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directly to the Content

News&Reporting

喬治·弗洛伊德在休斯敦留下的福音遺產

作為一個和平的使者,"大個子弗洛伊德"打開了在第三區住房項目中福音事工的機會。
|
EnglishespañolPortuguêsFrançais简体中文한국어Indonesian
喬治·弗洛伊德在休斯敦留下的福音遺產
Image: Nijalon Dunn / Courtesy of Resurrection Houston

編者按:在此閱讀CT弗洛伊德葬禮的報導。

全國別的地方,人們都知道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是因為他生命最後時刻裡,被手機拍攝到的幾分鐘錄像。但在休斯頓的第三區(Third Ward),人們知道他,是因為他多年來是如何在那裡生活的——做年輕人的輔導,作為“和平之人”,將事工帶入當地。

在通過一個教會項目搬到明尼阿波利斯尋求工作機會之前,46歲的他幾乎一生都在歷史上一直是黑人聚居的第三區度過。他的事工夥伴說,在那裡他被稱為“大個兒弗洛伊德”,被視為“老手OG”,是事實上的社區領袖、擅長處理社區政治。

弗洛伊德談到要打破他所看到的年輕人間的暴力循環,並利用他的影響力將外邊的牧師帶到這裡,特別是在被當地人稱為“磚塊”的庫尼家園(Cuney Homes )公住房區,進行門徒訓練和外展工作。

“喬治·弗洛伊德是主派來的和平之人,他幫助福音在我從未生活過的地方向前發展。”在庫尼主持敬拜的的休斯頓復活教會牧師帕特里克·PT·恩格沃洛(Patrick PT Ngwolo)這樣說。

他告訴《今日基督教》:“我們接觸那個鄰里所借助的平台,以及從那時到現在我們接觸到的數百人,都是靠像弗洛伊德這樣的人的努力”。

恩格沃洛和其他教會領袖是在2010年遇到弗洛伊德的。他是一個身高6英尺6英寸的大個子,當時出現在他們為第三區舉辦的慈善音樂會上。從一開始,大個兒弗洛伊德就把自己關注的表明了。

“他說,'我喜歡你做的事情。這裡的鄰里需要它,社區需要它。如果你是為神做事,我也要為神做事”,休斯頓復活教會的基督徒嘻哈藝術家科里·保羅·戴維斯(Corey Paul Davis)回憶說。 “他說,'無論你們需要什麼,無論你們去哪裡,告訴人們,弗洛伊德說你們是好人。我會幫你們的。”

教會加大了在當地的參與,舉辦查經班,幫助人們外出購物和去看醫生。弗洛伊德提供的不僅僅是方便和保護,在教會辦的主日崇拜,還有三對三籃球錦標賽、烤肉聚會、社區洗禮,他都趕來幫忙。

“他幫著把洗禮池推過來,知道人們要做出信仰的決定,在活動當中就要在那裡受洗。他認為這太神奇了,”藝名為“和解”的羅尼·利拉德( Ronnie Lillard)說。 “他在年輕人說話時,總會提到神是會壓倒街頭文化的。我想,他想看到年輕人放下槍,接受耶穌,而不是街頭生活。”

過去的幾年中,在當局描述的從第三區和休斯頓東南部蔓延出來的幫派戰爭中,已經有超過50人被殺。

外邊的人自行進來,很難獲得信任,甚至無法保證安全。像弗洛伊德這樣的人給的認可,對於城區門徒訓練是至關緊要的,因為它要求在機會、方向和語境方面都有實效。

“他的信念將心交給一個被福音徹底改變的第三區,他的使命是讓其他基督徒有能力能夠進來,把福音推廣。”在庫尼受洗的倪加隆·鄧恩(Nijalon Dunn)說。 “弗洛伊德為我們做的某些事情,我們可能要直到在天上再見面的時候才會知道。有時我們會在'磚塊'那裡參加教會活動直到下午3點,而到了4點半,有人就會向籃球場開槍。

