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和全世界的數以百萬計的人一樣,耶利米·約翰遜(Jeremiah Johnson)在選舉之夜熬夜。 從客廳的電視螢幕上,看到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J. Trump)的領先差距持續下降,他難以置信地呆坐著。

許多人認為前總統會贏得連任:約翰遜是美國靈恩派的領袖之一,他們聲稱有神的話語作後盾。

11月4日的早晨,當全國人民得知喬·拜登(Joe Biden)領先的消息時,約翰遜向他的電郵群組發出了“先知 警告”,聲稱他和”成熟並經過考驗的先知們”有一致的看法:特朗普獲勝了。

約翰遜在寫給追隨者的信中強調:“要么是說謊的靈充斥了美國眾多值得信賴的先知們的口,要么是唐納德·特朗普真的贏得了總統寶座,而我們卻目睹一個極端驚人的邪惡計劃正在展開,以竊取選舉。 我打從心底相信後者才是真實的。”

今天,約翰遜回想起那件訊息時,感到非常難堪。

與那些繼續堅持特朗普獲勝的人不同,在 2021年初約翰遜已經扭轉他的想法。 現在他幾乎認不出去年寫那封電子郵件的人了——他的妻子、工作人員或摯友也認不出。 相反的,他說,神有恩典地使用因對特朗普預言錯誤所導致的混亂結果,讓他的生活開始有“催化性和戲劇性的轉變”。

約翰遜對CT的記者說:“我原本和其他人一樣堅持。”這是繼他自一月份公開的懺悔,以及在三月份停止他本人的事工之後所接受的第一次媒體採訪。 “我告訴人們我感覺自己又被拯救了——我感受到了神的仁慈:我身受到祂的管教, 我流了許多的眼淚,感謝主把我喚醒。”

約翰遜只有33歲,但每當他站起來講道時,他的行為舉止有一種覺悟。 回首往事,約翰遜看到2020年的選舉日將如何永遠成為他故事的一部分,也是重新聚焦他的呼召和事工的推動力。

約翰遜追溯他的靈性起源至出生之前。 他的母親在懷他時做了一個夢,引導她給他起名叫耶利米。 他出生時本來會死的,因為他的脖子被臍帶纏住,但被醫護人員救活了,大家就稱他為“奇蹟寶寶”。

到了七歲時,約翰遜每天晚上都有預言性的夢。

約翰遜是一位靈恩派牧師的兒子,他從小就是一個延續主義者(continuationist)——他相信聖靈今天還存在,而且很活躍,透過超自然的神蹟奇事——如《哥林多前書》12章中提到的那樣(用醫治和說方言)——以及使徒、先知的角色在作工, 在像約翰遜一樣的圈子里,先知們被認為能準確、頻繁地聽到神的話、而且有令人費解的細節。 根據哥林多前書14:3,他們期望運用這種恩賜,“是對人說,要造就,安慰,勸勉人。”

當約翰遜穿著牛仔褲、襯衫和西裝外套在講臺上走來走去證道時,他有時會停下來傳遞一段預言性的“話語”。他覺得,主敦促他與觀眾中的某個人分享——段適時的個人肯定或《聖經》經文,或對神特定屬性的提醒。

預言的恩賜在整本《聖經》中都被提及,在大多數五旬節派和靈恩派的傳統中受到鼓勵。 但約翰遜是屬於這樣一群牧師、巡迴佈道家、作家和公眾演講者,他們像《舊約》中那樣,接受先知職份的角色,並聲稱神賜給了他們一種關於國家和全球重大事件的“啟示的靈”。 大多數人較不注重預測未來,而較關注向神的子民發出勸告或鼓勵的適當話語。

在2015年預言川普將贏得次年的首次選舉時,約翰遜是佛羅里達州“天父之心”事工的牧師和植堂者。

當時共和黨的黨內初選還候選人林立,約翰遜說,他在一個夢中聽到 神的話, 即特朗普有“預言的宿命”會當上總統,他將“像一頭公牛在收藏瓷器的櫥櫃裡一樣”。 他的異象吸引了一群靈恩派事工的領袖們的注意,他們渴望對美國的政治議題做證道和發預言,因此將這位年輕的牧師提升到全國性的高度。

