。 法院裁定,必须承认 罗伊案 开创的先例,坚持 遵循先例(stare decisis) 的法律原则。

质疑先例的权威性

去年12月,三位新任的大法官在 多布斯案 的口头辩论中都对这一标准提出了质疑。

“在考虑 遵循先例 时,这显然是本案的核心,我们应该如何思考它?”巴雷特问道。

这位天主教徒的大法官承认建立在先例基础上的制度有它的好处,但认为“我们的 遵循先例 理论的一部分是,它不是一成不变的命令,在某些情况下,推翻先前的裁决也是可能的。 她举了多个例子,包括一个民权案件和一个LGBT权利案件。

罗伯茨似乎在寻找一种方法来修改之前的裁决,也许在不真正否认宪法允许的堕胎权的情况下,为监管堕胎设定一个不同的程度标准。 然而,双方的律师都表示无意妥协,他们认为此案应是全有或全无。

“我读了你的诉讼摘要,”阿利托对为 罗伊案凯西案 辩护的律师说。 “你的摘要说,我们唯一真正的意见是重申 罗伊案凯西案 的现状,或者完全推翻他们。 你说‘这里没有折衷地带’。这是对你的摘要的正确理解吗?”

她同意了。 听证会后不久,阿利托开始起草一份大胆的决定,完全推 罗伊案凯西案

“推翻先例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这不是一个轻易作的决定,”他写道。 “在这种情况下,有五个因素强烈支援推翻 罗伊案凯西案 的裁决:它们本质的错误,它们推理的质量,它们对国家施加的规则的‘可行性’,它们对其他法律领域的破坏性影响,以及缺乏具体的依据。”

该决定没有将堕胎定为刑事犯罪,而是将监管衡量权发回各州,选民和立法机构将决定妇女何时可以和不可选择终止妊娠。 一些已经通过了“触动法(trigger laws)”的州,就会立即实施限制。

“长期以来,罗伊案和凯西案的决定使我们的国家对那些没有发言权的人的困境视而不见 - 将这些生命视为负担而不是祝福。 虽然这项裁决是建立真正生命文化的重要一步,但堕胎问题现在将被送回各州,”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ERLC)公共政策主任切尔西·索博利克(Chelsea Sobolik)说。

“我们必须继续利用我们的时间,才能和资金来保护早产儿,照顾他们的母亲,并在各州提倡保护他们的法律。”

随着周五上午(六月廿四日上午,译者注)发布的决定,福音派领袖称这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日子之一。

“我为这个历史性的一天感谢神 ... 庆祝生命的一天,”神召会的总监督道格克莱 。 “不是要志得意满,而是要喜乐,感谢赐生命的主。 继续努力在我们所服事的社区中创造一种重视生命的文化。”

“关注家庭”(Focus on the Family)说:“经过50年为未出生的胎儿争战,我们的祈祷得到了回应。 基督教医学和牙科协会(Christian Medical and Dental Associations)称这是“生命和医疗保健急需的胜利”。 ERLC的负责人 宣称,“反堕胎运动的新篇章开启了”。

专家表示,该裁决将立即导致堕胎数量减少 10%至15% 。 但从长期来看,这影响不会太明显。

“我们不会假装知道我们的政治制度或社会将会对今天的裁定如何反应,”阿利托 写道。 “我们只是做我们的工作.... 因此,我们认为宪法不赋予堕胎权。”

翻译:江山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and 繁體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Dec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