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註:本文原先的表述可能讓人誤以為在聚會期間不應該歌唱。但建議的本意是說,在唱歌或交談時應戴上口罩。詳情參見更新的表格。

對於我們的世界來說,過去四個月是一個不同尋常的時期。一種新的冠狀病毒,即COVID-19,在全球爆炸性地傳播。隨之而來的場景,是擁擠的急診室、呼吸機上的重症患者,以及為失去親人而哀慟的家人。為了限制這種病毒的傳播,多數政府不得不執行嚴格的居家令。這種硬性措施是必要的,因為這種病毒的迅速傳播讓許多國家措不及防。如果不採取任何行動,迅速蔓延的感染將擠垮醫療系統,死亡人數將迅速攀升。

在此期間,全國各地的教會紛紛關門,不再讓會眾實地親身參加主日敬拜和各項事工。與許多預防措施一樣,我們可能永遠不會知道,這樣做在多大程度上限制了COVID-19的傳播。但我確信,這些措施避免了本來可能發生在會眾及其家人、朋友當中的許多感染、死亡。

現在,隨著一些州放鬆了居家令,另一些州也計劃效仿,我們的教會面臨著一系列新的抉擇:何時恢復會眾實地參加聚會、事工;一旦恢復,又當如何安全地進行。

在這篇文章中,我建議,遵循的方式應當是循序漸進的,以幫助教會實現她的使命,滿足會眾的需要,並保護教會和我們所處社區的健康。

注:在世界其他地方,隨著政府封城措施的緩解,教會也會面臨著同樣的挑戰,即何時、如何恢復以往正常的聚會。這裡介紹的處理方式對於美國以外的大多數國家/地區都適用,當然在任何地方都要因地制宜。所描述的分步計劃並不困難或昂貴,卻有助於確保教會會眾有一個安全的環境。

關於何時、如何恢復正常聚會的艱難決定

恢復正常聚會的決定比最初決定終止聚會要困難得多。大瘟疫剛開始時,人們所擔心的是未知的風險,教會必須遵守政府對群眾集會的限制。但是,在實施了六週或更長時間的居家令之後,失業補助申請不斷攀升,人們在家裡變得煩躁不安,要求政府放寬限制的呼聲日益高漲。

儘管公共衛生專家警告說,美國目前仍缺乏控制住大瘟疫所需的檢測、追踪和隔離能力,但一些州正在放鬆限制,允許"非必要類"企業重新運營。許多州的政府並沒有協調行動,國家和州兩級政府的領導人正在發出混亂的信息,隨著即將到來的大選,這些重要決定正在被政治化。

面對充耳不絕的繁雜聲音,各教會應該如何針對自己的具體情況決定採取何種措施呢?

此時此刻,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堅信,在這個關鍵時刻,我們需要屏蔽掉周圍的噪音,傾聽上帝的召喚。

我們的決策指南

要領會神對我在本市諮詢的幾間教會的呼召,我主要依靠兩個執導準則:聖經真理和科學知識。它們都是神賜下的,幫我們克服目前的困難。

大誡命說:“你們要愛主你的神...愛你的鄰舍如愛自己一般。”在這次大瘟疫中,對自己的愛體現在我們如何保護自己免受感染。同樣地,對鄰舍的愛也體現在我們如何保護他們免受感染。

然而,即使在專注於預防感染COVID-19病毒的時候,我們也不應該忽視自身和他人在屬靈、情感和社交等方面的需求。在這個保持社交距離的時期,保證我們的教會能滿足這些需求也許越發重要。

作為基督的門徒,當我們實踐所受呼召,參與崇拜、祈禱、鼓勵、見證、門徒訓練和服事時,這些需求就會得到滿足。然而,我們現在_必須_以一種能盡量減少COVID-19病毒傳播的方式來做到這一點。因此,我們需要關於這種病毒的科學知識來防止它在我們的教會中傳播。

關於COVID-19的最新科學知識

世界上最優秀的人才正在研究COVID-19,關於這種病毒的科學知識正在迅速增長。我們也在總結許多國家的教訓,即在控制COVID-19傳播方面,什麼措施是可行的、什麼是不可行的。當考慮如何恢復會眾現場參與的敬拜、服事時,最近的一些發現對於教會就更顯緊要了。