“因為我在牧會,因為我涉身於人們的生活中,我只是覺得這是一個偶發的事件,‘神在聚會時給我一句話,它迅速傳開來,接著特朗普當選,就是這樣。’”他說。

但從2018年之後,約翰遜說神又開始對他說到特朗普了。 他的一些信息包含對教會的警告——神要得到總統的心,不是他的金錢和權力,支持者們將開始“看到他犯錯”以及“為他的靈魂呼求”。 直到去年10月,約翰遜才又有一個三合一的異夢——就是道奇隊會贏得世界棒球大賽冠軍,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會在選舉前宣誓就職擔任大法官,以及唐納德·特朗普會贏得2020年的大選。

夢的前兩部分都實現了,約翰遜於是放大膽,分享第三部分當作從神來的預言。

現在回首往事,約翰遜看到了想獲得一個發言平臺以及一群渴望聽到總統消息的聽眾的危險。

“我所宣講的十個信息中有九個是關於神的,與政治或現今無關的,但因為那一個信息會傳播開來或引起如此多的關注,我認為它變得有害,而且隨著時間的過去,它也變得很危險。”

坦白說,他說,“不管你是否想稱之為誘惑”,“反正這就是人們想聽的”。

在特朗普確定敗選後不久,約翰遜說,他從神那裡聽到了另一句話:“你錯了,我要用它來讓你謙卑。”

這是一個懲戒性的指責。 約翰遜向所有的人道歉,並離開公眾的視線,禁食祈禱長達三個月的時間。 然後,他放棄了事工的夥伴關係和追隨者,後者仍然敦促他呼應 政治預言,並提供評論。 他關閉了“耶利米·約翰遜”事工,因此失去了數百位富有的贊助者。

當他把這一切拋在腦後時,他有一種自由和輕盈的感覺。

他形容這次經歷是神領他出一個“充滿陷阱”的房間,在那裡屬靈的事與政治問題被攪和在一起。 他說,“有足夠的耶穌在那裡,讓你撐著,但沒有足夠的祂讓你能集中注意力。”

約翰遜的一位長期屬靈導師,丹佛的羅倫·桑福德(Loren Sandford)牧師,也預言了特朗普的連任。 兩人在選舉前後有聯繫,並於同日發表了個人的道歉信,就在選票認證被國會大廈的暴動打斷之後。 和約翰遜一樣,桑福德 也承認了 他的預測錯誤,並面臨類似的後果。

然而,令他們兩人都感到震驚的是,他們因悔改遭到的反對比因犯錯導致的還要強烈的多。

當約翰遜和桑福德感到懊悔時,其他靈恩派的領導人正在為持續鬥爭而準備。 許多 預言 特朗普會連任的人,以及許多牧師,在選舉後繼續 堅持自己 的立場 ,並堅持特朗普續任總統是神的旨意。 有幾個人對自己的預言變本加厲,孤注一擲。

里克·喬伊納(Rick Joyner),一位作家和創建“晨星”事工的傳教士,與電視佈道家吉姆·巴克爾(Jim Bakker)一起 預言 說,美國應該為共和黨和民主黨之間的內戰做好準備。

奮興佈道家杰夫·詹森(Jeff Jansen) 宣稱 特朗普仍然是總統,軍方正在將拜登趕下臺的程序中。

隨著就職日過去了,數百萬人開始思考為什麼 預言的接管 沒有發生。 靈恩運動更進一步陷入“絕對的混亂和衝突”。

”神的許多百姓受到傷害,世界在嘲笑我們,認為我們對耶穌的信仰就如這些失敗的特朗普預言一樣虛假,”邁克爾·布朗(Michael Brown) 在一篇譴責中寫道 ,他是自90年代中期布朗斯維爾復興運動以來備受尊敬的靈恩派領袖,也是約翰遜的另一位屬靈導師。 “畢竟, 他們想知道,怎麼會所有的先知都錯了呢?

