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注:本文原先的表述可能让人误以为在聚会期间不应该歌唱。但建议的本意是说,在唱歌或交谈时应戴上口罩。 详情参见更新的表格。

对于我们的世界来说,过去四个月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时期。 一种新的冠状病毒,即COVID-19,在全球爆炸性地传播。 随之而来的场景,是拥挤的急诊室、呼吸机上的重症患者,以及为失去亲人而哀恸的家人。 为了限制这种病毒的传播,多数政府不得不执行严格的居家令。 这种硬性措施是必要的,因为这种病毒的迅速传播让许多国家措不及防。 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迅速蔓延的感染将挤垮医疗系统,死亡人数将迅速攀升。

在此期间,全国各地的教会纷纷关门,不再让会众实地亲身参加主日敬拜和各项事工。 与许多预防措施一样,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样做在多大程度上限制了COVID-19的传播。 但我确信,这些措施避免了本来可能发生在会众及其家人、朋友当中的许多感染、死亡。

现在,随着一些州放松了居家令,另一些州也计划效仿,我们的教会面临着一系列新的抉择:何时恢复会众实地参加聚会、事工;一旦恢复,又当如何安全地进行。

在这篇文章中,我建议,遵循的方式应当是循序渐进的,以帮助教会实现她的使命,满足会众的需要,并保护教会和我们所处社区的健康。

注:在世界其他地方,随着政府封城措施的缓解,教会也会面临着同样的挑战,即何时、如何恢复以往正常的聚会。 这里介绍的处理方式对于美国以外的大多数国家/地区都适用,当然在任何地方都要因地制宜。 所描述的分步计划并不困难或昂贵,却有助于确保教会会众有一个安全的环境。

关于何时、如何恢复正常聚会的艰难决定

恢复正常聚会的决定比最初决定终止聚会要困难得多。 大瘟疫刚开始时,人们所担心的是未知的风险,教会必须遵守政府对群众集会的限制。 但是,在实施了六周或更长时间的居家令之后,失业补助申请不断攀升,人们在家里变得烦躁不安,要求政府放宽限制的呼声日益高涨。

尽管公共卫生专家警告说,美国目前仍缺乏控制住大瘟疫所需的检测、追踪和隔离能力,但一些州正在放松限制,允许"非必要类"企业重新运营。 许多州的政府并没有协调行动,国家和州两级政府的领导人正在发出混乱的信息,随着即将到来的大选,这些重要决定正在被政治化。

面对充耳不绝的繁杂声音,各教会应该如何针对自己的具体情况决定采取何种措施呢?

此时此刻,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坚信,在这个关键时刻,我们需要屏蔽掉周围的噪音,倾听上帝的召唤。

我们的决策指南

要领会神对我在本市咨询的几间教会的呼召,我主要依靠两个执导准则:圣经真理和科学知识。它们都是神赐下的,帮我们克服目前的困难。

大诫命说:“你们要爱主你的神...爱你的邻舍如爱自己一般。” 在这次大瘟疫中,对自己的爱体现在我们如何保护自己免受感染。 同样地,对邻舍的爱也体现在我们如何保护他们免受感染。

然而,即使在专注于预防感染COVID-19病毒的时候,我们也不应该忽视自身和他人在属灵、情感和社交等方面的需求。 在这个保持社交距离的时期,保证我们的教会能满足这些需求也许越发重要。

作为基督的门徒,当我们实践所受呼召,参与崇拜、祈祷、鼓励、见证、门徒训练和服事时,这些需求就会得到满足。 然而,我们现在_必须_以一种能尽量减少COVID-19病毒传播的方式来做到这一点。 因此,我们需要关于这种病毒的科学知识来防止它在我们的教会中传播。

关于COVID-19的最新科学知识

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正在研究COVID-19,关于这种病毒的科学知识正在迅速增长。 我们也在总结许多国家的教训,即在控制COVID-19传播方面,什么措施是可行的、什么是不可行的。 当考虑如何恢复会众现场参与的敬拜、服事时,最近的一些发现对于教会就更显紧要了。

