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乔治·弗洛伊德在休斯敦留下的福音遗产

作为一个和平的使者,"大个子弗洛伊德"打开了在第三区住房项目中福音事工的机会。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Français한국어Indonesian繁体中文
乔治·弗洛伊德在休斯敦留下的福音遗产
Image: Nijalon Dunn / Courtesy of Resurrection Houston

编者按:在此阅读CT弗洛伊德葬礼的报道。

在全国别的地方,人们都知道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是因为他生命最后时刻里,被手机拍摄到的几分钟录像。 但在休斯顿的第三区(Third Ward),人们知道他,是因为他多年来是如何在那里生活的——做年轻人的辅导,作为“和平之人”,将事工带入当地。

在通过一个教会项目搬到明尼阿波利斯寻求工作机会之前,46岁的他几乎一生都在历史上一直是黑人聚居的第三区度过。他的事工伙伴说,在那里他被称为“大个儿弗洛伊德”,被视为“老手OG”,是事实上的社区领袖、擅长处理社区政治。

弗洛伊德谈到要打破他所看到的年轻人间的暴力循环,并利用他的影响力将外边的牧师带到这里,特别是在被当地人称为“砖块”的库尼家园(Cuney Homes)公住房区,进行门徒训练和外展工作。

“乔治·弗洛伊德是主派来的和平之人,他帮助福音在我从未生活过的地方向前发展。”在库尼主持敬拜的的休斯顿复活教会牧师帕特里克·PT·恩格沃洛(Patrick PT Ngwolo)这样说。

他告诉《今日基督教》:“我们接触那个邻里所借助的平台,以及从那时到现在我们接触到的数百人,都是靠像弗洛伊德这样的人的努力”。

恩格沃洛和其他教会领袖是在2010年遇到弗洛伊德的。 他是一个身高6英尺6英寸的大个子,当时出现在他们为第三区举办的慈善音乐会上。 从一开始,大个儿弗洛伊德就把自己关注的表明了。

“他说,‘我喜欢你做的事情。 这里的邻里需要它,社区需要它。如果你是为神做事,我也要为神做事”,休斯顿复活教会的基督徒嘻哈艺术家科里·保罗·戴维斯(Corey Paul Davis)回忆说。 “他说,‘无论你们需要什么,无论你们去哪里,告诉人们,弗洛伊德说你们是好人。 我会帮你们的。”

教会加大了在当地的参与,举办查经班,帮助人们外出购物和去看医生。 弗洛伊德提供的不仅仅是方便和保护,在教会办的主日崇拜,还有三对三篮球锦标赛、烤肉聚会、社区洗礼,他都赶来帮忙。

“他帮着把洗礼池推过来,知道人们要做出信仰的决定,在活动当中就要在那里受洗。 他认为这太神奇了,”艺名为“和解”的罗尼·利拉德(Ronnie Lillard)说。 “他在年轻人说话时,总会提到神是会压倒街头文化的。 我想,他想看到年轻人放下枪,接受耶稣,而不是街头生活。”

过去的几年中,在当局描述的从第三区和休斯顿东南部蔓延出来的帮派战争中,已经有超过50人被杀。

外边的人自行进来,很难获得信任,甚至无法保证安全。 像弗洛伊德这样的人给的认可,对于城区门徒训练是至关紧要的,因为它要求在机会、方向和语境方面都有实效。

“他的信念将心交给一个被福音彻底改变的第三区,他的使命是让其他基督徒有能力能够进来,把福音推广。”在库尼受洗的倪加隆·邓恩(Nijalon Dunn)说。 “弗洛伊德为我们做的某些事情,我们可能要直到在天上再见面的时候才会知道。 有时我们会在‘砖块’那里参加教会活动直到下午3点,而到了4点半,有人就会向篮球场开枪。

邓恩分享了弗洛伊德在洗礼和篮球赛中的照片 弗洛伊德的网名包括“BigFloyd4God.”(即“大个儿弗洛伊德服事神”——译者注)

随着本周弗洛伊德之死消息的传开,基督徒们的悼念和哀恸祷告在社交媒体上纷纷涌入。 在 Twitter 上,戴维斯形容弗洛伊德就是“定义上的‘你想所看到的改变’”,并分享了一段悼念视频,其点击量达110万次。 基督徒流行嘻哈艺术家“宣传”转发了 其他认识弗洛伊德的艺术家的追忆,说:“他是我朋友们的朋友。”

他的家人告诉《休斯顿纪事报》,弗洛伊德在2018年左右搬到了明尼苏达.

据牧师恩格沃洛说,他去那里参加一个包括安排工作在内的门徒训练计划。 他说:“一个‘砖块小伙子’是不会随便离开第三区去明尼苏达州的!” 弗洛伊德告诉邓恩他打算今年夏天回来。

虽然他没再回过家,但他的故事将“在第三区这个社区里永远流传下去”,利拉德说。 “他会被画在墙上。 每个成长中的年轻人都会知道乔治·弗洛伊德。 认识他的人会记得他是生命中一道积极的亮光。

事工领袖们听到第三区社区成员的倾诉,他们称弗洛伊德为哥哥、叔叔,甚至是爸爸,因为他们缺乏年长的男性形象作为正面影响。

哀悼者周二晚上聚集在解放公园(Emancipation Park)祈祷守夜。这是第三区的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在推行吉姆·克劳(Jim Crow)种族隔离期间,曾经是休斯敦唯一对非洲裔美国人开放的公园。 恩格沃洛本周将和当地其他牧师会面,一起哀悼。

弗洛伊德被明州一名警察按在人行道上的视频被人们疯传,成为手机录像记录警察对黑人使用武力的又一标准案例。 弗洛伊德的事工朋友说,当视频最初在新闻中现时,他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从以前的类似录像抽出注意力——阿茂德·阿伯里(Ahmaud Arbery)在佐治亚慢跑时被枪杀,以及一位在纽约中央公园看鸟的黑人男子遭一名女子打911报警。 但是接着利拉德发来短信:是大个儿弗洛伊德。

对于这种杀戮的发生,他们并不那么觉得难以置信。 毕竟他们也是黑人。 利拉德告诉CT,尽管他们的无辜、他们的信仰、他们的善行,但他们都有被执法当局怀疑、羞辱和威胁的故事。

现在,他们被置于一个合适的位置,去记住一个他们所认识的温柔巨人,一个使邻居感受到激励的人,一个积极的改变力量。 但他们也说,这并不重要。 他和大家一样,也是按神的形象被造,就这一点本应足以让他免受他们在视频中看到的那种暴力待遇。 弗洛伊德家人和支持者,涉案的警察——这几个人已经被警局开除——应该面临谋杀指控。

恩格沃洛牧师仍在试图搞明白这件事,但他一直在回想一个主题,那就是无辜者的流血。 在该隐的优越感和仇恨驱使他杀死亚伯之后,《圣经》告诉我们,“耶和华说:你做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创4:10)

“如果你快进2000年,还有一个无辜的受难者,他的血比亚伯的血更能说明问题。 ... 耶稣的鲜血说,他可以救赎我们度过这些黑暗和危险的时代,”恩格沃洛说。 “我怀有希望,因为就像亚伯有基督形象一样,我看到我的弟兄弗洛伊德也像基督,这将我们指向一个更伟大的现实。 神确实听到了我们的声音。 他现在甚至听到了地上他的哭声。 报应要么发生在十字架上,要么发生在审判日。”

翻译:吴京宁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한국어 Indonesian, and 繁体中文. See all of our Chinese (Simplified) (简体中文) coverage. ]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