現在,布朗、桑福德和約翰遜急於解釋導致選舉預測錯誤的原因,並讓神利用這眾人關注的失敗作為重新審視看待預言和問責先知 的指導原則 的機會。

約翰遜在二月份 :“我相信神現在要在靈恩運動中、在預言運動中做點什麼。 我相信神要我們謙卑自己。 我相信神要我們自我反省。 我也相信神要我們思考有挑戰性的問題。

七山(Seven Mountains)理念

在現代 新靈恩運動 的世界中,或者被稱為 第三波新使徒改革 ,或 獨立網絡靈恩 基督教,是美國 增長最快的 信仰團體之一。 該運動理念的一個特徵是它著重於七山任務,就是基督徒的使命是要佔領七個關鍵的文化領域——媒體、政府、教育、經濟、家庭、宗教和娛樂——作為贏得萬國的關鍵途徑,為主的再來作準備。

七山理念已經存在了幾十年,起源於著名的福音派人物,如比爾·布萊特(Bill Bright)、洛倫·康寧翰(Loren Cunningham)和法蘭西斯·薛華(Francis Schaeffer)。 最初,這是對當時一些信徒的分離主義心態的回應,敦促他們在各個文化領域有福音的影響。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免費時事通訊

更多時事通訊

布朗說,“問題在於,當你把它與统治神学主義者的心態結合起來,在這種 心態中,我們在靈裡把它接過來”,並進一步將其與 後千禧年神學相結合,其中信徒不僅被要求在他們居住的每一座文化山中 為上帝服務 ,而且要從權力位置上 領導 ,為基督在千禧年王國的塵世統治做準備。

雖然统治神学主義的指控被反對者視為貶義詞,但這個詞起源於運動本身。 前富勒神學院教授 C.彼得·瓦格納(C. Peter Wagner)在2010年出版的《統治!神國行動將如何改變世界》一書中接受了“統治神學”,其最早的幾位靈恩派的倡導者,包括使徒領袖蘭斯·瓦爾瑙(Lance Wallnau)和約翰尼·恩洛(Jonny Enlow)也是如此。

這些領袖認為,特朗普的成功和影響力使他成為幫助基督徒恢復基督教文化的理想人選。

即使在拜登宣誓就職後,恩洛仍然堅持特朗普的勝利,並 宣稱 “如果你能看到天堂裡有什麼,誰坐在寶座上——上去看看天堂裡的總統席位,看看誰在那裡。 不是拜登;是特朗普。” 恩洛 還在其他地方說,“在天上,特朗普總統被公認為地球上主要的政府領袖。”

恩洛還把預言的特朗普的宿命與七山統治主義和QAnon陰謀論連結起來 ,聲稱“位於山頂的全球網络裡有犧牲兒童的戀童癖者”,神派遣特朗普參與一個神聖的“救援行動” 。

雖然這種言論聽起來可能有些極端,但瓦爾瑙和恩洛在該運動一些最大的靈恩網路受到人們的信任,與他們一起發表意見的還有其他許多受歡迎的領袖人物,如擁有25萬多訂戶的預言網站”以利亞名單“的史蒂夫·舒爾茨(Steve Shultz),以及北加州伯特利教會(Bethel Church)的比爾(Bill)和貝尼·約翰遜(Beni Johnson),那是一所靈恩派的巨型教會以及事工中心。

預言的責任

早在2016年,當時只有少數領袖預言特朗普將贏得第一次選舉,一些靈恩派人士充滿希望,但多數人則持懷疑的態度。 在他任期的幾年裡,關於他連任的預言繼續增長。 一項調查發現,超過半數的白人五旬節教徒認為總統是有神的恩膏,這些“預言選民”成為特朗普福音派基本盤的代言人。

根據布朗的說法,聲稱有直接從主得到特朗普連任預言的人只是一小部分。

但是他表示,由於他們在萬維網路上強大的影響力,這個“都說同樣的話”的少數聲音,就可以有效地達到靈恩運動中大多數的人。

對於靈恩運動的批評者來說,現代先知聲稱聽到神關於總統選舉的信息並不是問題。 也不是因為他們對特朗普連任的錯誤預測。 而是當這預言被證明是虛假時,許多人卻不願承認。