首先,对于病毒如何传播,我们有了更好的了解

与最初的理解相反,我们现在知道COVID-19可以在一个人出现症状之前传播。 这解释了为什么病毒如此容易地悄悄传播,而这些特点也使得遏制其传播的努力变得极其复杂。

我们也知道,并不是每个被感染者都会感染他人。 只有在其他条件也满足时,传播才会变得容易。 它们包括:

  • COVID-19患者的传染性
  • 增加呼吸道飞沫和气溶胶释放到周围空气中的行为
  • 与感染者距离过近(6 英尺以内)
  • 封闭环境,通风受限
  • 与感染者相处的时间
  • 社交行为的类别,例如不同年龄段人们的接触

这些条件满足的越多,传播风险就越高。 但是,当我们能够有效地减缓上述这些因素时,传播的风险就会降低。 (参见下面的表 1)。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年轻人和儿童不太容易受到COVID-19的影响。 儿童在感染COVID-19时也不太可能出现症状。 然而,他们携带的病毒数量和传染给他人的能力似乎并没有不同。 由于老年人更容易被COVID-19感染,这意味着应尽量减少不同年龄段人们的接触,以减少COVID-19的传播。

其次,对于COVID-19的有害影响,我们现在了解的更多

最初,对于COVID-19的危险性,关注大多集中在老年人身上,因为他们的病死率要高得多。 现在我们了解到,对于患有常见慢性疾病(如高血压和糖尿病)的年轻成年人,严重并发症的几率也会增加。 事实上,在美国近60%的COVID-19住院病人不到65岁。

最近的一项研究报告表明,45%的美国成年人有因COVID-19引发并发症的高风险因素。 因为教会会众的平均年龄比一般人群还要高,所以教会会众有更高比例的人面临COVID-19引发严重并发症的风险。

第三,对于哪些控制措施能起作用,我们有了更好的了解

检测、追踪接触者以及隔离病患和接触者可以降低COVID-19疫情的传播,从而避免更大规模的封锁措施。 然而,采取上述措施必须非常迅速、有效率。 韩国和台湾的经验证实了这一点。 在那里,一般患者都在出现症状后的2-3天内就接受了检测,大部分接触者很快都得到有效的隔离。 这些措施之所以奏效,是因为韩国和台湾拥有训练有素的追踪接触者专业人士,加上电子监控措施的帮助,能够快速找到接触者并实施隔离。

有确凿证据表明,即使在一个人咳嗽或喊叫时,使用口罩也能大大减少飞沫和气溶胶释放到空气中的数量。 使用口罩的主要好处是减少COVID-19从感染源(感染者)的传播。 它对易感人群也有一定的保护作用。 自制口罩不如外科口罩,但仍有效。 此外,戴口罩可以防止感染者揉鼻子,否则下一步他就会将病毒沉积在所接触器物的表面。

第四,专家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社区中COVID-19的感染水平将不断波动

目前,尽管他们的COVID-19感染人数仍很高或刚刚开始下降,几个州已经开始解除居家令。 这将导致传播范围和病例的增加。 通过广泛的测试、有效的接触者追踪和隔离措施,可以减缓这种增加的趋势。 但是目前(美国)没有一个州有足够的检测能力和经过培训的人员对接触者进行有效的追踪和隔离。

此外,我们还面临着COVID-19在各州之间传播的挑战。 只要一个地区对流行病传播控制不力,其他已大大减少瘟疫病例的州仍然容易受到影响。

运用最新的科学知识制定计划

在考虑恢复之前的聚会模式时,我们首先必须认识到,教会是COVID-19传播的高风险场所。 我们的教会活动包含多种有利于病毒传播的因素(见下表1),教会的信徒受到COVID-19感染并引发严重并发症的风险更大。 因此,教会对何时以及如何恢复聚会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计划。 计划应达到以下目标:

  • 降低在教会活动期间COVID-19在空气中传播的风险。 (见下表)
  • 能够随着社区感染水平的变化及时调整教会活动
  • 能够快速识别感染者和接触者,并在必要时帮助政府找到他们
  • 只有在有明显证据表明社区感染率下降、处于较低感染水平时,才恢复聚集性的教会活动