鄧恩分享了弗洛伊德在洗禮和籃球賽中的照片 弗洛伊德的網名包括“BigFloyd4God.”(即“大個兒弗洛伊德服事神” ——譯者註)

隨著本週弗洛伊德之死消息的傳開,基督徒們的悼念和哀慟禱告在社交媒體上紛紛湧入。在Twitter上,戴維斯形容弗洛伊德就是“定義上的'你想所看到的改變'”,並分享了一段悼念視頻,其點擊量達110萬次。基督徒流行嘻哈藝術家“宣傳”轉發了 其他認識弗洛伊德的藝術家的追憶,說:“他是我朋友們的朋友。 ”

他的家人告訴《休斯頓紀事報》,弗洛伊德在2018年左右搬到了明尼蘇達.

據牧師恩格沃洛說,他去那裡參加一個包括安排工作在內的門徒訓練計劃。他說:“一個'磚塊小伙子'是不會隨便離開第三區去明尼蘇達州的! ”弗洛伊德告訴鄧恩他打算今年夏天回來。

雖然他沒再回過家,但他的故事將“在第三區這個社區里永遠流傳下去”,利拉德說。 “他會被畫在牆上。每個成長中的年輕人都會知道喬治·弗洛伊德。認識他的人會記得他是生命中一道積極的亮光。

事工領袖們聽到第三區社區成員的傾訴,他們稱弗洛伊德為哥哥、叔叔,甚至是爸爸,因為他們缺乏年長的男性形像作為正面影響。

哀悼者周二晚上聚集在解放公園(Emancipation Park)祈禱守夜。這是第三區的一個歷史悠久的地方,在推行吉姆·克勞(Jim Crow)種族隔離期間,曾經是休斯敦唯一對非洲裔美國人開放的公園。恩格沃洛本週將和當地其他牧師會面,一起哀悼。

弗洛伊德被明州一名警察按在人行道上的視頻被人們瘋傳,成為手機錄像記錄警察對黑人使用武力的又一標準案例。弗洛伊德的事工朋友說,當視頻最初在新聞中現時,他們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從以前的類似錄像抽出注意力——阿茂德·阿伯里(Ahmaud Arbery)在佐治亞慢跑時被槍殺,以及一位在紐約中央公園看鳥的黑人男子遭一名女子打911報警。但是接著利拉德發來短信:是大個兒弗洛伊德。

對於這種殺戮的發生,他們並不那麼覺得難以置信。畢竟他們也是黑人。利拉德告訴CT,儘管他們的無辜、他們的信仰、他們的善行,但他們都有被執法當局懷疑、羞辱和威脅的故事。

現在,他們被置於一個合適的位置,去記住一個他們所認識的溫柔巨人,一個使鄰居感受到激勵的人,一個積極的改變力量。但他們也說,這並不重要。他和大家一樣,也是按神的形像被造,就這一點本應足以讓他免受他們在視頻中看到的那種暴力待遇。弗洛伊德家人和支持者,涉案的警察——這幾個人已經被警局開除——應該面臨謀殺指控。

恩格沃洛牧師仍在試圖搞明白這件事,但他一直在回想一個主題,那就是無辜者的流血。在該隱的優越感和仇恨驅使他殺死亞伯之後,《聖經》告訴我們,“耶和華說:你做了什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創4 :10)

“如果你快進2000年,還有一個無辜的受難者,他的血比亞伯的血更能說明問題。 ...耶穌的鮮血說,他可以救贖我們度過這些黑暗和危險的時代,”恩格沃洛說。 “我懷有希望,因為就像亞伯有基督形像一樣,我看到我的弟兄弗洛伊德也像基督,這將我們指向一個更偉大的現實。神確實聽到了我們的聲音。他現在甚至聽到了地上他的哭聲。報應要么發生在十字架上,要么發生在審判日。”

翻譯:吳京寧

[ This article is also available in English español Português Français 简体中文 한국어, and Indonesian. See all of our Chinese (Traditional) (繁體中文) coverage. ]

December
Support Our Work

Subscribe to CT for less than $4.25/month

Read These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