布朗說:“不負責任的預言長期以來一直是個問題。” 他稱之為 “現代五旬節運動”的禍根。

在《新約》中,使徒保羅敦促追隨者們,“要切慕屬靈的恩賜,其中更要羨慕的,是作先知講道。”(林前14:1)並警告他們,“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帖前5:20-21),因為在天堂的這一邊,“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有限,先知所講的也有限,等那完全的來到,這有限的必歸於無有了。”(林前13:9-10)

“每一個真正的預言都需要受現實檢驗。”桑福德說。他仍然記得Y2K,當時“主要的先知們預言整個世界即將結束,所有的電腦都會當機。” 時至今天,他說,“我還沒有聽到發那種預言的任何人說一聲道歉。”

“一年前,在逾越節前後出現了許多預言,”他說。 這些預言——在選舉前幾個月——宣稱冠狀病毒在到達美國邊境之前就會開始消失。 “嗯,這也沒有發生,”他說。

雖然桑福德和布朗對一些尚未公開為特朗普的預言失誤作悔改而仍在堅持的人持悲觀態度,但他們開始對整個運動的發展感到樂觀。

桑福德擁有富勒神學院的神學碩士學位,他回到了幾年前為公開預言所制定的 一套《聖經》原則 ——諸如“雖然我珍惜聖靈的屬靈體驗,但我不會把主觀經驗和判斷力置於《聖經》之上”之類的陳述,並發誓要對任何錯誤的預言作出充分的懺悔、悔改和道歉。 他正參與另一個團體,計劃在今年秋天開會討論預言的改革。

早在今年2月,布朗就重新審視了類似的原則,他開始與美國使徒領袖聯盟(US Coalition of Apostolic Leaders)主席 約瑟夫·馬特拉(Joseph Mattera)主持每月一次的線上會議,參與者包括約翰遜在內的20至30位全球不同類型的事工領袖,為他們的社群制定為預言負責的指導方針。

由包括蘭迪·克拉克(Randy Clark)、丹尼爾·科倫達(Daniel Kolenda)、克瑞格·基納(Craig Keener)、R·T·肯德爾(R.T. Kendall)、馬克·德雷思科(Mark Driscoll)和韋恩·古德恩(Wayne Grudem)在內數十位倡議者所簽署的一份新 聲明指出,這是一個“肢體中在預言恩賜和先知事工方面存在諸多問題的時刻”,。

《新約與今日預言的禮物》一書的作者古德恩是80年代的關鍵人物,他提出,這種屬靈恩賜可與基於紮實教義的福音派信仰相稱——這一立場在21世紀改革宗靈恩運動中已經在全球被廣泛接受。 他曾是2016 年支持特朗普的最著名的改革宗福音派人士之一(但在一卷記錄川普提到非禮婦女的錄影帶被公佈後,他撤回了他的支持)。

另一個簽署者是伯特利資深領導人克理斯·瓦洛頓(Kris Vallotton),他也預言了連任,但後來道歉了。 瓦洛頓通常用 “話語”(word) 來表示一個預言信息, 他寫道 ,他”一年前收到關於謙卑的話語”,他又說,“每次我迷失或不知道在這個瘋狂的時刻該怎麼做,神告訴我,‘謙卑才是往前行的正路。’”

《Charisma》的編輯史蒂芬·斯特朗(Steven Strang)和前編輯珍妮弗·勒克雷爾(Jennifer LeClaire)也在聲明上簽了字。 斯特朗很早就預言特朗普的連任,還是積極的宣傳者,他把其中的許多預言特別發表在他的《斯特朗報告中》。 選舉後不久,他繼續敦促他的追隨者向神 爭取 將選舉結果推翻。

勒克雷爾沒有預言前總統的第二個任期,而是預言他第一個任期的陣營中的一員, 她形容 2016年投票給特朗普,擴大的紅州版圖“好比是耶穌流的鮮血”。

現在她也在 敲響警鐘。 她說:“我們必須要開始在耶穌的旗幟下團結,即使我們不贊同其他政客的政見。”