逐步恢复现场参与的敬拜聚会

我制定了一个4步计划,对教会的活动进行了调整,以供教会采用。 此分步计划包含了根据社区中的感染程度而予以"提高"或"降低"的活动。

在这次大瘟疫期间,该计划旨在帮助我们的教会:

  • 履行我们的使命呼召
  • 满足我们的社交、情感和属灵需求
  • 提供针对 COVID-19 的防护
  • 支持遏制COVID-19更广泛的努力

在你的教会具体使用这个计划时,遵守当地政府的指导方针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由于所在地政府的规定,实际允许聚集的人数可能与此计划不同。 同一步骤中的活动应当在教会感染水平与社区中感染水平大致相同时实施。

这张表格只包括一些常见的教会活动。 在决定如何安全地实施其他活动时,请考虑表 1 中的因素以及在表 2 中调整的活动。

通过小组聚会来完成我们的使命

随着居家令的限制放宽,我们首先可以尝试人数较少的聚会。 因此,小组聚会应该是实施的第一项活动。 我们应该对此感到兴奋,因为小组聚会是回应上帝呼召我们的绝佳方式。 在小组中,我们可以建立更深层次的关系,在神的话语中成长,为相互督促营造一个更安全的环境,并鼓励彼此相爱和行善。 小组可以接触到许多还不想进入教会建筑,但愿意受邀到别人家中的人。 他们还可以通过每周的小组聚会敬拜,为重启现场的主日崇拜做准备。当教会正常聚会恢复时,就可以与其他小组一起参加现场崇拜。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就像《使徒行传》第8章中受迫害的基督徒分散到耶路撒冷以外一样,我们的信徒们也分散到教堂建筑范围以外。 通过在社区中建立强大的小组,并围绕它们进行回归的预备,我们正在为教会最终的一同事奉,奠定坚实而灵活的基础。

在小组中 COVID 传播风险较低。 通过保持组成员不变和同一年龄段内,可以进一步降低风险。 当社区感染率仍然很高时,使用口罩可提供额外的保护。 因为成员彼此认识,如果一个人出现类似COVID-19的症状,他们可以迅速通知对方。 这将有助于其他小组成员迅速自我隔离。

满足我们的社交、情感和属灵需求

我们都需要与人接触,但有时这些接触很肤浅。 这一大瘟疫提供了建立更深层次关系的机会。 为了降低感染的风险,我们应该减少我们接触的人数。 但是,只与_同_一群人会面,并且只与同龄人会面,也会降低感染的风险。

把这个策略想象成在教堂里制造一系列小的“安全气泡”。 越多的会众呆在自己所属的那个小“气泡”中,教会里的每个人就越是安全,即便社区中的感染仍然存在。 与处于人生同一阶段的一群人聚会,也可以更好地满足我们的社会、情感和属灵需求。

提供针对 COVID-19 的防护

当教会的现场聚会恢复时,必须保持至少6英尺的身体间距。 虽然保持身体间距通常是在个人层次上遵守的,但也可以在社会单元的层次上遵守。 例如,那些住在一起的一家人是一个社会单元,不需要在教会里彼此保持身体间距。 他们作为一个单位,只需与其他社会单元保持身体间距。

使用口罩可以非常有帮助。 因为任何走进我们教堂的人都可能是无症状的感染者,给进入教堂的每个人戴上口罩可以减少病毒的传播。 为增加口罩使用者的比例,应要求每个人使用它们。 这会消除对口罩佩戴的污名化,并通过同侪压力使每个人都使用它。

使用口罩,特别是自制口罩,不会阻止所有传播,因此不应取代其他减轻COVID-19传播的方法。 由于在家中小组聚里中保持身体间距通常并不现实,因此在社区中仍然存在高感染水平时,使用口罩很重要。

支持遏制COVID-19更广泛的努力

由于COVID-19将在可预见的未来与我们共存,当教会恢复现场活动后,这种病毒的传播可能会发生。 因此,为了整个教会及其周边人的安全,教会应准备协助公共卫生部门识别和寻找己被感染者的接触者。