首先,對於病毒如何傳播,我們有了更好的了解

與最初的理解相反,我們現在知道COVID-19可以在一個人出現症狀之前傳播。這解釋了為什麼病毒如此容易地悄悄傳播,而這些特點也使得遏制其傳播的努力變得極其複雜。

我們也知道,並不是每個被感染者都會感染他人。只有在其他條件也滿足時,傳播才會變得容易。它們包括:

  • COVID-19患者的傳染性
  • 增加呼吸道飛沫和氣溶膠釋放到周圍空氣中的行為
  • 與感染者距離過近(6英尺以內)
  • 封閉環境,通風受限
  • 與感染者相處的時間
  • 社交行為的類別,例如不同年齡段人們的接觸

這些條件滿足的越多,傳播風險就越高。但是,當我們能夠有效地減緩上述這些因素時,傳播的風險就會降低。 (參見下面的表1)。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年輕人和兒童不太容易受到COVID-19的影響。兒童在感染COVID-19時也不太可能出現症狀。然而,他們攜帶的病毒數量和傳染給他人的能力似乎並沒有不同。由於老年人更容易被COVID-19感染,這意味著應盡量減少不同年齡段人們的接觸,以減少COVID-19的傳播。

其次,對於COVID-19的有害影響,我們現在了解的更多

最初,對於COVID-19的危險性,關注大多集中在老年人身上,因為他們的病死率要高得多。現在我們了解到,對於患有常見慢性疾病(如高血壓和糖尿病)的年輕成年人,嚴重並發症的機率也會增加。事實上,在美國近60%的COVID-19住院病人不到65歲。

最近的一項研究報告表明,45%的美國成年人有因COVID-19引發並發症的高風險因素。因為教會會眾的平均年齡比一般人群還要高,所以教會會眾有更高比例的人面臨COVID-19引發嚴重並發症的風險。

第三,對於哪些控制措施能起作用,我們有了更好的了解

檢測、追踪接觸者以及隔離病患和接觸者可以降低COVID-19疫情的傳播,從而避免更大規模的封鎖措施。然而,採取上述措施必須非常迅速、有效率。韓國和台灣的經驗證實了這一點。在那裡,一般患者都在出現症狀後的2-3天內就接受了檢測,大部分接觸者很快都得到有效的隔離。這些措施之所以奏效,是因為韓國和台灣擁有訓練有素的追踪接觸者專業人士,加上電子監控措施的幫助,能夠快速找到接觸者並實施隔離。

有確鑿證據表明,即使在一個人咳嗽或喊叫時,使用口罩也能大大減少飛沫和氣溶膠釋放到空氣中的數量。使用口罩的主要好處是減少COVID-19從感染源(感染者)的傳播。它對易感人群也有一定的保護作用。自製口罩不如外科口罩,但仍有效。此外,戴口罩可以防止感染者揉鼻子,否則下一步他就會將病毒沉積在所接觸器物的表面。

第四,專家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社區中COVID-19的感染水平將不斷波動

目前,儘管他們的COVID-19感染人數仍很高或剛剛開始下降,幾個州已經開始解除居家令。這將導致傳播範圍和病例的增加。通過廣泛的測試、有效的接觸者追踪和隔離措施,可以減緩這種增加的趨勢。但是目前(美國)沒有一個州有足夠的檢測能力和經過培訓的人員對接觸者進行有效的追踪和隔離。

此外,我們還面臨著COVID-19在各州之間傳播的挑戰。只要一個地區對流行病傳播控制不力,其他已大大減少瘟疫病例的州仍然容易受到影響。

運用最新的科學知識制定計劃

在考慮恢復之前的聚會模式時,我們首先必須認識到,教會是COVID-19傳播的高風險場所。我們的教會活動包含多種有利於病毒傳播的因素(見下表1),教會的信徒受到COVID-19感染並引發嚴重並發症的風險更大。因此,教會對何時以及如何恢復聚會應該有一個明確的計劃。計劃應達到以下目標:

