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喬治·弗洛伊德在休斯敦留下的福音遺產

作為一個和平的使者,"大個子弗洛伊德"打開了在第三區住房項目中福音事工的機會。
喬治·弗洛伊德在休斯敦留下的福音遺產
Image: Nijalon Dunn / Courtesy of Resurrection Houston

對大部分的美國人來說,喬治·弗洛伊德是他們通過一段手機錄像記錄他生命最後幾分鐘而認識得人。但是在休斯敦的第三區,那裡的人們認識弗洛伊德已經幾十年了——他是年輕人的導師、“和平的使者”,將各福音事工帶入當地社區。

在通過一個基督教工作項目前往明尼阿波利斯之前,46歲的弗洛伊德幾乎一直在歷史悠久的黑人第三區度過。他的事工夥伴稱他為"大個子弗洛伊德",或"OG"——他是一個事實上的社區領袖和老一輩的政治家。

弗洛伊德談到要打破他在年輕人中看到的暴力循環,並利用他的影響力把外部的福音事工帶到這個地區來進行門徒訓練和外展工作,特別是在當地被稱為“磚塊”的庫尼住宅項目中。

“喬治·弗洛伊德是上帝派來的和平使者,他在一個我從未居住過的地方幫助傳播福音。”在庫尼有著教會服務的休斯頓復活教會的牧師帕特里克· PT ·恩格沃洛說。

他告訴《今日基督教》:“我們通過那個社區平台接觸到的人們,以及從那個時候到現在為止接觸到的數百人,都是建立在像弗洛伊德這樣的人基礎之上的。”

恩格沃洛和其他領導人在2010年遇見了弗洛伊德。他是一個身高6英尺6英寸的大個子,當時他出現在他們為第三區舉辦的慈善音樂會上。從一開始,大個子弗洛伊德就明確了他的優先事項。

“他說,'我喜歡你做的事情。這裡的人們需要它,社區需要它,如果你關心上帝的事,那就是我的事,”休斯頓復活教會的基督教嘻哈藝術家科里·保羅·戴維斯(Corey Paul Davis)說。 “他說,'無論你們需要什麼,無論你們去哪裡,告訴人們弗洛伊德說你很好。我支持你們。”

教會擴大了在該地區的參與,舉行查經班,幫助人們外出購物和去看醫生。弗洛伊德不僅提供了通道和保護,他還在教會舉行聚會、三對三籃球比賽、燒烤和社區洗禮時伸出了援助之手。

“他幫忙把洗禮盆放好,他知道人們會在參與項目中的時候做出自己信仰上的決定,並在那裡受洗。他認為這太神奇了,”羅尼·利拉德說,他以"和解"的名義服事。 “他總是會對年輕人說上帝勝過街頭文化。我想他希望看到年輕人放下槍,有耶穌,而不是在街上瞎混。”

在過去的幾年裡,有超過50人死於第三區和休斯頓東南部的幫派戰爭

外人如果來到這裡很難獲得信任,甚至很難確保安全。從像弗洛伊德這樣的人那裡得到“認可”對於城市裡的門徒訓練至關重要,這需要有著通道、方向和背景的關鍵人才能有效。

在庫尼受洗的尼雅龍·鄧恩說:“弗洛伊德的負擔是第三區被福音改變,他的使命是幫助其他信徒能夠加入事工,推動福音廣傳。弗洛伊德為我們做了一些事情,我們可能要直到在天上再見面的時候才會知道。有時候我們會在“磚塊”的教會做禮拜直到下午3點,4點半的時候會在籃球場上打球。 ”

鄧恩分享了弗洛伊德在洗禮和籃球比賽中的照片。弗洛伊德的綽號是"屬於上帝的大個子弗洛伊德"(BigFloyd4God)。

本週,弗洛伊德去世的消息在社交媒體上傳播開來,基督徒們紛紛哀悼和祈禱。戴維斯在Twitter上形容弗洛伊德是“'你想看到的改變'的定義” ,並分享了一段致敬視頻,視頻點擊量達110萬次。廣受歡迎的基督教嘻哈藝術家Propaganda 轉載了其他一些藝術家的回應,他們認識弗洛伊德,稱他為:“我的朋友。”

他的家人告訴《休斯敦紀事報》,弗洛伊德在2018年左右搬到明尼蘇達州。據牧師恩沃洛說,他去那裡參加一個包括工作安排的門徒計劃。他說: “一個'磚頭男孩'是不會隨便離開第三區去明尼蘇達州的!”弗洛伊德告訴鄧恩,他計劃今年夏天回來。

利拉德說,雖然他將再也不能回家,但他將"永遠被第三區的人們記住"。 "他的壁畫會掛在牆上。每個成長中的年輕人都會認識喬治·弗洛伊德。認識他的人會記住他是生命中積極的亮光。街上的人看到他會說,'哇,如果這個人能改變他的生活,我也能改變我的。 '”

福音事工的領導人聽到第三區的社區成員說過,弗洛伊德是他們的兄弟、叔叔,甚至是他們的父親,因為他們的生命中缺乏起到積極的影響作用的年長男性形象。

星期二晚上,哀悼者聚集在解放公園進行祈禱守夜活動,這是第三區的一個有歷史意義的遺址。在種族隔離時期,這裡曾經是休斯頓唯一一個對非裔美國人開放的公園。恩格沃洛本週將與地區牧師會面,共同追思弗洛伊德。

在一段令人震驚的手機視頻中,人們看到了一名明尼蘇達州警官將弗洛伊德壓在人行道上,用武力對付黑人男子的場景。弗洛伊德在福音事工中的朋友說,當新聞最初出現時,他們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從另外兩則新聞中抽出注意力——一位名叫Ahmaud Arbery的黑人在佐治亞州慢跑時被槍殺,以及一名在在紐約中央公園看鳥的黑人男子遭到報警。但隨後利拉德發來短信:是大個子弗洛伊德。

他們只能從這種殺戮中得到人們不信任(黑人)的結論。他們也是黑人。利拉德告訴CT,儘管他們是清白的,他們的信仰,他們的善行,他們都有被當局懷疑,羞辱和威脅的故事。

現在,他們回憶起這個男人,他們知道這個男人是一個溫和的巨人,是他鄰居的激勵者,是改變的積極力量。但他們也說,這些或許都不重要。他也是一位神的形象代言人,這應該足以讓他免受他們在視頻中看到的那種暴力待遇。弗洛伊德的家人和支持者,涉案被開除的警官應該被提起謀殺指控。

恩格沃洛牧師仍在努力接受這個消息,但他不斷回想起的一個主題是無辜者的流血。在該隱的優越感和仇恨驅使他殺死亞伯之後,聖經告訴我們,“上帝說,'你做了什麼?聽!你哥哥的血從地裡向我呼喊”(創世紀4:10)。

“如果把時間快進2000年,還有一個無辜的受害者,他的血比亞伯的血更能說明問題。...耶穌的鮮血說,他可以救贖我們度過這些黑暗和危險的時代,”恩格沃洛說。 “我懷有希望,因為就像亞伯是一個模仿基督的人物,我將我的兄弟[弗洛伊德]也視為一個模仿基督的人物,把我們指向一個更大的現實。上帝確實聽到了我們的呼叫。他現在甚至從地上聽到了他的哭聲。復仇會發生在十字架上,不然在審判日發生。”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