与当地公共卫生部门合作,首要任务是迅速确定COVID-19患者在参加教会时的所有接触者。 然后,如果有必要,教会应准备迅速通知这些人,以便他们可以自我隔离,并接受检测。 这样,即使这些接触被感染,继续传播的几率会降至最小。

请记住,当涉及到接触者识别和追踪时,速度至关重要。

因此,你的教会应该建立一个系统来搜集关于所有会众的相关信息。 以下是一些建议:

  • 记录每个人的位置。 将教会大堂和会议室的座位进行椅/行号(或桌号)编号。
  • 注册每个参与者的个人信息。 记录他们的姓名、联系信息以及他们坐在哪里。 每个家庭只需要一个人登记,但他应列出他那一组的人数。
  • 至少保留 3 周的记录。
  • 在教会中指定专人负责维护相关登记信息,与公共卫生部门联系,并在必要时帮助识别接触者并通知联系人。

决定何时进入不同阶段

也许使用这种循序渐进方法最困难的地方,是决定何时从一个阶段进入到另一个阶段——是增加还是减少教会的活动。

有许多因素需要考虑。 最近,我读到这句话:政府无法重启经济,必须靠大家来做。 同样,教会无法恢复正常聚会,要靠会众来做到。 因此,要考虑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是我们的教会成员的需要。 当这种需要真正存在,而其最好的满足方法只能是通过面对面聚会时,我们应该尽快找到一种方法,更快地恢复正常聚会。

不过,我强烈建议每个教会首先评估其所在地区的COVID-19感染水平。 如果感染水平上升或仍然很高,我们不应考虑恢复正常聚会。 但是,如果感染水平下降,并且较低,那么进入上述计划的第 1 步是安全的。

具体来说,在审议本计划第1步之前,我们希望看到COVID-19病例和死亡人数持续下降至少3周。 但只有下降趋势还是不够的,感染水平也必须降低。 这是棘手之处,因为如果没有广泛的测试,我们就不知道社区感染的真实数量。 在测试增加之前,我们只能根据报告的病例数和死亡人数进行猜测。 但这显然是有问题的。

随着下降趋势和低感染水平,我们可以考虑其他可能推动或者影响我们恢复正常聚会的因素。 教会的领导者和普通会众的共同参与对于这一进程非常重要。 我们需要帮助会众了解我们为什么以及如何做出这些决定。

例如,对于像我居住的县(220万人口),以死亡和病例数持续下降为基础,标准可能如下所示(使用3天的平均值):

  • 第 1 步:连续3周每天低于5人死亡
  • 第 2 步:连续3周每天低于1人死亡
  • 第 3 步:连续3周每天新增病例小于5例
  • 第 4 步:连续3周每天新增病例小于1例

以上只是我根据有限的信息、知识做出合理的推断。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学习更多,并提供更好的指导。

结论

这一瘟疫极大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使我们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对许多人来说,这很难,真的很难。 我们刚刚进入这一大瘟疫不过几个月,但我们或周围的人的痛苦和焦虑是如此真实。

对于我们的教会来说,当务之急是何时恢复现场的聚会,以及如何安全地做到。 为了帮助做出这些决定,我以圣经真理和现有的科学知识作为指导,制定了循序渐进的方案。

最后,我想提醒大家一个确定的事情。 COVID大瘟疫终会有过去的一天。 终有一天,当我们回顾这一次大瘟疫时,会清楚地看到神与我们同在,祂在我们的中间作工,成全美事。 知道了这一点,我们今天可以转向祂,求祂给我们辨别力、同情心和信心,在这个时候引领我们的教会。

我祈祷,这篇文章将帮助你的教会实现使命,满足你的会众的需要,并在这个关键时刻保护教会和社区的人的健康。

Daniel Chin是一位肺科与重症监护学以及流行病学方面的医学专家,在全球公共卫生领域拥有25年的经验。在2003年世界卫生组织支援中国遏制SARS的行动中,他起了主要的领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