悔改和謙卑

在一年前因預言特朗普連任而成為福斯新聞台(Fox News)的焦點,一位加州教會的領導人肖恩·博爾茲(Shawn Bolz)回首往事,看到前總統的一些基督徒追隨者的“彌賽亞情結”。

因為自己的預言道歉受到死亡威脅的博爾茲 :“他們把信仰跟選舉綁在一起,以至於當我悔改時,我好似一個逃兵,不再屬於這個團隊。” 一封手寫的信警告說,“當特朗普再次當選時”,博爾茲將“被吊死在白宮門前,因他是假先知”。

珍妮弗·托萊多(Jennifer Toledo)說:“不管人們告訴你什麼——我的意思是,我們所看到的,以及人們行為的表現——他們的盼望不在神,而在特朗普,這毋庸再爭議。”托萊多與她的先生還有博爾茲共同在洛杉磯創立了一間稱為“Expression 58”的靈恩教會。

無論特朗普是否會在2024年再參加競選,像博爾茲和托萊多這樣的領袖都祈禱他們當地的教會和更大區域的運動將會進行對話,以解決他們靈裡的盲點,並重新注目基督。

與特朗普在2016年總統競選相關的 最常被提到的經文是:“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遠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代下7:14)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在五旬節派教友中,這是一段很受歡迎的經文,在靈恩派的圈子裡也常被引用,它最終成為預言性的呼籲,要為他的 選舉連任禁食祈禱。

雖然許多靈恩派的領袖 將特朗普比作 古列王,這位波斯國王讓神的子民從流放中回歸,並把他們帶回了應許之地,托萊多的會眾卻以 《以賽亞書》58章為他們的指引,在那裡神譴責以色列人沒有看到真正的振興和復原並非僅僅是對正義改革的追求,而是出於全面的悔改與和好。

在整本《聖經》中,先知們代表神向祂的子民宣講這一信息。 布朗說,先知們“對聖靈有著獨特的依賴——指導、啟示、洞見和靈感——使他們能說和傳道。 他們需要保持專注,並走在正道上,抓住主要的東西,並確保事情不會偏離方向。”

但正如耶利米·約翰遜所目睹的,許多先知們因其他事情分心,成為神子民的“絆腳石”,因為“當先知分心時,百姓就會分心。”

約翰遜說,“我們已經談到了政治上的偶像崇拜,但先知們也有被崇拜。 只是沒有人談論這一點。” 他說他相信,“先知們已成為教會肢體的偶像”,雖然“他們顯然已經因此謙卑下來,神的百姓自己仍需要為崇拜先知悔改。”

約翰遜還憂心,許多基督徒已經忘記了預言事奉的主要作用:不是預測未來或預報選舉,而是引人們歸向基督。

在2021年初為期三個月的禁食禱吿中,當約翰遜聆聽神的聲音時,他聽到主說:“一個人正要死去,一個事工正要死去,我要你開始專注於一個新的運動 ... ... 幫助基督的新婦,為我們榮耀的新郎耶穌大君王的再來作準備。”

放下了“耶利米·約翰遜事工”,約翰遜牧師開始了一項名為 “全球祭壇”的新事工。 在北卡羅萊納州夏洛特市的教會和事工總部舉行了長達三個小時的崇拜聚會,他宣揚重新關注基督。 “主啊,今晚來掌管我們的動機和意念,”他在今春的一次聚會上祈禱說, “使我們能將純潔而樸素的真誠獻給主耶穌。”

隨著越來越多的領袖加入這個日益壯大的餘民,約翰遜相信靈恩派的群眾將重獲它的異象。 他說:“神的靈正在全面地謙卑預言運動。 很明顯,神在呼籲祂的子民回到祂身邊。”

史蒂芬妮·麥克德(Stefani McDade)是《今日基督教》的撰稿人,她居住在喬治亞州。

翻譯:江山

責任編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简体中文, and Italiano.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