  • 降低在教會活動期間COVID-19在空氣中傳播的風險。 (見下表)
  • 能夠隨著社區感染水平的變化及時調整教會活動
  • 能夠快速識別感染者和接觸者,並在必要時幫助政府找到他們
  • 只有在有明顯證據表明社區感染率下降、處於較低感染水平時,才恢復聚集性的教會活動

逐步恢復現場參與的敬拜聚會

我制定了一個4步計劃,對教會的活動進行了調整,以供教會採用。此分步計劃包含了根據社區中的感染程度而予以"提高"或"降低"的活動。

在這次大瘟疫期間,該計劃旨在幫助我們的教會:

  • 履行我們的使命呼召
  • 滿足我們的社交、情感和屬靈需求
  • 提供針對COVID-19的防護
  • 支持遏制COVID-19更廣泛的努力

在你的教會具體使用這個計劃時,遵守當地政府的指導方針是非常重要的。因此,由於所在地政府的規定,實際允許聚集的人數可能與此計劃不同。同一步驟中的活動應當在教會感染水平與社區中感染水平大致相同時實施。這張表格只包括一些常見的教會活動。在決定如何安全地實施其他活動時,請考慮表1中的因素以及在表2中調整的活動。

通過小組聚會來完成我們的使命

隨著居家令的限制放寬,我們首先可以嘗試人數較少的聚會。因此,小組聚會應該是實施的第一項活動。我們應該對此感到興奮,因為小組聚會是回應上帝呼召我們的絕佳方式。在小組中,我們可以建立更深層次的關係,在神的話語中成長,為相互督促營造一個更安全的環境,並鼓勵彼此相愛和行善。小組可以接觸到許多還不想進入教會建築,但願意受邀到別人家中的人。他們還可以通過每週的小組聚會敬拜,為重啟現場的主日崇拜做準備。當教會正常聚會恢復時,就可以與其他小組一起參加現場崇拜。

就像《使徒行傳》第8章中受迫害的基督徒分散到耶路撒冷以外一樣,我們的信徒們也分散到教堂建築範圍以外。通過在社區中建立強大的小組,並圍繞它們進行回歸的預備,我們正在為教會最終的一同事奉,奠定堅實而靈活的基礎。

Article continues below

在小組中COVID傳播風險較低。通過保持組成員不變和同一年齡段內,可以進一步降低風險。當社區感染率仍然很高時,使用口罩可提供額外的保護。因為成員彼此認識,如果一個人出現類似COVID-19的症狀,他們可以迅速通知對方。這將有助於其他小組成員迅速自我隔離。

滿足我們的社交、情感和屬靈需求

我們都需要與人接觸,但有時這些接觸很膚淺。這一大瘟疫提供了建立更深層次關係的機會。為了降低感染的風險,我們應該減少我們接觸的人數。但是,只與_同_一群人會面,並且只與同齡人會面,也會降低感染的風險。

把這個策略想像成在教堂裡製造一系列小的“安全氣泡”。越多的會眾呆在自己所屬的那個小“氣泡”中,教會裡的每個人就越是安全,即便社區中的感染仍然存在。與處於人生同一階段的一群人聚會,也可以更好地滿足我們的社會、情感和屬靈需求。

提供針對COVID-19的防護

當教會的現場聚會恢復時,必須保持至少6英尺的身體間距。雖然保持身體間距通常是在個人層次上遵守的,但也可以在社會單元的層次上遵守。例如,那些住在一起的一家人是一個社會單元,不需要在教會裡彼此保持身體間距。他們作為一個單位,只需與其他社會單元保持身體間距。

使用口罩可以非常有幫助。因為任何走進我們教堂的人都可能是無症狀的感染者,給進入教堂的每個人戴上口罩可以減少病毒的傳播。為增加口罩使用者的比例,應要求每個人使用它們。這會消除對口罩佩戴的污名化,並通過同儕壓力使每個人都使用它。

使用口罩,特別是自製口罩,不會阻止所有傳播,因此不應取代其他減輕COVID-19傳播的方法。由於在家中小組聚里中保持身體間距通常並不現實,因此在社區中仍然存在高感染水平時,使用口罩很重要。

支持遏制COVID-19更廣泛的努力

由於COVID-19將在可預見的未來與我們共存,當教會恢復現場活動後,這種病毒的傳播可能會發生。因此,為了整個教會及其周邊人的安全,教會應準備協助公共衛生部門識別和尋找己被感染者的接觸者。

與當地公共衛生部門合作,首要任務是迅速確定COVID-19患者在參加教會時的所有接觸者。然後,如果有必要,教會應準備迅速通知這些人,以便他們可以自我隔離,並接受檢測。這樣,即使這些接觸被感染,繼續傳播的機率會降至最小。

請記住,當涉及到接觸者識別和追踪時,速度至關重要。

因此,你的教會應該建立一個系統來蒐集關於所有會眾的相關信息。以下是一些建議:

  • 記錄每個人的位置。將教會大堂和會議室的座位進行椅/行號(或桌號)編號。
  • 註冊每個參與者的個人信息。記錄他們的姓名、聯繫信息以及他們坐在哪裡。每個家庭只需要一個人登記,但他應列出他那一組的人數。
  • 至少保留3週的記錄。
  • 在教會中指定專人負責維護相關登記信息,與公共衛生部門聯繫,並在必要時幫助識別接觸者並通知聯繫人。

決定何時進入不同階段

也許使用這種循序漸進方法最困難的地方,是決定何時從一個階段進入到另一個階段——是增加還是減少教會的活動。

有許多因素需要考慮。最近,我讀到這句話:政府無法重啟經濟,必須靠大家來做。同樣,教會無法恢復正常聚會,要靠會眾來做到。因此,要考慮的最重要因素之一,是我們的教會成員的需要。當這種需要真正存在,而其最好的滿足方法只能是通過面對面聚會時,我們應該盡快找到一種方法,更快地恢復正常聚會。

不過,我強烈建議每個教會首先評估其所在地區的COVID-19感染水平。如果感染水平上升或仍然很高,我們不應考慮恢復正常聚會。但是,如果感染水平下降,並且較低,那麼進入上述計劃的第1步是安全的。

具體來說,在審議本計劃第1步之前,我們希望看到COVID-19病例和死亡人數持續下降至少3週。但只有下降趨勢還是不夠的,感染水平也必須降低。這是棘手之處,因為如果沒有廣泛的測試,我們就不知道社區感染的真實數量。在測試增加之前,我們只能根據報告的病例數和死亡人數進行猜測。但這顯然是有問題的。

隨著下降趨勢和低感染水平,我們可以考慮其他可能推動或者影響我們恢復正常聚會的因素。教會的領導者和普通會眾的共同參與對於這一進程非常重要。我們需要幫助會眾了解我們為什麼以及如何做出這些決定。

例如,對於像我居住的縣(220萬人口),以死亡和病例數持續下降為基礎,標準可能如下所示(使用3天的平均值):

  • 第1步:連續3週每天低於5人死亡
  • 第2步:連續3週每天低於1人死亡
  • 第3步:連續3週每天新增病例小於5例
  • 第4步:連續3週每天新增病例小於1例

以上只是我根據有限的信息、知識做出合理的推斷。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將學習更多,並提供更好的指導。

結論

這一瘟疫極大地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使我們的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對許多人來說,這很難,真的很難。我們剛剛進入這一大瘟疫不過幾個月,但我們或周圍的人的痛苦和焦慮是如此真實。

對於我們的教會來說,當務之急是何時恢復現場的聚會,以及如何安全地做到。為了幫助做出這些決定,我以聖經真理和現有的科學知識作為指導,制定了循序漸進的方案。

最後,我想提醒大家一個確定的事情。 COVID大瘟疫終會有過去的一天。終有一天,當我們回顧這一次大瘟疫時,會清楚地看到神與我們同在,祂在我們的中間作工,成全美事。知道了這一點,我們今天可以轉向祂,求祂給我們辨別力、同情心和信心,在這個時候引領我們的教會。

我祈禱,這篇文章將幫助你的教會實現使命,滿足你的會眾的需要,並在這個關鍵時刻保護教會和社區的人的健康。

Daniel Chin是肺部,重症監護和流行病學的醫學專家,在全球公共衛生領域擁有25年的經驗。在2003年世界衛生組織支持中國遏制SARS的行動中,他發揮了領導作用。